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的二三事- [生活]

2011-03-08

我的导师治学勤谨,为人低调,不事张扬。但我每次想到他都会感到温暖和力量。导师的学问极好,仅用3年便拿到一桥大学的经济学博士,留日6年时间里,读完400多本书。

他热爱讲课,有老派学者的敬业与威严,同学们尊敬而又喜欢他。平日里,他为人谦和,有时我在他的个人办公室上网,他看到屋里的灯亮着,总是先敲敲门,然后才进去。

古代形容君子时说,“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我想导师大概就是这样的人。

1.

我是转行学管理的,刚到商学院的时候,就像一张白纸。有人说,“上学时遇到一位好老师,工作时遇到一位好师傅,成家时遇到一位好伴侣。人一生得此三贵人,也算是不枉此生。”我想我是幸运的,入行时遇到一位好老师。

四年前,我第一次敲开导师的门,没有经过预约,他正准备去打羽毛球,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要选您当我的导师。他愣一下,然后马上坐下来。我唐突地说了三个理由,他抽完一颗中华烟,然后列了一张书单,让我回去好好看。

之后半年,我常去打扰他,跟他说我学习上的困惑,但导师每次都会放下工作,跟我聊天。后来,每次见我去了,他都会抽出一把椅子,笑着说:又困惑了?

我与导师的聊天,超出我所有课上所得。

我写硕士论文的时候,导师到台湾交流,我每次给他写邮件,他都会第一时间回复,逐字逐句批复,也会打电话过来。后来,导师发表了一篇文章,引用了我论文中的一部分,同时署我为第二作者。他跟我说“引用了你的一段话,谢谢”,我很局促不安,“都是您教我写的,本来就是您的东西”,顿了一下又说,“我的一切都是您教我的。”

导师就是这样的人。

2.

有一次跟导师去谈咨询项目。对方是一家酒水贸易公司,在二线酒水品牌中已经做了10多年,在天津做到数一数二。但是近两年发展乏力,增长缓慢,所以想做一个战略咨询项目。

我与另一位MBA师兄拿出方案,跟对方谈如何做战略联盟,如何做商业模式创新,如何做组织变革等等。导师在一旁不言语,只是当我们讨论累了的时候,给对方递上一颗烟,问问老板的妻儿状况,家庭是否美满,孩子在哪读书,瞎扯几句闲淡。

回去的路上,我问导师怎么看这个项目,他说不能做,我不解。

导师说:酒水贸易行当鱼龙混杂,熬出头的都是有本事的人。这个公司最大的问题不是战略,而是老板没有心思再做大了,因为他的儿子在澳洲读书,以后也不想接班。

我恍然大悟。原来一直都是我们在扯淡,导师在谈正事。

3.

导师很关心我的生活。师门小聚,他常会说,给小丛点个肘子,他离不开肉的。他会在元旦的时候写一封新年祝愿发给他的学生,也会在除夕夜给大家短信拜年。

两个月前,父亲在老家大连突发心脏病,医生说要做手术,但手术有风险,母亲打电话跟我商议,但我也拿不准主意,就匆忙给导师打电话。

导师跟我说:你别慌张,父母年纪大了,都会遇到这种事,但你不能乱。我说,我想回家看看,我心里受不了。导师说,那你去吧,课题方面的事,不用挂怀,你安心回家照顾父母。

过了一小会儿,导师打来电话:给你准备了一些钱,先拿去用。我放下电话,眼睛湿润了。

万幸的是,临出发时,母亲打电话过来说,父亲已经度过了危险期,无大碍了。

4.

导师很少跟我发脾气。我印象中唯一的一次,是跟导师说,因为某种原因,我在富二代和权二代那里,感到了一些自卑。导师很生气,他非常生气,他直接大呼我的名字,大呼我的名字,“你这样可不行,你这样就废了!我是怎么教你的!我是怎么教你的!”我无地自容,从此内心再没有动摇过。

导师是很有风骨的人。紫金矿业出事的时候,股价一度暴跌,我跟他推荐赶紧低价买入。他说:我不是一年前就跟你说过,这是一家很糟糕的企业,它迟早会出事的吗?为什么要买它的股票?

我无言以对。

四个月后,紫金矿业的股价一路涨上去,最高时翻了三倍多。但我并不觉得导师损失了什么。他从来不做投机的事,他站定了自己的立场,赢得了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

5.

