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河肉饼大王请谭师姐吃饭。香河肉饼这个牌子的名声很响,尤其在京津地区,有着“天下第一饼”的美誉。在天津有数家分店,离南开大学最近的有两家。一家在卫津路以南,天塔附近;一家在复康路以西,儒西公寓附近。单就肉饼来说,两家的口味没有太大的差别。我俩是在复康路这边吃的。

这家店的店面不大,还算整洁,刚吃饭的时候,人还较少,临走的时候,已经将近满座。平民的价位,满意的口味是它招徕顾客络绎不绝的重要原因。这家店的肉饼分成四个系列:传统系列,类似猪肉大葱馅;麻香系列,主要的差别是饼上面铺着一层密密的芝麻;三鲜系列,诸如牛肉三鲜;以及精品系列,主要是些特殊的馅儿,诸如奢侈的鲍鱼馅。除了少数种类之外,这家店的大部分肉饼都在10元/份左右、15元/份左右的价钱,半斤的份量,量大、味好、实惠。

我俩点了两份肉饼,一份是麻香羊肉(遗憾的,麻香驴肉当日缺货),一份是精品系列里的皮皮虾馅。另点了一份香辣美容蹄(又很遗憾的,太湖小排骨当日缺货),一份凉拌黄瓜。上饼的速度很快。这家饼的形状主要有两种,一种饼是圆形的,直径二尺左右,完全的三层结构,两层薄饼中间夹着一层嫩滑的肉馅,面皮焦黄,半透明状,几见肉馅,切完之后,呈比萨那样的三角状。麻香牛肉就是这种。吃起来外酥里嫩,油而不腻,香醇可口。另一种是精品系列的那种,差不多和韭菜合子那样的形状,类似长方形,两边捏口,横向的切成段状。个人认为前一种更为可口,皮儿,肉,都很好吃;后一种好吃主要是因为馅儿好。但这次的皮皮虾馅并不新鲜,就显得不如麻香羊肉的那么好吃了。

此外,这家店的香辣美容蹄着实一般。上面铺了一层又一层的过油辣椒和花椒,有种烟熏火燎的味儿,所幸是猪蹄蒸得比较烂,比较入味。这更让我怀念起它家的太湖小排骨,那绝对是香河的第一名菜,炖好了的小肋排,用荷叶包起来上桌,甜口、细嫩,酒香,汤汁浓郁,飘荡着荷叶的清香。是我们每次光顾香河的必点之菜,这次没了太湖小排骨,我倒真不知道该点些什么了。但总体来说,这顿饭吃得还算不错,师姐满意,我满意,毕竟还有肉饼嘛!

PS:在今年研究生复试阶段,谭师姐是对我帮助最大的一个人,没有她的话,我可能不会那么顺利地拿到复试第一名,从而以逆转之势抢到宝贵的公费名额,非常非常感谢她。她也是我在正式上研之前,最后一个想请吃饭的人了。到这篇饮食笔记为止,算是把前段时间囤积下来的所有博客写完。开始写新的东西,过俭朴自在的生活。

这几天最开心的事情在于,基本上确定了研究生阶段的导师,是个极有学者风范的年轻教授,我非常非常欣赏他!刚刚收到了他给我开出的暑假阅读书目,内心欢喜。感谢在此期间给予我帮助的张金红老师、戴涛师兄、谭丽华师姐、李倩师姐、李玉峰师兄,以及将成为同班同学的郭晓冬同学。嘿嘿,开始安心地、认真地读书啦。明天考交规,加油!



有的馆子不火,是因为菜做得确实不好;有的馆子不火,则是因为无人知晓。关东骨头王便属于这后者。这家位于南门外大街的馆子,紧挨着羊上树,斜对着百饺园,周围全是饭店,差不多被挤死了。再加上这大热天的,有几个人乐意啃骨头啊。

但我倒无所谓,我就喜欢吃肉,什么时候都喜欢,所以就觉得这家店蛮好,实惠、量大、够味。而且,难得清静。我从5点10分,慢悠悠地吃到6点,整个大厅就我一个人,自在死了。就要了一份酱棒骨、一份葱油饼、一杯扎啤,看了两份报纸,花了24块钱,吃得挺饱,挺好。

