我先说自己的观点:第一点,我很不喜欢《色|戒》这部片子的内容,因为它让我觉得很不爽,很不舒服;第二点,我相当钦佩李安的导演能力,毫无疑问,他是华语圈中水平最高的导演;第三点,这部片子想要表达的主题之深,已经超出了我所能理解的范围,因为我不懂“性”是怎么回事,更不了解女人的感觉。

关于第一点。我在影片的前半部分几近笑场。一群大学生为了杀一个特务汉奸,就让自己的女同学去做美人计,结果越发展越不好收场,造成狂热的投入升级。女同学要去做情妇,没有性经验,就找另一个经常嫖妓的猥琐男跟她做,练功夫。结果汉奸半道跑路了,功夫也白练了,女同学也傻掉了。这帮傻叉大学生再反过来鄙视这位女同学。晕!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杀一个汉奸就能拯救中国吗?而且,我最讨厌美人计这套玩意儿,男人有种就自己去杀个头破血流,死了也是条汉子,别让女人夹在当间儿,里外难受。真他妈的没出息!

关于第二点。李安导演的本事就在于细致拿捏这种里外难受的感觉,他长于刻画角色在冲突之中的心理纠结。这种拧巴了的难受,经过李安同学的小火慢炖,味道浓得能呛进你的嗓子眼、心眼里,让你从里到外的翻江倒海。王佳芝说的这句话就差点没把我给噎死:“他不但要往我的身体里钻,还要像一条蛇一样的,往我心里愈钻愈深。我得像奴隶一样的让他进来,只有‘忠诚’的待在这个角色里面,我才能够钻进到他的心里。每次他都要让我痛苦得流血、哭喊,他才能够满意,他才能够感觉到他自己是活着的。在黑暗里,只有他知道这一切是真的……”三场床戏,只有说不出的苦闷、压抑,胸中如堵大石,结果是一声叹息。为爱,女人付出了一生一世,而男人,只是一个背景的怅惋。

关于第三点。张爱玲的原作并不NC17,而是相当闷骚,点到为止。像是:“一坐定下来,他就抱着胳膊,一只肘弯正抵在她乳房最肥满的南半球外缘。这是他的惯技,表面上端坐,暗中却在蚀骨销魂,一阵阵麻上来。”

“她最后对他的感情强烈到是什么感情都不相干了,只是有感情”,王佳芝为什么爱上易先生,1.张爱玲说,“到男人心里去的路通过胃,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2.张爱玲说,“她临终一定恨他。不过‘无毒不丈夫’。不是这样的男子汉,她也不会爱他”。关于这两点是因为什么,我模糊地可以理解,清晰地不可理解。估计我以后讨了老婆,会多少懂点儿。但有个问题,女人是不是喜欢阴戾的男人?譬如,易先生。

PS:谈“性”不宜,但每每总是谈兴正浓。我觉得在中国大学谈“性”是件很容易搞得乌烟瘴气的事情。一帮没有任何性经验,只有荷尔蒙的土小子,打肿脸充胖子,愣摆出一副种猪的派头,生怕别人说他不行;相反,一群靓丽鲜活的大姑娘,一谈到这个话题,刷拉,脸臊得通红,讳莫如深,好像真做了什么偷鸡摸狗的勾当,搞得不识人间烟火。

因此,少谈为宜,不谈最好。像我这样还写出来的,干脆别要。但你要认为哪个住过宿舍的男生,还没看过毛片的话,那不可能。从生物学角度说不通,从社会学角度更是不可思议!

我前段时间读张立宪的《记忆碎片》,最爱毛片那段,其中的这段话每每让我击节,太敢写了,而且写得很体谅人情世故:“我认为,如果一个年轻人知道人类的性活动是怎么回事儿以后,能够克服心理动荡依然尊重自己的父母,那就说明这人树立了正常的性观念。”

但在前不久,我也开始坚持一个原则,就是严格地不跟自己喜欢的女生谈论“性”这个话题,这是对她的大不敬。这是原则,这是原则。



1.上周五去参加了CCTV“AD季”高校之旅南开站的活动,被奥美大中华区总裁宋秩铭的派头所折服,渴望年老。尤其是这个想法超级赞!“One Big Ideal,Many Greats Ideas”。大理想,好创意。模版工具:“×××品牌相信,如果……,这世界会更美好的!”应用举例:“多芬相信,如果女性可以对自己感到满意,世界会变得更好。”