这几天申请自然科学基金,导师尤其辛苦。人到中年,除了事业,琐事缠身,上有老下有小,力不从心。

前天,我身体略有不适,夜里10点半把稿子发给导师。没成想,他11钟回信说,“辛苦了,注意身体的调理,别勉强。”等我6点钟起床再上网的时候,又收到他的另一封邮件,时间是凌晨4点29分。

转过天来,他还要照常上班、讲课,我中午赶到导师的办公室,“杨老师,您太累了,下午的课我给您代吧。”他说不行,这是选课后的第一次上课,他必须亲自去。

当晚我从一个师妹的嘴里知道,选他上那节课的人并不多,因为现在的学习风气不好,学生们都爱选那些上课不点名,考试划范围的老师,所以杨老师的选修课不受欢迎。

但是导师说,哪怕只有一个学生来上课,他也要把课讲好,因为这是老师的本分。

末了,我想说的是:一个老师受不受人尊敬是有原因的,在南开HR专业,甚至自发出现过导师的粉丝团,因为导师姓杨,他们自称“喜杨杨”。

一个月以前,杨老师的MBA学生毕业,请他吃饭,他也带着自己的儿子一块去了。MBA学生们逗杨老师的儿子:你长大想做什么呀?他年仅8岁:“我要做教授,像我老爸这样。”

这就是我的导师,南开大学商学院杨斌教授。



许多企业命题,只有放在时间维度下才显得必要。就像十六七岁恋爱,二十六七岁结婚,再过几年生子,不到年纪不需要,节奏感很重要。企业文化这个命题的意义,也是在企业成长的过程中凸显出来的。

企业是社会的一个“功能组织”,或者说是一个“器官”,它生活在一组社会关系之中。当企业长大了,这个组织就需要周围更多的给养,它才能存续;它必须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处理好与各个利益相关主体的关系,以维持一个企业的生存与发展。但企业毕竟不是一个生物活体,它不能自然的活着,你需要给它一个理由,也给周围一个说法。这个过程,就是明确企业的价值立场,并内化为使命。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企业正是凭借找到这样一个价值立场来维持一个组织的利益关系,而利润随之而来。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企业,都不是“利益集团”,而是“道义集团”。企业在为社会创造价值的过程中活着。

企业组织内部是一个分工协作体系,有流程、环节,也有部门、职务,一个组织需要的是整体协同,各个衔接环节在价值创造的流程中,交换劳动,承担责任,拥有权力,也做出贡献,因此,必须对责任边界做出明确,对权力大小做出约束,对贡献多少做出评价,对劳动所得做出分配。依此来保障整个流程的效率原则,实现业务与管理的两全。当企业长大了之后,对价值评价与分配的主体,就开始从企业家转向专业职能部门,其客观性、统一性的权威标准,从个性权威转向了理性权威,即这种权威必须要依靠规则本身来进行表达。

作为社会人,企业内的成员相信公理,这种公理衍生自社会文化;作为企业人,企业内的成员统一于战略,这种战略决定了企业的生存与发展,决定了每一天工作的意义。一个企业的文化源于公理,涵纳战略,确立起组织内部的合法性标准,用来指导规范,明确原则,建立秩序,塑造行为,使企业内的成员自然而然地趋向于组织的使命,使企业组织的规模与边界不断放大,使企业持续健康生长。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就不难理解德鲁克了。他认为,一个组织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拥有一套自己的事业理论,一个没有事业理论的企业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企业,行而不远。同时,很多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命题的提出,就是跟一个企业能否成长为一个大企业的命题是相一致的。所以,德鲁克认为,一个企业的管理命题的本质是人力资源管理。

蔡康永在《杨澜访谈录》中说过,“你展露的价值观就是你为人的水准。”这句话放在企业情境下同样适用,包政老师认为,一个企业只能在自己认定的精神境界范围内成长。因此,我由衷地向阿里巴巴、海底捞这样的企业致以敬意。

PS:今年,我逐渐对一些管理命题有了一些隐约的感觉,然后通过文字的方式表述出来,以整理清楚自己的思路。这个系列的文字主要是写给我自己的,发在博客和校内,我的观点隐藏在字里行间之中。

同时,写给08级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的本科生朋友们,师兄所写的所有短文,一如梁文道所言,“卑之无甚高论,多为常识而已”,这种常识可以让我们保持清醒,同时让我们不断知道,做人力资源管理是有使命与尊严的。



1、去年,一位大哥跟说,没出过社会的女博士,一个个都瓜傻瓜傻的,说个什么都“呵呵”傻笑;她们也不会找男朋友,出了社会就知道了,社会上女人找男人都是什么标准。

过年回来,某师兄跟我感慨,到底是时代抛弃了我们,还是我们被抛弃了。都他妈一样。他跟我说,“我一表弟春节告诉我,他已经上了10多个女人了,他才19。我没好意思跟他说,你表哥30了,加上你嫂子,就亲过2个女人。”

昨天看一朋友的签名档:一个女孩在学校门口和男同学吵架,她指着对方鼻子叫道:“你去找你那个89年的老女人吧!”他感慨说,岁月不饶人,90后一直很无敌,我们真的老了。

