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之后,我还会记得那个夜晚,恍如昨日。那一夜,陈省身先生走了。那一夜的新开湖,烛光摇曳,无人入睡。我还记得那夜的新开湖。起初只是三两的人群,而转眼,所有的角落里尽是烛光。人越聚越多,自发地来这里凭吊先生。点点的烛光,在手中传递,在湖心波荡,点燃的似乎是整个天空。每个深情的南开学子,肃立,默哀,心底是无限的敬爱。烛光啊,点亮的是眼,是心,是情。我从不曾知道烛光也可以寄托如此多的深情与思念,而那一夜新开湖畔的烛光,却点亮了我,点亮了,每个南开人潜藏在心底的那份南开情结。

是谁带头唱起了南开的校歌,是谁的眼泪在刹那间夺眶而出,是谁在流着眼泪声声歌唱,如此的震撼,如此的激荡人心。同行的孙捷搂住我的肩膀,呜咽着说,我从来不知道我原来也是这样爱南开的。我狠狠地,默默地,深深地点了点头。是啊……

在遥远之处,静静之中,有细细的,呜咽般的回响,是合唱团女声的悼歌,在这静静的湖畔低低的倾诉,倾诉那深情,倾诉那怀念。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新开湖,那是我听过的最美的声音。在那个灰蒙蒙的雨日,那低低的声音是如此的萦怀。环湖的人群在高喊着:陈省身先生——我们爱您!所有的人都在竭尽全力的高呼着,一遍一遍,一遍又一遍……在多年之后,所有经历过那夜的南开人,都会永远铭记着那个新开湖的夜。那一夜,我们无限地深爱着这里,深爱着南开。

多年之后,我还会记得很多个新开湖的夜。会有那些无忧无虑的夏夜,我们在这里玩“杀人游戏”,纵情欢笑,那些美丽的夜晚总是伴着,远处婉转入耳的笛声,路边总有情侣们微笑着的低语。也会记得那些无助的秋冬,在这湖边的石椅上,和朋友们诉说着自己的忧愁。我还记得我和董茜喝过啤酒的那一夜,那一夜我们都那样的伤感,摸不清未来的方向,但我还记得我拍着她的肩膀说,放心吧,我们的未来会好的,干杯!而在一年之后,我们的梦想都成真了。

新开湖啊,新开湖畔的夜,总是写满了南开人最情真意切的故事。那些诗意的故事经过时光的沉淀,会不会终究成为美丽的传说?那个突出来的半圆形的坛子,有多少人在这里唱过多少歌,有多少人在这里流过泪,已经数不清了,那个坛子被多少代的南开学子深情地唤作月牙湾。在这个月牙湾上,曾经举办过唐宋诗歌朗诵会,我还记得季军马晓锋的那首《春江花月月》,如醉如痴。我也曾记得那个毕业了已经十年的学长跟我忘情地谈起,他和同寝的兄弟在这里吃着西瓜甩扑克的故事,他说那是他这辈子最好的时光。

我更不会忘记毕业之际的新开湖之夜。我们也是在这里用蜡烛许愿。杜明娟对着那个小小的圆盘蜡烛为我许愿说,希望我尽快找到漂亮的女友。她那天也对着那个小小的蜡烛为许多人许了许多愿。她后来笑着说,蜡烛能记住那么多吗?但我知道那一夜,对我们毕业班的每个人都会终究记忆犹新的。新开湖会记得我们那夜的歌声《明天会更好》,会记得我们不舍分离的眼泪,会记得我们深情的拥抱,会记得我们最真挚的声音:南开,我们毕业了!南开,我们会再回来的!

最后,让我把时间的坐标推回到四年前的九月,我在父母的陪伴下第一次来到这个南开园。她并不像我想象得那么美丽,甚至让来自滨城大连的我,略感失望。但那夜的新开湖却是曼妙多姿的。音乐喷泉,歌声和清凉的风,大中路的两旁是高高的毛白杨,湖畔的另一边是古旧的老图,那里灯光明亮,那里曾走出过很多知名的学者。母亲对我说,你终究会爱上这里的。是啊,我是如此的深爱这里,这里,也已经写下了我们太多的青春的故事,如此真情,如此深情。

PS:此文系《生活南开》的约稿,能不能被录用另说,经丹妮主编小朋友的允许,先把稿子扔在这里。看看,丹妮小朋友明显就比较温和,平文小朋友当政的时候就不让俺提前发在博客上,嘿嘿!此外,这篇稿子写的时候有点太用力了,动笔也太忒了,感情有点饱和,因为我真的很怀念那些日子!那些朋友们啊!我很想你们!大学四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她!