回来之后,连夜读完特劳特的《定位》,果然名不虚传。这本书不是写营销的,所以,此“定位”非彼“定位”也,这本书是从心理学角度谈广告学的。我觉得全书最精华的部分就在于这句话:“定位的基本方法不是创造出新的、不同的东西,而是改变人们头脑里早已存在的东西,把那些早已存在的联系重新连接在一起。”精辟!这和央视广告部主任夏洪波谈到的“心理铺货”有异曲同工之妙。

2.周一参加了学生职业发展协会的第一次会议。刘月波老师谈到的三点非常到位:1.要对得起用你的人;2.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3.要对得起你的工作。会后腐败的时候,曾师姐的话让我感慨不已。真是,谁都不要跟谁耍什么心眼,谁都不傻。这样,这个协会才会好,才不会散。我打算以后管“曾师姐”改口叫“伟玲姐”,这个女生,我服。

回来之后,静静给我发了职协的创建手册,水准远超出预想。意识到兰师妹的那句话是有道理的:职协比任何社团都正规化,也更职业化。我现在觉得,我加入职协的这个决定,可能非常正确,也可能非常错误。但正像鲍威尔所说的那句名言:“只有试过了,才知道什么不可做。”先闯闯再说。

3.周四又被索老师叫去参加报社聚会。我发誓,下次坚决不去了,这帮孩子我一个都不认识了,坐在里面浑身不自在,幸亏有西瓜同学在。但会上沈亚平老师的这句话还是深入我心的:理论研究无禁区,宣传有纪律。

这句话放在当下这个节骨眼上,尤其适用。这几天南开出事了,很多传媒渠道都被河蟹了,很多同学有民怨。但我还是坚持认为,南开的舆论控制能力向来稳健,而且就这次来说,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当英明的。今天开会最大的感受是:沈老师没老啊,还是大视野,新思路。

4.几个小时前,没有任何准备地接到猎头公司的二面电话,当时酒劲未消。尽管通过了,但面试得相当不好。希望过几天能闯过终面吧。

我转到商学院这半年有几个体会。第一个体会是,管理学是入行容易,入段难。就像我这几天面试猎头公司,业务流程就那么几条,看了就背住了,但真正实行起来,能力高低立断,分寸把握太难。“分寸这个东西很有意思,不经历生活中的千锤百炼是出不来的。”我这半年来最深的焦虑就在于起步太晚,积累太少。抓紧时间赶上去。

第二个体会是,管理学是一门经验学科,它只能,也只应从历史案例中寻找证明及其发展的方向。当然,这个体会可能只限于我自己。至少我很不满意现在的学院教育体制。离开实证性研究,规范性研究其实是没有立足点的。一个杰克·韦尔奇,胜过一大票一流的管理学学者。我坚定地不走学术之路。

第三个体会是我转到商学院之后,回过头来看生科院的感受。可以用郭子的那句话来概括:“好多做技术的人都把自己想的太了不起了。”这也是我这段时间做创业计划大赛的体会。

其实现在很多搞生物的,或者也可以说是搞基础实验科学的,都犯这个毛病。总以为自己的技术有多牛。但放在商业模式上试试水?怎么样,立马成了旱鸭子。我觉得所有那些动辄就谈产业化的学者都应该想想这句话:“你这是一件技术发明,而不是一种盈利模式。”想明白这个,就知道搞生物的为什么找不着工作了。再加上前面那点自恋的想法,就可以理解他们的悲观情绪了。皑皑,我又开始自作多情,又开始只有思想才能拯救生活了。 



“没有战略,谈不上执行;没有体系,谈不上细节”,高建华先生在他的新书《2.0时代的赢利模式》一书中,一语道破天机,直指中国企业的弊病。而当我们翻开这张堪称豪华版的伪书书单的时候,你会至少发现什么呢?