这些,大概是《将爱》为什么感人的原因,尽管,就一部电影而言,它有许多不如人意的地方。

2、一月初,某师妹和我吃饭,谈起她逝去的爱情,她说倒是有人追她。我问都怎么追的,她说,发短信、聊QQ、或校内。我说,连封情书都没有?“没有。”“那真不浪漫。”但没办法,爱情曾经与白裙子、吉他、情书、电影这些关联在一起,现在似乎都不是了。

杨峥给文慧听海的声音,他摇动手机,似与往事作别。

一月末,姚晨和老凌离婚了,网上流传出的一篇《今生欠我一个婚礼——姚晨写在分手后》,里面有一句话,老凌说,“再美好的爱情迟早也会被锅碗瓢盆给击得粉碎。”

徐静蕾奉献了从影以来最有爆发力的一次表演,和她的前夫在街上撒泼打滚,“你他妈才丢人呢,滚蛋!屁!”她跟杨铮说,“你不是问我这几年都怎么过的吗,看见了吗,就是这么过的,就是这么过的啊……”然后接着,青一块紫一块。杨峥在一旁看着,那一袭红裙,已恍如隔世。青春已逝的凝重,比死更冷。

3、前几天,在校内看几位好友的相册,她们都结婚了。但身边的那个,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人了。她们笑得还是很好看,那些曾经的对望与海誓山盟,都深埋心底。

林俊杰终于在《她说》中唱出昨日的《记得》。“以前的一句话,是我们以后的伤口。”谁揭了这疤,都止不住岁月的痛。

没办法,如果我们能从30岁活到20岁,我们会和那个人,白头到老,因为有那么多的故事去承受一切,只是那时太小,只知道爱就爱了,如绮梦,没准备好面对那么多生活的灰白。

《将爱》用三段故事,诉说着同一种伤感。回忆是一场宿醉,一场低低的烧;回忆是一盘回锅肉,七荤八素,五味杂陈;回忆是触手可及,而又遥不可及的思念,就像喝一杯冰冷的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一颗一颗流成热泪。

却道是,沧海桑田,往日不可追。

PS:祝妳幸福,祝你们幸福,祭奠我逝去的爱情。



管理理论是由实践需求所决定的,而不存在过时的问题。日光之下,并无新事。重温经典理论是有益的,一味追求理论创新,多数情况下,只是在自我宣告教科书都没有读好。这对现下中国的管理理论与管理实践尤为必要。

纵观战略学派,都是时代下的蛋,某些早产儿,比同侪快了半步,被称为Guru。比如迈克尔·波特。

竞争战略作为战略理论的主流,其诞生有着纯正的哈佛血脉。1930年代,为了解决“马歇尔冲突”(即产业内企业的规模经济效应与企业间竞争活力的冲突),哈佛大学张伯伦将视角转向产业组织,成为垄断竞争理论的先驱,其同事梅森在对若干产业的市场结构进行经验性研究的基础上,1957年出版了他自1936年以来的论文合集《经济集中和垄断问题》。

1959年,梅森的弟子贝恩出版《产业组织》,该书被视为第一本系统的现代产业组织经济学的经典著作,也标志着哈佛学派的正式形成,该学派认为,产业集中度的高低决定了企业的市场行为方式,而后者又决定了企业市场绩效的好坏。1970年,谢勒将这种理论概括为“结构-行为-绩效”(structure-conduct-performance,简称SCP)分析范式。

1969年,迈克尔·波特在普林斯顿本科毕业后,考入哈佛商学院,两年后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开始攻读博士学位,专业是企业经济学,方向是战略管理。战略立足于企业实践,而产业经济学则有着浓郁的理论经济学色彩,两者之间存在隔阂,而波特则致力于为这两个领域架起“桥梁”,其努力的成果正是《竞争战略》。

这本书为波特赢得传世声誉,但五力模型的主导思想,乃是前人的产业环境分析方法的结构化,从历史延承来看,这一点也不值得惊奇。从这个意义上说,竞争战略或可被称为产业战略,或环境战略,关键是取势、定位。

站在企业的立场上,我们姑且把这种战略视角与战略逻辑称为:向外面看。

1984年,沃纳菲尔特发表《企业资源观》一文,标志着企业资源基础理论(resource-based-view,简称RBV)的诞生,从而成为有别于竞争战略的另一主流战略学派。

沃纳菲尔特把企业看成资源的集合体,不同的企业拥有不同的有形与无形资源,这些资源在企业间不可流动而且难以复制,因此,资源壁垒比产品-市场壁垒更为可靠,能够给企业带来持久的竞争优势。简言之,资源观更关注SWOT分析中的优势和劣势。