看了最近两期的《南开青年报》(以下简称《南青》),说实话,很让人失望,通读下来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文章。问了几个校园媒体的朋友,看法类似,认为《南青》退步了。而且从54期开始,《南青》又增加了四个版面的专刊,名为《青春》,听起来似乎挺靓丽,实则完全报道社团活动,创办也是上级的意思。作为校团委的机关报,《南青》报道一些校园新闻无可厚非,但要拥有自己的声音,保有自己的特色,不要丢了西瓜捡芝麻。所以,比起六个版面的硬新闻,无价值报道,我更痛心疾首的是其它六个版面的功能退化。

当然,这其实是一个事情的两个方面。一共就十来个的责编,才大二,课业还紧张,负责十二个大版,半月刊。怎么能应对得过来?所产生的结果必然是所有版面的质量下降,继而导致的情况极有可能不是热情锐减,就是敷衍了事。

但这实际上并不是不能解决的问题。新增了四个版面,这是团委的决定,相应的稿件任务团委宣传部就有义务解决,起码是一部分。这个想法并不幼稚,因为这不是可不可能的问题,取决于现任主编有多大的能力跟团委谈判,有没有这个魄力;说狠一点,有没有这个手腕;说更挖苦一点,《南开青年报》毕竟还没有更名为《南开校园活动通讯》吧!还配得上“做最优秀的中国学生媒体”的口号吗?

关于这个问题,我跟现任主编邱实聊了一下,尽管他自己会在NKYouth板面上自己发帖说,“切勿在校园活动中迷失新闻价值”,“权责倒置是报社困境的根本原因”,但嘴上还是跟我死活不承认,说什么问题没法解决,该挣的早就挣了。他的这番话更让我怀念起两年前陆宁的真诚、聪明以及不怒自威了。更何况,这些问题除了主编(两个主编,外加个社长,多头领导),其他人也没有改变的可能,而主编放出这些话来,除了牢骚,还能剩下什么?我看没有什么积极作用,除了搞得人心惶惶。

试问,与其不挣是死,为什么不更挣一点?更何况,《南青》连一分钱的稿费都没有。这不免费给人当苦力了,还得紧着陪笑脸吗?

这是客观的方面,问题既然存在,肯定还有其主观的一面。随即我通过网络联系了一下现任的几个责编,实情的确也如此。内部的不团结,或者说面和心不和,才导致办出的这张报纸没有力量,没有激情,而且,责任显然还在于主编,他们中不乏对负责人有意见的。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跟现任主编邱实聊了一下团队建设,说,没有稿费的话,可以多谈点理想的东西,多做点感情的文章。毕竟学生时代,还没有过分看重物质报酬,还有点精神上的追求。参加社团也无非处于两种考虑,一是为了实现想法,二是收获快乐。但出乎我意料的是,邱实立即否定了我这两点幼稚的想法,直接说,参加社团是为了锻炼能力。暂且不提我所说的第一点和他的观点有什么相左。或许,现在大一,大二的孩子们真是在参加每个活动的时候,都想着直接为将来的工作提供帮助了。他们或许很聪明,或许等到了大四才会明白,学业才是正途,修为才是王道,社团经历的那点儿价值实在有限得可怜。