1.我们把太多的精力放在“执行”,放在执行的“细节”上了,事实上,一个能在核桃壳上刻出小人儿的民族,怎么会缺乏细节的观念呢?或许,我们应该重新审视德鲁克的观点了,做正确的事,远比正确地做事,重要得多。

——“执行”这个主题一直是中国企业界关注的热点,仿佛切中了中国式管理的命门,以“执行力”为卖点的书籍甚至组成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系列:保罗·托马斯,这个传说中的哈佛商学院管理学教授,从《执行力》开始,煞有介事的一口气忽悠了7本类似书籍。那么,现在留给你唯一可做的事情便是:把它们撕碎!

除了这个假造的外国教授,培训大师余世维也未能幸免,早在中国社会学出版社出版《赢在执行》的半年前,市面上已经有了一本同名书籍,而且,它的出版商也正是炮制了保罗·托马斯的那位主儿: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2.我们为什么对“执行”这么感兴趣,其实还是把眼睛放在钱眼儿里了:又想马儿跑,又不给吃草。摆出一副惺惺作态的假慈悲,天天给员工培训《把信送给加西亚》。多聪明!一方面把员工的任务、职责、义务抬得高高的,一方面,把自己的罪责洗得一干二净!

——好在,《把信送给加西亚》这本书还不是假的,但另一本培训圣经你肯定听过:《没有任何借口》!事实上,没有哪一本书能像《没有任何借口》一样,假得如此之真!影响如此之广!——注意:这本书竟然是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的——你几乎可以在任何一个卖书、借书的地方找到它的身影。有多少大企业用它给员工们上过课,已经不得而知了。但我们现在可以做的是:立即把它撤下书架——没有任何借口!

与之类似的,《把信送给加西亚续篇:怎样把信送给加西亚》,是一本伪书;在这个主题下,还有当年凭借米卢的那句经典名言,一时成为热门畅销书的《态度决定一切》!我想,中国的老总们,如果什么时候能把自己的态度,从“是你(员工)执行得不对”转变成“是我计划得不对”。那么,中国企业就有出息了。

3.如果说前两点还是伪书书商们,抓住了中国企业家的心理,炮制了概念,制造了噱头,拿捏了流行趋势的话,那么,第三点就是更加赤裸裸的伪造了——直接进行偷梁换柱,玩乾坤大挪移。他们所利用的,正是我们对权威的迷信,而这种迷信又直接建立在两点上,一个是无知,一个是急功近利。

——惯用的伎俩有三招:第一招,打马虎眼,比如,把《周一清晨的领导课》偷换成《周一早晨的领导课》,把《一分钟经理人》偷换成《一分钟改善管理》,把《基业长青》偷换成《永续基业》。第二招,搬权威;第三招,搞诱惑。甚至可以二、三招连用,让迈克尔·波特写出一本《管理就是这么简单》;也可以一、二招连用,假冒出一本彼得·德鲁克的《顶级经理人的5维管理》。

也有像哈尔滨工业出版社这样的,把第三招发挥到极致,利用中国企业家急于把外国公司的成功经验,在本国进行复制、粘贴的心理,伪造了一大批行业解密类的图书:《戴尔直销》、《IBM变革管理》、《宝洁品牌攻略》、《沃尔玛连锁经营》、《可口可乐不规模营销》、《惠普之道:从优秀到卓越的管理细节》等等。我估计这家出版社的刀客们都说过这样的训练:《超级思考力训练》、《超级分析力训练》以及《超级想象力训练》。呜乎哀哉!这三本书竟也是哈尔滨出版社出版的伪书!署名清一色的——老外!

关于伪书,豆瓣上的自在网友一言以蔽之:出版社的无耻+书店的羞耻+读书人的悲哀。

PS:我发现我周围的朋友们啊,实在是比我更了解我自己多了。上周我听到了两句关于我的经典评论。一句是田田说的,她说,小丛这个人啊,前世一定是个和尚,转世投胎之后,一个是见肉没命,一个是媳妇儿媳妇儿的整天叫个不停!都是叫前世给亏的!——真切!一句是米米说的,她说的特别的高屋建瓴:你是左手精神病院,右手国务院——精辟!好么,我感动得哇哇的!——提前预告:小丛推书下期关注,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



我今天决定写写我老对儿!老对儿是嘛意思呢?就是大连话里面“同桌”的意思。但这个“对儿”的音又不是简单的儿化,而是发在“dui er” 和“der”之间的一个很奇妙的音节,儿化音拖长,从里到外透出一种倍儿亲切的海蛎子味儿!乡音啊!乡音!唤着是多么深情!听着是多么窝心!以至于把“同桌”和“老对”摆在同一个桌面上,总显得文绉绉的客套,一点朝夕相处的感情都没有!