我们可以发现,争论的焦点无非是先后、主次的问题。把企业看成产品-市场组合,还是资源组合,只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这两种视角或许应该产生同样的观点,但我们可以想见,这些观点的产生会有不同的难易程度,一种视角可能更具远见,也更具时代感。

经济学中根据资源禀赋来考察经济单位的历史可谓悠久,生产函数Q=f(L,K,N)即是例证,但是经济学关注投入、产出,抓两头,而忽视中间过程的思维惯式,仅把企业内部视作黑箱。在行业产量远未达到饱和的年代,厂商唯一要做的或许就是抓紧进入有巨大机会的行业,企业内部资源禀赋的差异被轻易忽略了。

1959年,彭罗斯在《企业成长理论》一书中,开创性地把企业视作基于管理框架下的资源集合体,她认为,由于资源的不可分割性、资源间的不平衡性以及理性和能力的有限性等原因,企业总是存在着未被利用的资源,企业成长总是来自内部资源不平衡的驱动,从一种非均衡状态到达另一种非均衡状态。

令人遗憾的是,那个时代显然还没有做好准备接受这样的理论,何况其深具哲学思辨色彩。直到企业成长到一定量级,多元化战略得到追捧,范围经济变得和规模经济等量齐观,多产品企业内部的非资金关系才终于得到人们的关注,资源观提供了新的视角,最起码:多元化应该建立在企业目前的哪一种资源基础上?资源观得到了时代共鸣。

相较于竞争战略,我们姑且把这种战略视角与战略逻辑称为:向里面看。

没有比较就没有发现。日本人结束了美国人的纯真年代,他们开始意识到,世界完全可以是另一个模样!

1989年,C.K.普拉哈拉德与他的学生加里·哈默尔发表《战略意图》一文,他们认为,日本人在用完全不同的思考框架构筑战略——他们把战略看成扩张资源的杠杆,提出胆大包天的意图,并长期保持一致,然后梦想成真!

普拉哈拉德等人写道,“被一些概念——诸如市场细分、价值链、竞争者水准、战略集团、变动障碍等——武装之后,西方经理们越来越善于绘制产业图示。但正当他们忙于画地图时,他们的竞争者则正在移动全部陆地板块。战略家的目标不应是要在现存产业空间中寻找适当的位置,而是应创造地图上没有的、惟独适合该企业实力的新空间。”

1990年,他们又发表了《公司核心竞争力》一文,明确指出,西方管理理论拖了我们的后腿:日本人把企业看成是一些能力的组合,他们早在很多年前,就极富产业远见的发育下一个时代的核心竞争力,而我们只把企业视为一些业务的组合。

普拉哈拉德等人认为,美国人往往只关注最终产品的占有率,但对最终产品拥有话语权的,则是组成产品的核心部分——称之为核心产品,日本人恰恰拥有生产核心产品的核心竞争力。这种核心竞争力是把现有业务维系在一起的黏合剂,是貌似散乱的业务之下的统一支点,是一棵大树的根,因此枝繁叶茂。

众人皆醉我独醒,世界忙不迭的接受了这种解释,并且急速泛化、滥化。“核心竞争力”很快成为一种日常用语,它既有理论气息,又通俗易懂,人们仿佛找到了一种比“看家法宝”、“杀手锏”、“独门暗器”等江湖语言更优雅的表达方式,用起来倍儿有面子。

北大张维迎曾把核心竞争力描述为,“偷不去,买不来,拆不开,带不走,溜不掉”,这样的描述的确通俗、幽默,甚至显得机灵、俏皮,但没什么大用。核心竞争力理论之所以超越了资源理论,正是因为前者更关注“为什么”、“怎么做”,而不光是描述“是什么”。

按照C.K.普拉哈拉德和加里·哈默尔的本意,核心竞争力是组织内的集体学习能力,尤其是如何协调各种生产技能并且把多种技术整合在一起的能力;核心竞争力是沟通,是参与,是对跨越组织界限协同工作的深度承诺;核心竞争力不仅仅是把整合各种技术,同时它还意味着对工作进行组织和提供价值。构筑核心竞争力,需要战略架构的制定与人员的重新部署。简言之,构筑核心竞争力是一场深刻的组织工程,切实发育起组织能力。

相较于资源基础理论,我们或许可以把这种战略视角与战略逻辑称为:向深处看。

战略是有内在逻辑的。战略需要有动态适应性:向外面看,它需要适应环境,比如产业结构、发展趋向、竞争格局,取势、定位;向里面看,它需要适应资源,并且从利用资源的逻辑,走向控制资源的逻辑和积累资源的逻辑;向深处看,它需要适应组织,企业是一群人和他们的故事,群策群力,上下同欲者胜。