这家店的最大特色就在于酱骨头,有两种,一种是酱棒骨,一种是酱脊骨。棒骨用的关节那部分的肉,比脊骨的肉稍微少一点点,但是有骨髓,两份肉都是18/份,大概5块骨头的样子,个头较大。味道还算不错了,咸淡适口,熬炖得也挺烂,挺香,能吃出实在的肉味儿来,没有更多其他的加工。我的几个四川的朋友嫌弃这家馆子的骨头缺少特色,不辣,淡而无味,但我觉得朴素得刚刚好,每次吃得都满嘴流油,紧着拿筷子or牙签抠骨髓吃。

除了骨头,我最经常在这家馆子点的就是面饼,一份是葱油饼,葱香浓郁,酥软可口,一整块饼切成4小块装盘上来,只需2元。再一份是手撕饼,饼比葱油饼稍厚一点,但是更酥,更香,撕得狠烂,撒上白糖,装在竹筐里端上来,就着肉吃,过瘾非常,只需6元。此外,扎啤3元一大杯。一个人来这里吃点肉,吃点饼,喝点酒,看看报纸,自在的单身生活。

PS:假期在学校申请了临时宿舍,但搬家的时候却发生了不幸:卸车的时候,朋友不慎把我装电子产品的鞋盒子给落在车上了,且没有开票,无从查车。在这件意外中,我犯的错误是不该把贵重物品搬到车上,哪怕这辆车只离开我5分钟,而且没有告诉朋友,我到底搬上去了哪些东西。而朋友的过错在于:1.没有把车卸干净,没有仔细检查;2.既然他选择了跟车,我骑自行车,不管出租车司机有多不耐烦,也应该等我赶过去,清点完东西再放他走,何况我前后脚只差了2分钟;3.没有开票。

我长这么大,尽管生活不修边幅,但从没有丢过20块钱以上的东西,这次按原价计算的话,得损失了2000多块钱,即使折合到现在来算,也有1000多。朋友和我各承担一部分责任。这次犯的错误,也算是惨痛的教训了。



谈起天津的包子,外乡人肯定都说狗不理。在天津住了四年,吃过几家狗不理,包括总店的,就俩感觉,一是贵,总店的10个包子套盒要你25块钱;二是,包子不过就是包子,你别指望它的味儿能有多美。

不过,天津某些不起眼的小店里的包子倒是确实不错,比如南开大学西南村外面的这家老陶包子铺,中饭晚饭的二三个小时之内,天天排起长队,价钱公道,味道又好,没有不火的道理。

以前这家店的主打是小笼汤包,个头小,一咬一包热汤,4毛钱一个,现在最热门的是三丁包,味道极好。店家说主要的配料是鸡肉丁、猪肉丁、笋丁,加一点玉米粒,鸡肉丁我是没吃出来,但后三种都吃得很清清楚楚,实实在在,而且汁水浓厚,快赶上家常红烧肉的味道了,吃好吃饱,8毛钱一个,值。

其他的,还有梅菜包,这个的味儿有点农家菜的土香土香的感觉。韭菜鸡蛋、白菜鸡蛋等都是挺清淡的好吃。猪肉馅、豆芽馅一般般,口味平平。这家的烧麦还不错,这种包点儿肉丁的米团子正经挺香的。我刚刚从那里吃午饭回来,要了二个三丁,梅干、豆芽、烧麦各一个,一碗粥,外加一碟免费的小咸菜,只花了3元6角,挺不错的小日子过的。

PS:我记得两年前上生物化学课的时候,李翠凤老师说,狗不理包子的馅之所以成团汁多,是因为总是从一个方向进行搅拌,便于细胞破膜,细胞液流出。听得我以后每次包子的时候,都想起她的这句话,感觉乱七八糟的,我哪里是在吃包子,分明是在吃细胞啊!



其实是去三马路那块儿淘碟,出来之后,突然觉得肚子饿了,便发现了附近的马兰拉面。尽管马兰的系列连锁店在全国开了几百家,说是仅次于肯德基、麦当劳的知名品牌,但这还是我头回进去。

单单点了份马兰拉面,上面的速度还成,端上来是满满一碗,汤清、面白、黑碗,五六片牛肉,七八片莴笋,撒把的香菜。味儿还成,拉面似乎都是那么股奇怪的但还算好吃的味道。价钱八块,可以接受。

这家店的面普遍在八块以上,十五块以下,包括拉面、红烧牛肉面、炒片、炒面、炒饭、烩面、臊子面等诸多种类,基本上是比外面普通小店的平民价位贵个三五块钱,尽管可能会更干净,有限的更可口些。