我这个老对儿啊,在高中的时候跟我坐过一年多的老对儿。我们高中先后分过三次班,每次都是她分到哪,我跟到哪。后来,我们又考入同一所外地的大学,现在又从不同的学院来到同一个学院读研,还一块经历了国际管理挑战赛(GMC),欧莱雅商业策略竞赛(e-strat),现在又要一起玩挑战杯创业计划大赛,每次都是我走到哪,她跟到哪。

掐指算来,我们在地理位置上相距如此之近,已有八年了!抗战历史也不过如此!真是由衷地慨叹一声:“老对儿,缘分啊!”继而感动得老泪纵横!一日老对儿,一生老对儿。你说怪不?这两个人怎么分也分不开了!倘若我们研究生毕业终于分开,是不是会“执手相看泪眼”,或者是“与使吾先走也,无宁汝先而走。”啊哈!我估计我老对儿看到这行字的时候,会做略作娇羞装,然后杏眼微怒,几近羞愤致死,唾我一句:去死!

我老对儿特别优秀。她的名字的意思大体是,总想着聪明,或者,总想着漂亮。但她似乎不用“总想”,这两样她一个都不少,而且和她的相貌、形态、眼神、语调融合在一起,产生了一种非常可爱的气质,既感性又理性,既小女人又小女强人的独特味道。真是爱死人!有我老对儿始终走在我前面,我始终不敢得意忘形。

有我老对儿在。我会时常想到自己是怎么一路走过来的,又将一路走向何方。我老对儿认识最初的那个我,那个羞涩木讷的我,或者说,那个真实的我。前几天,小安同学嘲笑我说自己“文静”。我估计现在打死她们也不会认为我“文静”。但我确实挺文静的。不信,我给你讲个故事!就是我第一次被女生占便宜的故事。关于我老对儿和我的。

事情大抵是这样的:有一天,我老对儿的橡皮掉了,我帮她捡起来,给她,注意!就在这个刹那,发生了一次化学反应——我们的手互相碰了一下!——我现在怀疑她是故意的!然后,她佯装生气的模样,严肃地说:老对儿!你占我便宜!——结果给我臊了个大红脸,老半天也抬不起头来——她则趴在桌子上大笑!

你说,我那时候有多么的纯洁啊。多年以后,我始终念着那动人心魄的“一碰”,我还想,以后怎么就没有这种机会了呢!我又想,我现在始终没有机会抓住其他女生的小手,多少和这件事有点关系,有点关系。心理阴影害死人啊!这样的话,老对儿,你罪孽大发了!

PS:这段时间有点小忙,贴一篇不久前写在QQ空间里的小文,稍作了些改动。等忙完这段时间了,敢紧写写日本动漫大师今敏,以及下一期小丛推书。嘿嘿,欢迎朋友们继续关注!



其实现在的读书人都应该感谢这个德国出版商:冯·费纳蒲。这位埃康出版社的创始人,最先在大学教科书之外发现了另一类极具市场潜力的书籍,他称之为:专业通俗读本(Sachbuch),是专家写给普通读者看的书。这在当时显然是个创举。对于此,费纳蒲解释说:“我们需要享受阅读。图书需要具有教育意义。但是,阅读的目的既不是娱乐,也不是教育。它的目的是提供信息。”

在几十年之后,这句话的绝对正确性,被一次又一次地验证在年度热销书的排行榜上。从几年前的《谁动了我的奶酪》、《魔鬼经济学》,到近两年红得发紫的《世界是平的》、《长尾理论》,莫不如此。而在这其中,又以两大商业权威杂志《财富》、《福布斯》,在上世纪末分别推出的大盘点:“75本商业必读书”和“20年间美国最伟大的20部商业著作”最为引人注目,历经检验,成为经典中的经典。