战略是有时间概念的。长期的管理就是战略,短期的战略就是管理。战略的动态适应性体现在:战略要适应现在,适应将来和创造未来。时代在变,战略也在变,这也是为什么战略管理的思考框架从竞争战略,走向资源战略,又走向组织能力战略的原因。

身处后发的发展中国家,我们面临的局面更加混乱、不那么单纯,处在各种进化阶段的不同性质的企业都有。世界又热又平又挤又湿,眨眼间,女大十八变。

越是在迷离的世界中,坐怀不乱、保持定力越是重要。道理曾被先知说破,我们所能做的,或许就是怀抱经典、内心安宁,否则,一个知识分子也很容易滑落成欲望燃烧、焦虑躁动的狂人,激烈的理想主义者和彻底的虚无主义者之间,其实只有一步之遥。

修身以待天下,保有敏锐的洞察力与坚定的行动力,伺机而动,建造一个美丽新世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怀才就像怀孕,
怀旧不如怀春。

祝和君四届的兄弟姐妹,新春快乐!



这真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故事了。更何况,Facebook是现下最拉风的互联网公司,Mark Zuck是最年轻的美国富豪。就像《社交网络》的编剧Aaron Sorkin说的,Facebook早期的故事囊括了艺术作品中恒久不变的主题:友谊、忠诚、嫉妒和背叛。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就更好了。

事实上,《社交网络》不是Facebook的原版呈现,甚至远不是。它是一部电影,证明了导演与编剧的胜利。包括这部片子的开头,失恋、喝酒、回宿舍写博客,都只是编剧Sorkin根据Mark的一篇博文的合理想象,也包括这部片子的结尾,哦,那个结尾实在太好了——

“当故事结束,我坐在我的电脑前,通过Facebook找到了那个我曾经深深喜欢的女孩子,我一遍遍看着她的头像,犹犹豫豫的加了她为好友,又一遍遍的刷新,期待着她能通过我的好友认证。但最后,我知道我其实什么等待的希望都没有了。她又怎么知道,这个价值6.4 亿美元的网站只是我当时因为她离开我伤心难过而建造的呢?”

但事实上,从Facebook创办前到现在为止,Mark始终在交往同一个女生。

《社交网络》的导演大卫·芬奇说,“我真的不知道任何关于Facebook发家的事儿,我只知道剧本里的这群人。我觉得我了解这些,我对他们非常熟悉。”

而编剧们,则在两本写Facebook的书中,选择了更带劲的那本小说《意外的亿万富翁:Facebook的创立,一个关于性、金钱、天才和背叛的故事》,而不是受到Mark和Facebook高层认可的《Facebook效应》。

但考虑到当事人仍然在世,剧组显然要在戏剧化创作与尊重真实之间找到某种平衡。

剧组把改编好的剧本送给Facebook的高层看,他们最大的意见是关于网络入侵的一些术语被搞错了,同时,大卫·芬奇也坦陈,他没有为Facebook改动任何东西,倒是应美国电影协会要求做了相当大的改动。

当一个擅长影像的导演,加上一个擅长写对白的编剧,还有一大帮扮酷的演员,顺理成章的一部好电影。它很好看,跟真实性不那么有关。

电影完成后,Facebook讨厌这部电影,Mark本人也明确表示拒绝观看这部有损他声誉的电影。但有趣的是,后来Facebook又表示,“为了纪念Facebook那一段剧烈动荡的历史”,公司员工集体去电影院观看了这部电影,Mark在员工的陪伴下,也一块去看了。

Mark Zuck说,“我觉得主题方面这部电影最有趣的地方是,他们把整个电影的框架弄错了。基本上,他们这部电影的框架是,我建立Facebook或者类似的东西是为了能得到女孩或者能进入哈佛的各种社交团体。

“拍这部电影的人对于硅谷人们建造东西动机的理解与事实有很大脱节。他们无法理解,有些人想要建造东西,仅仅是因为他们喜欢这么做。

“我真的觉得,我们只能专注于打造最好的网络,让时光流逝后人们还能记得。”

PS:易中天老师说,任何历史人物都有三种形象:历史形象、文学形象和民间形象。《社交网络》中的众多人物,有着很符合民间愿望的文学形象——就像你身边的BBS达人,他们在现实中通常都无比闷骚。而Facebook的历史形象,我相信肯定是介于《社交网络》与《Facebook效应》中间的一个版本,既不卑鄙,也不崇高。