但更让我无法理解的是,邱实在新闻理想方面给予我的否定,说我的想法过于理想化了。在我谈到要用价值观、情感聚拢人心的时候,他说,南青已经长大了——请恕我愚钝,我委实不知道从4000多的发行量到5000多,长了有多大,何况这1000份中起码有900份是废纸,是给研究生、博士生垫桌子用的——这些办法已经过时了,不再是四个版面,四五个责编的时候了——请再恕我愚钝,我的确不明白这和现在十二个版面,十几个责编差了多少,这点儿人就领导不了了吗——并且他说出了让我彻底啼笑皆非并同时触目惊心的八字方略:利益分配,权力制衡。当即,我认为没有任何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末了了,邱实说让我看看他在NKYouth上发过的一个回帖,其实,我早就看过了——我一直有种感觉不吐不快。在南青越做越大的时候,是不是正是我们,正在埋葬先辈们最初的梦想——也就是因为这句话,让我觉得这个主编还有一些执拗的可爱,跟他聊了几个小时,直到深夜两点多。

下了QQ,关灯睡觉,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我在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功利得可怕,或者是我老了,或是他们傻。

然后,我情不自禁地怀念起两年前的那个《南青》,那个可以让我每周盼着阅读的《南青》,那有有着阿缪的BBS闲评,天天的南青观点,晓坤的专题报道,寒晓的风雅南开,以及后来李卓的人物专访,邱祎的文化阅读的《南青》了,还有,属于那个南青人自己的“编辑部的故事”,那么亲切。

然后,我的眼前又出现了一张张鲜活的笑脸,陆宁的、张菊的、杉姐的、张楠的、秋颖的、靳义的、曲石的、段段的、储闻的、小玮的、蕴文的、小雪的、叶子的、周亚的、文倩的、翘铭的、显雄的……然后,想起了那些每天晚上相聚在NKYouth板面一块灌水的岁月;想起了那个我永远都忘不了的在长虹公园吃烧烤的春日;想起了晚上十一点多看见四五个南青责编有说有笑的离开版场的深夜;想起了那个在南开园里掀起“80后作家峰会”、“天津高校媒体论坛”的夏天……还有那些我未曾经历过的,在换届之后,几个主要的责编在马蹄湖边上度过的不眠之夜,据说那天陆宁和张华抽了很多闷烟,他们和晓坤、寒晓她们一样对这个报社依依不舍,后来张华还在博客上写下了感人肺腑的追忆随笔——这些事儿说起来连我这个外人都会动容,都会为这个集体的不再而惋惜不已。

再过段时间,这届南青也要换届了。我不知道他们在退下去之后会不会也有这样的不舍深情,抑或是真像几个大二的责编告诉我的那样,期盼着尽早解脱。我更不知道他们在退下去之后,会不会像我以前那样,生怕走得远的,生分了,在NKYouth上办起《南青内参报》,八卦朋友们的情感故事,会因为陆宁、张华找到了合适的女朋友而欢欣雀跃;会在最忙碌的时候也坚持写下“麦田评南青”,生怕《南青》变味变质了;我不知道他们中会不会有人像李卓那样,在退下去很久也会出任NKYout板的板务,放不下这份依恋,传帮带以后的记者们;我不知道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会不会像我们当初那样情同兄弟姐妹,即使两年后相聚的时候,保有的还是当初的那份情深意长;直至今天,最能交心的还是当初的那些有着共同理想与追求的朋友,他们会吗,会吗——或许是我太过杞人忧天了,或许是太老了,老得只剩下回忆了,还有那些酸不拉唧的感情。

也或许是因为我无聊。是啊,现在的《南青》与我有什么相干?现在的主编们已经早已不识当初的麦田了,他们可比那个叫做麦田的家伙聪明多了。谁会傻到大半夜的跟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小同学畅谈理想呢?他又不给你钱;谁会傻到在更大的半夜里开始追念起当年,姑且聊以自慰,继而神伤,再继而温暖。

是啊,那个我心目中的优雅的《南青》已经不在了。那个黄金般的年代,那个属于我们的年代,那个有理想,有热血,有冲劲的年代,那个志比天高,心存优雅的年代。她或许走了,更或许,长存在我们的心里,长存在我与那时的知交们的感情里,他们是曾经的朋友,现在的,以及未来的。

我跟现在的《南青》说再见,跟心中的《南青》说永远。谨以此文纪念我与南青的情谊。



“从来就有两种历史,被纪录得历史和被口述的历史”,《新周刊》总主笔肖锋如是说。而这本《嘴上风暴》便是以言论的形式为时代著书立说,较之以往的新周刊年度语录(比如《2006语录》),作为《新周刊》创刊十年系列丛书之一的《嘴上风暴》更精炼,更具历史感,全书分为国是、民生、天下、当事人、新知、文化圈、男女、八卦、风尚、生活家等十个部分,将沉淀在时间深处的言论重新激荡起来,大话时代,在莞尔之余,感慨生活曾经这样走过。