此次想推荐的两本书:《影响力》,来自《财富》杂志给出的书单;而《引爆点》,则被两份书单同时收录,要知道,享有此种殊荣的仅仅还包括吉姆·柯林斯的大作《基业长青》。《影响力》与《引爆点》这两本书都是探索营销模式与控制科学的,都是由专家写给大众读者的通俗读本,既有思维的理趣,又有阅读的乐趣。只不过前者更倾向于心理学视角,而后者,则是以社会学现象切入。

在《影响力》这本书中,作者罗伯特·西奥迪尼博士破解了为什么有些人极具说服力的六大心理秘笈,概括为:互惠、承诺与一致、社会认同、喜好、权威以及短缺。举两个例子说明:1.为什么诸如《老友记》之类的情景喜剧,非要加入假惺惺的笑声?——其实是回应了“社会认同”法则;2.为什么在你遭遇了情敌之后,你想追求的女友突然变得弥足珍贵了?——其实是回应了“短缺”法则。还算有趣吧!有人评价这本书可以让“人”成为“人精”,我不知道在你读完之后会不会变身,反正我是聪明了点儿!但我可以打保票的是,这本书读起来妙趣横生,而又富含哲理,不愧被喻为“营销心理学”的奠基之作,强烈推荐。

另一本书《引爆点》同样是才华横溢的作品。作者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长期为《华盛顿邮报》与《纽约客》撰写专栏,其通俗易懂而又结构清晰的写作风格,深得我的喜欢。在这本书中,他把为什么能够引爆流行归结为三项法则,即个别人物法则、附着力法则,以及环境威力法则。而在个人人物法则中,他又进一步细分为:联系员、内行和推销员。打个比方,比如我在写“小丛推书”这个专栏,首先,我读过这些书,所以,我姑且可以被称作“内行”;我把它尽量清晰地写出来,推荐给你,这是在充当“推销员”的身份;索性我还认识些朋友,这些朋友又自然会与我发生联系。所以,在这里我恰巧可以同时充当这三类角色,尽管都不是那么称职。而附着力法则是什么呢?对了!就是这个博客专栏的水平高低,以及,是否合你的胃口。

最后的环境威力法则,作者引入了我们相对比较熟悉的破窗理论(注释1),来解释纽约市的犯罪率为什么会降低?答案是:与有效地控制了公共场所的乱涂乱画有关。怎么样?看似合理吧!其实也不尽然,鬼才经济学家史蒂芬·列维特就在他的《魔鬼经济学》一书中提出了更为惊世骇俗的答案:堕胎的合法化!而且解释得颇为有理有据。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在以后的“经济学生活”中,我再重点介绍吧。希望这期的“小丛推书”,你能喜欢!

破窗理论:如果有人打坏了一个建筑物的窗户玻璃,而这扇窗户又未得到及时维修,别人就可能受到暗示性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窗户玻璃。久而久之,这些破窗户就给人造成一种无序的感觉。那么在这种公众麻木不仁的氛围中,犯罪就会滋生、蔓延。

PS:版本方面,《影响力》有两个版本,分别是人大版和社科版。我看的是人大版,虽说相对于翻译在前的社科版,装祯来得更漂亮,页码也更多,但我实在非常非常不喜欢其中的专家解读部分,把版式搞得惨不忍睹,而且孙路弘的解读也没有什么生趣。据传社科版的翻译更为流畅,推荐社科版,同时还便宜7块钱。

《引爆点》的版本也有两个,另一种翻译方式是《引爆流行》。这两本书都是中信出版社出版的。《引爆流行》是较早的版本,2002年版,售价18元;而同样的书,待到2006年更名再版的时候,售价已经直逼30元。呜呼!中信的贵,原来越来越贵!不过,比这种单纯以赢利为目的的再版更为可耻的是:出版伪书。这也是下期“小丛推书”想要说的内容:伪书集中营。不推荐,亦是一种推荐。



在我刚上大学的时候,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大学不是诗人的圣地,但一所大学如果不能激起年轻人一些诗心的荡漾,一些对人类问题的思索,那么,这所大学缺少感染力是无可置疑的。”

说这句话的人是18世纪英国大主教纽曼。两个世纪过去了,但“诗心的荡漾”却依然焕发着天堂般的光彩。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也会像我当时那样,面对着这样迷人的字眼,深深地感到某种向往,并又因为自己知识的惨白而羞赧不已。更要命的是,当我们的这种痴想面对现实的时候,会愈发显得疏离与无力。