PS:告别了本科生活,渐渐进入准研究生的阶段,上研之后,就不准备跟家里要钱了,每个月的380块的补助,肯定消受不了我现在的消费标准,以后基本上尽量少在外面瞎吃了,不下贵的馆子。所以,开了这个“侃小吃”的专栏,专门关注点便宜的小吃主张。厚厚,我今天要写好几篇博客,把以前落下来的都写完,开始新生活。



在湘土情酒楼请索老师吃饭,并欢送陈璐挥别南开,转投复旦继续研究历史。去年,也是在这家酒店,程远姐毕业的时候请索老师吃饭,我和西瓜作陪。今年只是毕业的人换成了陈璐和我。我和西瓜说,这家店都快成了我们报社的根据地了,等明年你毕业的时候还要过来啊,我接着作陪,咱俩就在这吃三年啦。

选这家酒店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它有小型包间,四人间那种,环境不错,夏天里清静凉爽,非常适合小众聚会,而且他家的饭菜并不是那么贵。索老师很信任我点菜,就选了这么几种:小炒黑山羊、干锅排骨、剁椒鱼头、清炒西兰花、家常豆腐、黄瓜皮蛋汤。这家的啤酒基本上就是15元/瓶,没有低价位的,但可以外带酒水。

上菜速度不错,先上来的是小炒黑山羊。这道菜做得很精致,皮肉相连的细嫩肉条,用红椒、青椒、黑胡椒爆炒上来,点缀香菜,色相好看,入味浓厚,口感爽辣,只是菜量偏小,只占了盘子中心的那点位置。再是干锅排骨。在外面吃饭点排骨的时候,我总是担心只有骨头没有肉,但这道菜不是,用的全是肋排,骨头是骨头,肉是肉,吃得舒服,而且菜量过瘾,味道实在,用的配菜主要是菜花。然后是剁椒鱼头。这道菜非常非常大盘,鱼头特大,但鱼肉好像不是那么多,在我饕餮羊肉的时候,那点宝贵的鱼头肉基本上就被两个女将消灭干净了。我最后蘸着汤尝了几口,觉得还成。

其他的三道菜都是普通的家常菜,做得中规中矩。其中那道豆腐真是太家常了,装在一个饭碗里面,看上去就像是头天的菜吃剩下了,第二天又热了热端上来了,味道平平。黄瓜皮蛋汤倒是实惠,里面的菜、皮蛋都给的不少。酒足饭饱之后,算了下账,这顿饭花了130多,略贵,但总的来说,性价比说得过去。

但这顿饭我们倒是吃得非常非常愉快,索老师又给我们讲了些内里的故事,让我们仨开了点眼界,陈璐和西瓜两个坏家伙又拿我的个人问题开起了玩笑,索老师也凑过来,说是给我介绍对象云云。席间又忆起以前在报社共事的日子,感慨良多。在回去的路上,天降大雨,我们有四个人,但只有三把伞,我和西瓜心照不宣地把为索老师撑伞的光荣任务留给了陈璐,谁让她不久就要南下了呢。

PS:在这四年的大学生活中,我参与过很多的课外活动,玩过学生会、社团、网络,但真正倾心倾力到没有丝毫保留的,只有《南开本科教学报》。尽管这份报纸曾经被陆宁认为没有竞争力,被远志认为我是在一个人死守一座城池,但我依然用心地做着这份报纸,用心地爱着这份报纸。程远、陈璐、西瓜等等的报社朋友也成为我生命中的宝贵。



在微山湖地锅城吃寝室散伙饭,住了四年了,这是我们六个兄弟最后一次一块吃饭了。不过,即使到了离别,男生之间交情也没有那么多的伤感,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快意人生,若干年后,相逢一笑。不过如此。

这家店在南开大学的南门外,外滩风尚旁边,是家鲁菜馆子,装修得简朴、厚重。微山湖这个地界儿正是当年铁道游击队战斗过的主战场,有歌词儿为证: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啊,追念革命先辈,忆苦思甜,我们无比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开始点菜:红焖羊肉地锅、红烧带鱼地锅、老醋白菜、杭椒牛柳、口水鸡、八珍豆腐,外加6瓶啤酒。