“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体温”,这是新周刊的广告语;“知道分子”,是新周刊炮制出的经典概念,以下我摘取《嘴上风暴》的部分比较有意思的语录,共触体温,知道知道。如果你想以时代为线索,梳理一下过去十年的声音,点击这里:十年语录精选

国是篇:许多发展中国家夹杂着嫉妒、钦佩、敬畏的复杂心态看待中国。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马克·马洛克·布朗评价中国的发展成就。

你们有钱吃龙虾,吃牛排,而我们在吃馒头,吃三明治。有趣的是,美国朋友们一边吃着龙虾和牛排,一边还很关注我们的三明治是不是吃多了。

——商务部部长薄熙来曾在中国美国商会晚宴上表示,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背后隐藏了美国企业的巨额隐性收益。

民生篇:身体越来越胖,心胸越来越小;胆量越来越大,正气越来越少;娱乐越来越多,快乐越来越少;搞笑越来越多,幽默越来越少;恋的越来越多,爱的越来越少;发言越来越多,真话越来越少;活动越来越多,运动越来越少;职称越来越多,学问越来越少;权势越来越多,威望越来越少。

——有人给现代都市人画像。

为缓解今年就业矛盾,有关部门出台新学位制度,博士学位毕业后可继续攻读壮士,四年壮士毕业可攻读圣斗士学位,毕业后如还找不到工作,请攻读烈士学位。

——一条短信这样形容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天下篇:21世纪有三种愚蠢的人:不懂电脑的人,不会欣赏音乐的人和还在吸烟的人。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朝鲜领袖金正日已经成功戒烟,这是报道中援引金正日的话。朝鲜卫生部官员说,应该改掉吸烟的坏习惯,好身体献给祖国建设事业。

如果不投掷原子弹,有更多的人,包括美国人和日本人会在战争在死去。

——60年前的8月6日,美国向日本广岛投下了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当年执行领航任务的泰特·范科克现年82岁,他表示从不后悔这一行为。

当事人篇:英特尔的总裁认为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我把它理解成,诚惶诚恐者才能生存。我实际上,每一天都在诚惶诚恐的状态下生存。

——1999年业内外对搜狐的异议越来越多,甚至觉得张朝阳的个人炒作淹没了搜狐。张朝阳如此回应。

你这个年轻人思想那么复杂干什么?老是勃起像举着个手枪干嘛?抓特务啊?

——浙江电台《伊甸园信箱》主持人万峰的语录之一。在网上,万峰语录和韩乔生语录一样有着同样的传播率。

为了他的妈妈,我甚至希望他能够发动一场袭击,这样至少我能知道他还平安地活着。

——拉登的母亲说。她因挂念儿子,居然希望拉登能够以“某种形式”向她传达平安消息。

新知篇:那些每晚睡眠8小时的人,死亡率高于睡眠不足7小时的人。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医学院的丹尼尔·克里普克教授的研究报告“颠覆”了人们通常认为的每晚睡8小时最佳的理论,称每晚睡眠时间在6.5~7.5小时之间的人平均寿命最长。

男人实际上是最缺损的女人,Y染色体是所有46种染色体中最病态、最多余、最好吃懒做的一个。

——英国牛津大学基因学家赛克斯最新研究成果。

霍金的轮椅,纳什的精神分裂,或者陈景润的撞电线杆,杨振宁的8228,这些都能帮上科普的忙。

——科学史博士田松这样打趣,认为大科学家要带头做科普。

文化圈篇:杜拉斯让我知道了什么是语感,这是百分之百的中国现当代中国作家没有的。

——上海一名记者说。阅读杜拉斯成为静悄悄的社会潮流。

《读书》像是一个饭局,坐在那里吃饭人总是表现得非常突出,而这种突出像是做给旁边桌子的人看的。看什么呢?看我们多厉害,作为不幸坐在旁边另一张桌子的人,我想说,你们吃你们的,与我有何相干?