好长时间没写博客了,大概有两年。这中间发生了很多故事,但我的心还没有老,甚至没有迹象,依然有表达与书写的愿望。

我很爱惜这个博客,就像爱惜自己的名声。关于这个博客,也发生了几件挺有意思的事情。

大约一年半以前,多位好友在校内网转载与分享了《一位哥哥写给他大学妹妹的话》,我以为有人做了跟我同样的事儿,去一看,原来是我写的,太有趣了。最让我意外的是,居然有人把它翻译成了英文——看来我要去拯救美国人民了,厚厚。

头些天跟沫沫吃饭,她说看完我的博客,把关于朱敏那篇转发给一朋友,那位朋友就把校内状态改成了“强大的学习能力+不灭的理想主义”,我问为啥?她说,那是你博客中的一句话啊!我纳闷,那篇文章有那么好吗?她说有。

当晚,我到自己的博客上看了看两年前写的文章,看了两遍,跟沫沫说,确实写得挺好。

杨老师(我恩师)说,“好论文最高的境界是要感动自己”,或许这句话对任何事都适用。

回乡之前,跟老同学田田吃饭。她依然故我,内心热烈而澄净。她说,如果你的言行正向地影响了别人,那是最好的事。她又跟我说起她很欣赏的一位教授,樊富珉,大概说过这样的话,她希望自己年老时看到彩虹,还能有少女时的心境。

因为这些事,我重新开始写博客。欢迎朋友们常来做客。

PS:今天下午整理博客评论的时候,两年了,发现没几条有用的,净是广告。这个社会太浮躁了。越是这样,越要有人去做一些逆潮流的、朴素的、向上生长的事情。我们这代知识分子有这个历史责任。



1.一座城市的夜晚与一座城市的真实

每去一座城市,总喜欢看看它的夜晚。当大幕落下,八小时经济动物的面具被摘下,人们才终于露出生活的素颜,这座城市的真实才浮上水面。

此次去青岛,住在市北,活动在市南。青岛的高档商圈主要是市南的香港中路,而中低档则在市北的台东山路。这种城建规划也将城市的居所与人流自然分开,自组织得相安无事,各取所爱。相比于市南的繁华,市北的美丽更显得容易亲近。我尤爱夜步市北。

或许是因为是生长在大连的缘故,总喜欢把这两座城做做类比。相比于大连,青岛有着更崎岖,也因此而更狭窄的马路,尤其是在市北。车技不好在这里是吃不开的。也正因为这种崎岖,市北的楼更显矮,平房与半高层扎堆,夜生活也来得更轻松、自然。何况这是一座有酒的城市!

我几次夜步都是在晚上十点钟以后了,谢幕之后的台东山路很是悠闲,在路上遇见很多的大狗,我不晓得这里的大型犬怎么会这么多。台东山路是有名的商业街了,直到深夜一二点,这里还是有很多纳凉的人,也不乏二三十岁的青年。这里的躺椅上也会睡着来到这座城市的人们。商业街附件的居民区,热闹着许多烧烤的摊子,一座有海鲜的城,到了晚上更容易是这个样子,烤鱼和蛤蜊都是下酒的好菜。因为青啤,这里的夜总有醉意。

这里的市民生态像极了十年前的大连。那时候,大连也是这样的小摊林立。后来为了整体布局,都被整顿了。只有藏在巷子深处的大连,还有这份容貌。我爱死那份容貌了。

而远望去,青岛就像是一个微醺的少妇,有着容易亲近的美丽与香艳。而大连,则更像是个清丽的少女,有着泼辣利爽的性子。少女的漂亮是青春与装扮,少妇的美丽是生活与经历。大连真的更美,但是青岛更自然,也更厚实,更经得住磨洗。

2. 青岛与大连:城市经济的两种思路

青岛有五朵金花,海尔、海信、澳柯玛,双星,以及青啤,都是量级很大的企业,有些光阴了,制造业主打使得青岛这座品牌之都显得厚重。大企业品牌也使青岛有着较浓的商业气息,大企业背后有着活跃的小企业。此次调研的最后一天,与锡恩的几位领导聊天,锡恩在青岛做得不错,但你知道,一个强调执行力的咨询公司如果能生存得好,可以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这座城是有创业热情的;二是,这些野蛮生长的小企业大多是土豹子。

大连的思路不同,当年的薄熙来政府有两个规划是有远见的。一个是打造旅游城市,十多年之后,08年,大连当选中国最佳旅游城市。另一个是曾经有些无心插柳的软件外包业,十多年来,大连逐渐成为对日软件外包业的主战场。谁能想到,97年,就在大连的服装节日渐唱响全国,万达足球队创造傲人战绩的时候,软件业正在暗流涌动。一个城市建造者的远见,或许就在快人半步,料棋入神。

然而,倾力以软件打造城市新品牌的大连,也在丧失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工业传统。华路、大冷、大显等一批企业正在凋谢,我不晓得一座没有工业的城市,它的未来在哪里?