先上来的是我点的红焖羊肉地锅,得到兄弟们的首肯。这家的地锅底下不点火,锅边贴的饼子过过油,香、脆,但略有点儿硬。最好在汤汁中泡一会再吃。不过我们可是风卷残云,几个饼子瞬间消灭,再慢慢吃肉,辣口,较嫩,肥瘦均匀,炖得入味,汤汁浓郁,热烈推荐。接着是老醋白菜和口水鸡。这两道菜都是口味平平,一个是太酸,能把牙酸下来的那种;一个是没有肉,只看见葱段和鸡骨头,肉真是少得可怜啊。再是红烧带鱼。我是海边长大的,从小吃过太多的鱼腥,对外面饭店的海鱼都不感冒,只能说,用料还算新鲜,至少没有太大的异味,炖得可以及格。

最后上来的两道菜,杭椒牛柳和八珍豆腐都是非常适合男生聚餐的。牛柳这道菜的肉给的比较多,而且不带任何矫情,没有过面过油,就是实实在在的肉条在那里摆着,看见多少就吃到多少,味道也不错,鲜香不辣。八珍豆腐是满满的一大盘子啊,里面种类繁多,我们直接把勺子插进去抢豆腐。八珍豆腐是不是性价比最高的大盘菜呀?每次点每次都吃得很过瘾。

饭过五味,酒还没过三巡。吃得差不多了就开始劝酒。喝得差不多了就开始拍照。我们一口气拍了很多很暧昧的照片,基本上看起来都是同人男。以后这样鬼混的日子也不多了啊。以后要是谁真成了名成了家,哥儿几个就拿着这些照片出去卖给小报记者,《八周刊》,估计能赚个盆满钵满的,哈哈!兄弟们,一路顺风,彼此珍重!

PS:我们这六个人,三个保研在南开继续读生物的,一个出国的,一个工作的,还有我,转系的。这四年来,建谱一直是靠聪明吃饭的,顺利保研。郭鉴其次,但他不幸挂过科,也没有建谱那么聪明,去工作了。文斌是最用功了,班级第二保研。宇平是后来堕落了,但凭借大一时的绝对优异,也顺利保研。友键的各方面天赋都不出众,但最用心,最后倒成了我们年级出国方面的大牛。我最另类,最后也选了一条另类的路,走下去。



在楚云天送毛毛,这是我在大学期间最为看好的女生朋友。明天,她即将离开南开,一个月后,她将踏上远赴美国的航班。我总想在她离开之前,请她吃一顿还算地道的中国菜,所以选了楚云天这家店。

这家店的样子挺明净的,从外面看挺大气,从里面看颇内秀。“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的招牌,再加上店名中的这一个“楚”字,无不透露着这是一家有点饮食追求的湖北饭庄。来得稍晚,靠窗边的座位已经占满,我们拣了一处还算清静的所在坐下。经毛毛全权授权,点了这么几个菜:孔雀武昌鱼、香芋南瓜盅、泡椒牛蛙、清炒西兰花、瓦罐土鸡汤、孝感糊米酒,又点了鲜榨的苹果汁。

约十来分钟的样子,香芋南瓜盅先上来了。这道菜做工考究,是从一个小南瓜的上面将其内囊取出,将香芋搅碎成泥状装入。端上来还是个完整的小南瓜,掀开盖子,里面已经偷换了天地,芋泥入口香甜,带有自然的醇香,毛毛吃得满脸幸福状,我也内心欢喜。接着是泡椒牛蛙,泡椒是红色的圆滚滚的形状,蛙肉是嫩白色的鼓囊囊的样子,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开,三个字概括:鲜、辣、过瘾。这道牛蛙的用料足,蛙肉比巴渝人家的要多,汤汁也浓,要是就着米饭,就吃得更High了。孔雀武昌鱼是这次最漂亮的菜,鱼肉改刀装盘成扇面的样子,鱼头傲立中间,鱼身上伴有红椒丝、绿葱丝的点缀,活脱脱的孔雀开屏,这道清蒸菜很得武昌鱼的鲜美,淡而芬芳。

其他的,瓦罐土鸡汤比我想象得要浓郁,看上去黄色甚于白色,味道有种土腥腥的淳厚,尽管滋补,但略显肥腻。糊米酒比我想象得要粘稠一些,酒味清淡,底下还有几个粉可爱的小汤圆。西兰花炒得中规中矩,较为爽口。此外,鲜榨的苹果汁刚上桌的时候蛮好喝的,也有些沫沫,挺好看的,但很快就会变成褐色,这点和削了皮的苹果放上一段时间以后一样,都是氧化反应惹的祸。