——文化人陈侗说《读书》

男女篇:女人如果不性感,就要有感性;如果没有感性,就要有理性;如果没有理性,就要有自知之明;如果连这个都没有了,她只有不幸。

——台湾漫画家朱德庸论女人。有《醋溜族》、《涩女郎》等作品的他俨然男女关系专家。但在新世代看来他还的观念还是太传统了。

我们要天天相恋,但不要天天相见。只需要悱恻缠绵,绝不要柴米油盐。有共同的生活经验,绝不用共同的房间……

——歌手黄舒骏的这首老歌描述的图景已经成为SOLO族即婚内分居族的家庭规范。他们选择“五加二”的生活方式,即五个工作日双方各忙各的,周末才相聚。

八卦篇:我觉得八卦是种趣味,八卦的本质是好奇心,如果对事物没有兴趣、没有好奇心,那说明这个人已经老了。

——时任凤凰卫视主持人的梁冬接受深圳一家媒体的采访,被问到“你喜欢看哪类书籍”时这样作答。

克林顿让人着迷,布什则叫人生畏,但他们都滥用总统权力……克林顿是性,布什则是暴力。

——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伊森书店门前,一位爱尔兰人翻着手中的克林顿自传《我的生活》说。

风尚篇:像iPod此类消费性产品对消费者来说,不仅仅是个音乐播放器:它是个个人代表、宠物、地位象征及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美国《新闻周刊》封面文章《iPod国度》这样说。

越是大牌的品牌,为其拍广告片,在镜头前你就越要表现得痛苦、无聊、疲倦、病态,灿烂的微笑只适合低档、廉价的品牌。 ——据说这是女模特的工作定律。

生活家篇:小资不是一个阶层,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心态,一个标准。

——《非常“小资”》一文中这样说“小资”。作者香榭举出小资的一些生活细节,包括:“旅行,第一不跟旅行团,第二不去荒无人烟的地方”等等。

有钱的人,中国人叫“大款”,美国人称“富翁”。这两种称呼,虽说不出孰优孰劣,但论感觉,“大款”有点张狂浮躁,而“富翁”却显得平易得体,虽然“大款”兜里的钱也许要比“富翁”少得多。

——美国《时代》杂志一篇文章说。

PS:这本书读起来比想象的有意思,有机会还想看看《〈新周刊〉口述史》。此外,“悦读时光”可以借《Milk》了,看起来还不错,时尚、漂亮、都市风格,但也比较花哨,一书两册,厚本的基本上都是广告。



以前和郭子说起过代理服务器的事情,但我一直对此不甚了了,也没怎么用过。但现在越来越发觉,懂得点儿使用代理服务器的技术,还是相当管事的,而且方便。但当我前几天在实验室说起这事儿的时候,大部分竟然跟我说,年少不要轻易谈论政治。皑皑,要是你的理解仅仅局限于此的话,我规劝你,补补课,代理并非你想象得那么狭隘,然后,琢磨琢磨,都二十好几眼瞅着奔三去的人了,实在不能轻言年少年少了,拜托。

赶巧的是,四月号的《男人装》恰好做了“在线代理网站”的专题,以下我把文章照敲下来,大伙看看。顺便说一句:这期的封面尤物拍得真性感!

现在网络越来越发达,速度也快了不少,连家里的ADSL也升级到了1兆宽带,可是……有的网站你还是上不去……

你也遇到多类似的情况吗?这不是因为你的网速太慢,而是因为一些网站被网络运营商屏蔽掉了,又或者是网站本身把来自中国的IP封掉了。比方说这一阵新兴的网络硬盘,这玩意儿确实十分方便,比如像Rapidshare和Megaupload,只要把你想分享的文件上传,然后把文件地址发给朋友就可以,不过很多时候在你发现好东西要下载的时候,网站就会蹦出一个提示:“对不起,对于众多的下载位置已经满了,请您多等会儿。”这一等可就没谱了啊,谁有工夫老盯着它。幸好咱们还有代理服务器,只要用其他国家的在线代理网站这些麻烦事全都能解决。《男人装》特意挑选了一些网站来试一试时下热门的在线代理哪个更好用一些……