软件服务业如果没有本地、腹地的服务市场,它的命脉终归是要被掐在别人手里的。更何况,内销不足的日本汽车、电子还要看美国的经济天气。大连的软件外包业,真的有未来吗?我看未必。尽管,《世界是平的》这本书中高度赞扬了大连;08年,温家宝在视察大连时又提出,大连软件外包争创中国第一,世界第一。但我不相信一个保姆行业能做到多大的声响。一个只有服务业精神,缺少创业精神与制造业精神,人才吸引力又相对不足的城市,它的明天在哪里?还不好说。或许我们可以以此窥视:大连又在大兴土木了,它铺设了颇显奢华的木栈道,又进行了历史上最大一起拆迁,这是不是乏力前的逞强?

中国不是印度,大连不是班加罗尔,尽管,它们看起来很像。但愿我在杞人忧天。

3. 青岛制造:离世界级有多远?

海尔、海信都是中国级的企业了,从中国级到世界级这条路怎么走,能不能走好,就是这个国家的未来。我总觉得“做赢不易,做输更难”这话应该反过来,对于早已解决了生存问题的企业,做输的确难,但做赢更难。海尔与海信面临的就是这个问题。

不管资本运作怎么耀眼,轻资产运营如何靓丽,一个地区、乃至国家的功底还是在制造业,制造业最复杂,也最完整,制造业能做好了,其他类产业也不会差到哪去。

但制造业也最苦,最费力不讨好,稍有动摇就会改弦易张。尤其对于像海尔、海信这种量级的企业,已经爬到半山腰了,往下看,山脚下还是很多小散乱弱的企业,无论是用资本清理门户,还是用管理输出激活休克鱼,都很容易把企业的规模与成功放大。但做大与做强毕竟不同,从山底爬到山腰与从山腰爬到山顶,毕竟不同。再往上爬,更多的取决于是否能够抵御诱惑,坚持住工业精神,更进步一步说,是能够坚持得有多深,有多绝决。

海尔是青岛银行的最大股东,海信地产是青岛本地最强势的地产商。多元化牵扯的不止是财务,甚至不止战略,多元化需要考虑得更多,它对企业精神的改变是潜移默化的。

精神气质、文化,这些东西说起来很玄,但信不信由你,真的发生改变了,就后悔不得你了。就像我觉得,大连是从什么时候连本地人才都留不住了,就从人们都开始渐渐觉得,大连是一座适合养老的城市开始的。

遗憾的是,精神气质的养成就像是农业活,真的要靠培育,是要靠精耕细作与细心呵护的。就像庄稼,长起来不容易,开花结果更难,但真要破坏起来,一直都很容易。



王文京不是一个媒体记者喜欢的企业家,他没有“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强势魅力,在这个群情激荡与野蛮生长的时代里,王文京的低调与稳健显得不那么入流。

在媒体圈中,王文京的口碑是出了名的枯燥,《经济观察报》的记者李翔问他,为什么很多记者都认为你很闷,他笑着回答说:“那可能是因为他们总想让我讲故事,可是我又实在不会。”凌志军形容他是“头脑冷静、并且善于保护自己的商人。”在我们对王的采访中,这样的描述被一再验证,他在面对每个问题时都会谨慎作答,从电脑中把文件(例如PPT与Excel表格)调出来给我们看,在言之有物的同时,又小心翼翼的绕过敏感话题。在几乎所有的时间里,他都表现得温润如玉,谦和有礼,只是在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你能隐隐的感觉到这个男人骨子里的坚硬与霸气,在面对大多数提问时,他都会抢先回答:我知道。

吉姆·柯林斯在其著名的《从优秀到卓越》中把经理人能力划分成5个等级,最高级的第5级经理人被界定为:将个人的谦逊品质和职业化的坚定意志相结合,建立持续的卓越业绩。这一定义对王文京完全适用。事实上,在王文京低调处世的背后,他的个人简历与企业业绩华丽得令人咋舌。

这个男人15岁就上了大学,19岁在国务院下属机构做公务员,获得过先进工作者与新长征突击手称号,24岁辞职下海时已是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财务司副科长。他所创办的企业——用友,目前本土最优秀的管理软件厂商,用友旗下的财务软件连续18年市场占有率第一,ERP软件、管理软件连续7年市场占有率第一,在与SAP、Oracle等世界级名企的角力中,用友代表着中国软件企业的尊严。