这顿饭我俩吃得颇爽,但就菜量来说,足够4个人以上吃了。算了下帐,200多。好在提前买了140元的代金券,总共花费130多点儿。用同寝鉴哥的话说,毕业了,钱是王八蛋。可不是么,以后想找机会请毛毛吃饭也难了。这四年来的友情,哪能用数字算得清呢。

PS:在15宿楼下送毛毛上去,我抱着毛毛说,你说以后是我去美国找你,还是你回国找我。她笑着说,都行。我也笑了。“毛毛,我五年后去美国找你”,这是我的心愿;次日,毛毛在北去的火车上给我发信说,“等我们以后一起赚钱,征服这个物质世界”。送走毛毛,我觉得我的大学生活结束了。



工作了的得请,出国了的得请,上研了的得请,大四了,总是突然听到某位朋友的喜讯,然后下一句便是,你该请客了吧!这次便是宇明请客吃饭,这家伙不声不响地签了大众日报集团,薪水优厚,合辙该出点血。于是相约去了金百万。

这家店开在南开大学的西门外,和东北一家人差一条街,尽管近,但以前还真没吃过。门面挺大,内部的环境还不错,虽然谈不上清雅,但还算素净、亮堂,桌布是一水的葱心绿,看起来挺柔和的,大厅的内侧是半开放的厨房,隐约可以看见烧烤的过程。我俩挑了尽头的座位坐下,图个清静,开始点菜。他家的菜谱厚得能砸死人,翻了一阵子,要了半份普通烤鸭(还有精品烤鸭)、小米姜汁牛肉、豆豉鲮鱼油麦菜、啤酒外加两碗米饭。

凉菜上得极快,样式好看,牛肉切薄片码出来,上面散了点儿新鲜朝天椒的碎丁,淋了姜醋汁,吃起来非常爽口,朝天椒也辣得我挺痛快,适合夏天吃。接着是油麦菜,份量不小,但芡子勾得有点稠了,显得酱糊糊的,但鲮鱼罐头用得比较地道,量也足,所以吃起来还挺鲜的,也有豆豉那种独特的味儿。这两道家常菜让我对这家餐馆的印象分大增,价钱公道,菜又做得比较到位,摆盘也比较讲究。

但后来上来的烤鸭的品相就不太好看了,似乎在烤的时候没有涂过糖稀,所以只是金黄,而没有透红,也没烤出太多油水,色泽不亮,看起来不太馋人;更主要是分量实在有些不足啊,我没想过半只烤鸭原来只能放满盘子心那块地儿。但,用面饼裹上葱丝、黄瓜段、蘸上甜面酱,塞到嘴里,吃起来还可以,不算好,但绝对可以及格。

吃饭的时候,跟宇明聊得甚欢,我俩都热衷媒体,痴迷电影,打开话匣子自然健谈。但没成想在结帐的时候吃了点儿岔子:他忘带钱了!——得,成了他作东,我买单了。这次就算是为他提前饯行吧,改日到济南旅游的时候,少不了再多敲他一顿,把这顿的帐还上——不过这段时间又得勒紧点儿裤腰带了,不能败家啊。



还是个穷学生,兜里没多少钱,又贪吃得厉害,这是个矛盾。所以,越是那些好吃不贵的小店越是合我的心思。比如这家开在南开大学南门外的陶然轩炖品,就比较对我的口味,近几天两次光顾,一个是和亚超聊天,一个是自己去解馋,算到个人头上,人均花销均不超过20元。

陶然轩炖品是家二层的小楼,淡紫色的店牌,挺秀气的样子,桌椅均为木质,排放得整齐有序,又显得自然雅致。第一天去的时候正是晌午,我和亚超在二层坐下,明亮安静,我们点了这么几个菜:花仁炖猪手(9.9元/例)、玉米胡萝卜炖排骨(5.9元/例)、毛豆咸肉烧茄子(16元/份)以及啤酒。