www.pkblog.com

“你要访问的博客是不是被印度、巴基斯坦、印度或者中国阻止了?”这个网站专门帮你访问你在国内看不了或者浏览起来速度奇慢的博客,比如blogspot……不过最近不知道怎么得有点不太稳定,你也可以去他的兄弟站点http://www.inblogs.net/
稳定性:★★ 浏览速度:★★★ 成功浏览指数:★★★★

www.9i7.cn

这个是国内一家不错的在线代理网站,每次你打开它的页面时,服务器都会自动为你搜索遍布在各国的数十个服务器来,你要做的很简单,就是从前几个连接速度快的服务器里选一个出来,然后把你要看的网址复制上去,点那个“就爱去”的按钮就可以。什么都好,就是老有广告出来烦你……
稳定性:★★★ 浏览速度:★★★ 成功浏览指数:★★★★

anonymouse.org

这是一个傻瓜型在线代理,不用过多的设置,服务器会自动给你找出适合浏览你要看的网业的服务器,直接粘贴网址就行。而且这个网站用了特殊的加密技术,可以让你不再所浏览过的网页上留下任何踪迹。不过也有个麻烦的地方,就是网页上所有的地址都是假的,想下载会比较麻烦。
稳定性:★★★ 浏览速度:★★ 成功浏览指数:★★★★★

proxy.nfan.org

老实说,这个代理网站的功能并不强大,能浏览被屏蔽网站的数量也不是最多,甚至网页里有中文字的时候显示的都是让人头疼的乱码。尽管如此,这个网站还是在我们的收藏夹里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因为它看起来似乎只有一个好处,就是浏览日本网页的速度飞快……
稳定性:★★★ 浏览速度:★★★★★ 成功浏览指数:★★★

www.anonasurf.com

如果你自认为是个电脑高手而且对在线代理服务器有很多功能上的要求,anonasurf肯定能满足你。你可以对浏览器的脚本设置,还可以设定不同的代理访问模式,功能非常强大,就是有时候图片总是只能显示一般,很是烦人。
稳定性:★★★★ 浏览速度:★★★ 成功浏览指数:★★★

www.nodeproxy.com

在公司或者学校里,网管总是把ebay和myspace屏蔽了,怕你私自开小差。这个在线代理专门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访问ebay速度奇快,而且最好的是,别人还查不到……记得要把第二个对勾取消掉,要不你每打开一个网页都会有个烦人的洗发水广发缠着你。
稳定性:★★★★ 浏览速度:★★★★ 成功浏览指数:★★★★

www.ssproxy.com

你如果玩网络游戏,比如红得要死的《魔兽世界》,一定会对游戏代理服务器有所耳闻。它能把你伪装成美国玩家带你去魔兽的美服去混,去看国内还没有开放的地带,打你没见过的新鲜怪物,真正做到和世界同步!不过这是有代价的,你得花钱!
稳定性:★★★★ 浏览速度:★★★ 成功浏览指数:★★★★★

PS:两个月前建立博客的时候,以为自己会一有段比较充实的媒体经历,但意料之外的考研成功使这种可能近乎失去意义。但我依然热爱着媒体,所以,在“媒体”这个分类中会关注近期的媒体动态,也会转载我认为较有价值的文章,与朋友们分享。


塘沽采访散记- [媒体]

2007-03-04

塘沽之行并不轻松,主要是天公不做美,刮风下雨,冷得厉害,而我还只穿了件皮夹克,瑟瑟发抖。塘沽洋货市场这块儿主要是沿着步行街的几个以"洋"字冠名的购物商厦,诸如隆洋、新洋、盛洋等等,形成一个小型的商业中心(周围卖烤羊肉串的、铁板鱿鱼的甚多,但味儿很一般)。市场里有不少蹊跷东西,仿制的,或者洋货真品着实不少,值得逛逛。走在街上,我瞎想:以后该找个能陪我逛地摊儿淘货的女朋友,实在、有乐!