但我依然相信,一个在精神上做到足够富足的人才能体会到真正的快乐。是的,你也可以认为,无知也可能成为快乐的源泉,简单的便是好的。而知识分子给人的印象却往往是愁苦的,并始终为自己当下的无知而深感焦虑。但我还是想说,知识分子的这种“无知”是建立在“有知”的基础之上的,“无知的无知”和“有知的无知”之间的差别,就好像“幼稚”之于“单纯”。而后者,才是我们通向这个世界的真相的必由之路。

半年前,我在北京逛书店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是许知远先生开办的单向街书店,那里有柔软的沙发,摸上去舒服极了,可以以最舒服的姿势坐着,或者躺着,在一份安静的环境下,静静地品读一本书,光线也温和得刚刚好。倘若恰有三五好友坐谈,那便是一种极致了。有点小资?其实不是。不过是“诗心的荡漾”。

先哲歌德曾经说过,“在这个躁动的时代,能够躲进静谧的激情深处的人确实是幸福的”,这句话放在我们现在的这个时代,更加适用。在虚拟世界,网络暴民可以用一只手指轻易地瓦解一个学者一生的辛苦,并用唾沫星子粗暴地将他埋葬,但这其实改变不了他们的虚弱和缺乏生气。我依然相信,那些真正幸福着的人们至少是深爱着知识的,他们中的很多人也会像我一样,在展开一本书的时候,会充满期待,而在合上她的时候,会带着些许遗憾的满足。而在这整个的过程中,我们在享受着一种幸福,一种,静谧的激情。

以上是“小丛推书”这个专栏的开篇,谨以此献给所有热爱知识与热爱读书的朋友。在我可以设想的以后几期里,我将陆续和大家分享我的读书心得,向大家推荐我最近读过的好书,分成这样几个专题:“心理学与营销”、“个人发展”、“经管热销书”、“企业家自传”、“生活经济学”、“企业小说”、“公共知识分子”等。

从以上几个专题的名称,相信你不难看出这个专栏的定位偏重于经济、管理。这和我现在所学的专业有很大的关系。而且,我也认为,经济和管理可以让我们更加理性地看待社会,更加智慧地面对生活。诚然,作为“推书”的专栏,我也会涉及其他方面的书籍,比如我一直很感兴趣的文学、以前很感兴趣的传媒领域、以及我现在最有把握滔滔不绝的:影评方面的书籍。同时,作为理工科出身的学生,我也可能会抽出某个专题,谈谈理趣。

现在说这个专栏有什么特色还为时太早,只能说我现在的一些希望。那么,我希望这个专栏的文章能够做到文字晓畅、逻辑清晰、简短简洁、知识丰富,为你提供一些崭新的想法,抑或是实用的方法。至于我自己,一个书写者,我希望能够通过这些文章理清自己的思维,结交志趣相投的朋友。我相信“分享”才能为我们带来更多的知识和快乐。“阅读,乃是作者与读者间的合谋”。

PS:此外,我很想在商学院成立一个读书会,人也不需要太多,10几个人足以,可以定期聚聚,聊聊最近读了什么好书、好文章。而且,也完全可以不局限于书,还可以是近期参加了什么活动、比赛、企业实习等等,让你受益匪浅;哪怕是一个见闻,一句话,触发了你的思考,也可以以此与大家交流。共同受益,共同进步。我们可以在网上建QQ群,或者在相关网站,比如“豆瓣”,抑或是“校内网”成立小组,在网上进行联系,这样也可以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你说呢?有任何想法和建议,请您留言。

关于这个读书会,我还有几点想法的:1.所谈的书籍最好能够梳理出条理,可以结构化;2.表述一定要清晰,要有逻辑性,内容最好倾向于实用性,学有所得;3.每次交流的时间要短,可以隔周进行,控制在1个半小时以内,为此,主讲人要做充足的准备,在短时间内可以提供大量的信息,且不要哗众取宠;4.在生活中,我们要以诚相待,愿意“分享”是关键,希望我们能够知道:我们的竞争者,远在我们这个圈子之外。


分页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