让我觉得有些意外的是,这家店的上菜速度极快,感觉刚点完菜,马上就端上来了,还是炖品。或许是一直在下面热着,上来的时候滚烫滚烫的,而且是装在陶盅里面,保温良好,且显得比较讲究,有意蕴。这让我对这家店平添了几分好感。而至于口感,亚超的那份炖排骨的,我不清楚;但我要的这份炖猪手确实不错,汤煲得浓香淳厚,猪蹄儿入口酥烂,细腻粘滑,口味儿很正;而且花生也搭配得极好,一则提味,一则自身也煮得熟透,把肉香与花生香混在一块,吃起来备有一番美味。此外,毛豆咸肉烧茄子也很不错,品相好看,鲜香汁多,茄子与咸肉的色彩相近,口感上也相得益彰。不管是下酒,还是就饭,都是道佳肴。

第二次去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写博客到将近晚上九点,肚子有些饿了,拿了两本《新周刊》骑到陶然轩。点了两份饭:鹌鹑蛋炖排骨(5.9元/例),生姜老鸡面(6.9/元)。其实,上次吃饭的时候我就纳闷为什么排骨的会比较便宜,这次算弄明白了:有骨头没肉啊;而且这道炖品里的鹌鹑蛋是先过过油的,失去了固有的嫩滑鲜美,吃起来怪怪的,总体上口味平平。但面条甚和我的胃口,满满一大碗,面条是绿色菜汁的,卤的姜味儿很浓,鸡块超多,而且大多没什么骨头,的确像服务员所说的“吃面条很值”。以后吃面不去什么三升了,对比这家店的水平和价位,三升没有丝毫可取之处。

饭饱之后,我又翻了翻这家店的菜单,单点炖品或者主食的话,的确非常便宜,几乎最贵的炖品也不过9.9/例(比如百果炖土鸡,48元/全只),盅也不小了,够吃的;面条什么的也大多在10元以下。这价位咱能承担得起啊,可以常来这儿了。



与朋友吃饭,有这么几个级别:1.单付账的,但心里多少有些不爽;2.AA制的,彼此两不相欠;3.谁掏钱都无所谓,吃的不就是感情嘛!我和毛毛吃饭便是这最后一种,但这次她占先了,一口咬死要请我。

头天晚上我俩商议好去吃火锅,又都爱鱼,去哪儿好呢?突然想起几天前几个朋友向我推荐过的冷锅鱼,不妨去尝个鲜!四川乐山冷锅鱼!坐落在上谷商业街那块儿,顺着卫津路下去,见到天塔的第一个路口右拐(天塔道),这家店便掩藏在一片餐馆之间,还好在外面可以望见店牌,并不难找。

店面不大,光线有点暗,地面有点油,环境勉强说得过去,但我俩都比较大咧,在乎的只是鱼。这家提供的活鱼主要有鲶鱼(18/斤,最便宜)、草鱼、黑鱼等。我俩选了草鱼(28/斤),秤了条2斤8两,锅底微辣,另点了羊肉、牛肉、蟹棒、豆皮、茼蒿、生菜及啤酒。

上菜的速度比较快,满满一锅,嫩白色的鱼片浮在红油之上的样子令人食欲大开,店员给我俩的小料碗里各加了一勺汤,随即开始动筷。味道确实很鲜,略有些微麻,入口香辣爽滑,肥美非常。到底是鲜鱼来得可口哇,有的部分嫩软,有的肉质又较为紧实。而我最爱的则是鱼皮,因为刚宰杀过的原因,还可以品出皮脂上粘粘的味儿来(估计是胶原蛋白),何况鱼皮本身就很可口。

但这家的冷锅鱼还没有鲜美到“吃过冷锅鱼,不想水煮鱼”的份儿上,我甚至觉得地道的水煮鱼更鲜香、嫩滑一些,而且也没有冷锅鱼里一些细碎的配料,比如磨碎的花椒什么的。当然,冷锅鱼吃的也不光是鱼,鱼在前,而火锅在后。至于火锅则没更多好说的,与其它店没有太大的差异,而且店员推荐的冷锅鱼小料没有什么必要,并不好吃。同时,我还很有点怀疑这家店的份量给的不足,尤其是鱼。

不过吧,吃得爽辣爽辣的,挺过瘾的。我和毛毛满脸红扑扑,一身热乎乎的推着车往回走,散散风。毛毛说:“再有两个月,咱就毕业了啊……”可不是吗,这四年的光景一晃而过,好友即将各奔前程,毛毛打算出国后转行,我则跨系考研到管理,并立志出国。弄不好我俩还能殊途同归,但想到别离,还是有些不舍。于是,我应了声:“咱得过几天再去吃去,吃一顿哪够感情啊!哈哈……”


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