线人迟迟不来,博闻大哥、金钊、我三人在德克士瞎等,这才知道这家模仿肯德基、麦当劳痕迹很重的快餐店是由顶新集团控股的,包括康师傅、乐购在内的品牌都是这家集团的旗下资产。只是囊中羞涩,没去尝尝脆皮炸鸡的味道,遗憾了。

苦等了一个多小时,线人姗姗来迟,这才把我们引到一家卖皮货、仔裤的店面,老板姓张,已经作了15年的外贸旧货生意,从小白楼到暖瓶厂,到曙光里,再到新洋,算是老江湖了。这家店的货从外观上看还是打眼的,用老板的话说,"这些东西你别看着旧,关键它都是原装的。像外头卖的Levi's的专卖店,都是广东东莞那边儿仿的,咱这可都是美国本土的。世界三大牛仔品牌,Levi's,Lee,Wrangler的货,咱这儿都能淘到。"但混迹多年的老板的戒心明显还是很重,始终没有透露我们最感兴趣的进货渠道问题,支吾其词,一带而过。而采访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博闻大哥在问,他是真懂,大E(LEVI'S,较早期的牛仔旧货)、小e(Levi's,85年以后)的俨然内行。

临行时,我问了一下这家店壮门面的赛车服的价位,大约在600元左右,但利润却只有几十元钱,这有点儿出乎我的意料,比想象的少。从洋货出来,轻轨坐到中山门,又公交到报社,冒雨骑车飞奔回校,进宿舍的时候,整个裤子都湿透了,脚也冻麻了,天色已晚,饥寒交迫,饥肠漉度,文化民工的生活啊。

PS:在天津待了四年,这儿的天气还真是诡异。经常的,打了两个小时的雷,一滴雨也不给你下。这次第,下了一天一夜的雨,亮天了开始下雪,还挺大的。



二月初,经由赵卓师兄、何玉新老师的帮助,我来到《假日100天》实习,开始了青涩的媒体生活。去的那天风挺大,骑车路也远,但当我看到天蓝色的天津日报大厦的时候,心里却是无尽的晴朗。

步入10层,报社的环境比我想象得宽敞、明亮,没有分隔的办公桌,取而代之是同部门的编辑们挨着坐在一起,形成一个面对面的长条大桌,显得开阔、开放。石爽姐是我在报社见到的第一位朋友,她亲切的笑容让我觉得这里有家的感觉,也由衷感谢赵卓师兄,他给我讲了许多关于报社、报纸的知识。

刚进报社的时候,只觉得兴奋、激动,满眼都是以前在报纸上见过照片的编辑、记者。那天恰好是周四,五点钟是例行的全体大会,算是把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混了个脸熟。见到了传说中的总编辑张重宪老师,但没想到邹健老大的线条有点圆呢,何玉新竟是那么高大生猛,但眼睛还是那么小小的,此外,时尚叠的美女团队真是名不虚传啊。再后来是新闻叠的内部会议,商量选题,分配任务,“概念”、“填充”、“细节”这些字眼反复在我的脑子里出现,那时我真切地意识到:我的记者生涯这样开始啦!

转眼在报社已经做了几期了,从开始时的紧张、惶恐,到现在的日渐平和,经历积淀为成长。还记得入手“网络同居”分块时的不知所措,还记得在“爱情公寓”上联系到焱淼时的兴奋不已,还记得给著名娱记王江月打电话时的忐忑不安,还记得联欢聚餐时几杯醉人的白酒和初入职场时的傻里傻气。又怎能忘记王辰龙老师的耐心教诲、一次次的电话、改稿,怎能忘记邹健老师、几位大哥的句句鼓励,嘿嘿,还有石爽姐的那根超级可爱的可爱多!

明天,要跟着郝博闻大哥去塘沽跑采访了,外贸洋货方面的,完全陌生的选题,也是我第一次出外采访,希望不虚此行,增加点阅历,积累经验吧!期待!

PS:2001年8月8日创刊的《假日100天》是天津市第一份时尚消费类周报,紧密联系市场,采取全新的报纸运营模式、资本介入媒体的公司化运作。靠品牌赢得市场。橙色风暴深入人心。其以“关注精神变化、追踪物质感觉、放大生活细节”定位,是完全时尚手册,完全消费指南,完全生活读本,是一张新闻纸、时尚纸、实用纸,锁定有一定消费能力和文化层次的目标读者。


分页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