郭台铭曾说:“阿里山的神木之所以大,4000年前种子掉到土里时就已决定了,决不是4000年后才知道的。”王文京领军下的用友印证了这一点。

早在1988年,当大多数中关村企业选择戴上红帽子,以便享受到国有或者集体单位的资源时,王文京选择了个体户的方式,他认为,产权关系是企业治理的核心,只有个体工商户在法律上产权关系最明晰,这为企业日后的发展规避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王文京在用友初创时就把“发展民族软件产业,推进中国管理现代化”确立为自己的使命,并确定了“自主研发,自有品牌”的发展方针。即便在20年后的今天,王文京的这种认识仍然显得掷地有声,更令人钦敬的是,王把这种理念扎扎实实的贯彻了20年,“持续创新,均衡发展”已经成为这家公司的文化基因。同时,这个低调的男人又有着令人匪夷所思的市场嗅觉,从财务软件,到ERP软件,再到管理软件,在每一个需要变革的时点上,王文京都做出了一次次正确的决定,等别人晃过神来的时候,他早已摇摇领先。

2008年,用友将“客户经营”确立为新的商业模式,以区别于之前的“产品经营”与“解决方案”,表面上,这样的提法丝毫不激动人心,但是,一系列变化已经暗流涌动,当下一轮行业增长波到来的时候,人们才能意识到用友早已先机而动,几成决堤之势。

王文京身上有一种迷人的神秘气息,你可以离他很近,但仍然对他一无所知。他勤奋、克制、谦逊、执着,是一个理性的理想主义者,一个务实的梦想家。在远未成熟的中国商业土壤上,王文京领军的用友代表着一种令人称奇而又慨叹的企业成长方式:能人经济。

事实上,王文京丝毫不枯燥,在内心深处,这个男人是有大趣味的。他的一些见解显得既深且远:商业实质上是人们采用我们称之为“商业”的这样一种更具效率的组织和机制从事和实现着某项社会事业。或许,王文京本人的魅力可以概括为沉雄,在他愿意开放的领域,他是个绝对的王者,并且,是以一种足够亲切,却又难以亲近的方式。



他年轻时有惊世的英俊,年老时,有心碎的沧桑。

他的人生经常都是不幸。年幼时父母离异,继父对他拳脚相加,他也恨母亲,他说,“她背过身去,没有履行对我和弟弟的义务。是她让一切发生的,而且持续了十年。要对付这种自觉渺小和被抛弃的感受,很容易发疯。”他的弟弟死在他的中年,他从此拒绝再和母亲说话。

他年少时逃避生活的方式就是拳击,他在迈阿密第五街体育馆里训练,拳王阿里也是从那里起家的。他16岁时便和中量级拳王路易斯·罗德里古兹打过擂台。然而,两次剧烈的脑震荡却中止了他成为职业拳击手的梦想。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误打误撞地闯进了演艺圈。从此不可收拾。

他年轻时的荣耀天花乱坠。《卫报》评价他说,“他是那时的布拉德·皮特,而且,演技更好。”相信我,这种评论毫不夸张。如果你看过他那漂亮的肌肉与迷人的上嘴唇。而且,他比皮特更硬,他是个性感而又“棘手”的坏小子。每个导演与制片都爱他的天才,也惧怕他的脾气。没办法,他这样的男子不落俗尘。《爱你九周半》的导演阿德里安·莱恩曾说,如果他在拍完《天使之心》后便死掉的话,他会成为又一个詹姆斯·迪恩。

他没有及时死去。他重新回到了拳坛,身手很好,连赢了八场,只差三场便能拿下轻量级冠军,却因为神经问题而退出了比赛。他后来遭受了严重的脑损伤,从此彻底退出了拳坛。那四年,他帅气的鼻子和颧骨被打得稀巴烂,在四次整容手术之后,面目全非,甚至,连他的耳朵都被医生割掉了一些,以用来修复他的面容。他那么丑了,尽管,他还叫米基·洛克。

这岁月,有一种迷人的残酷。他去过地狱,把那张曾经会让天使羞怯的脸,永远地留在了那里。以至于,他像一件活着的伤悲。

英雄陌路,美人迟暮。总有些让人凄凄惨惨戚戚的不忍。他却像“不死鸟”那样以一种决绝的方式涅槃。如果有哪一件艺术品可以被称为不朽、绝伦的话,那就是把一个天才撕得粉碎,然后再让他以自毁的方式,去咬开那刚刚愈合的伤口。

在威尼斯电影节,他出演的《摔跤手》擒得金狮,而他却与最佳男主角失之交臂,只因为两者不可兼得。评委会主席维姆·文德斯对此深表遗憾,他评价:“这部电影里有着真真切切令人心碎的演出,而我说心碎的时候,你知道我在说米基·洛克。”

他也没有拿到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而台上的西恩·潘却不止一次的向他致敬。“米基·洛克卷土重来,他是我的兄弟。”这或许是好莱坞历史上最旗鼓相当的影帝对决,却碰撞出令人嗟叹的惺惺相惜。这世俗,还没有准备好怎样迎接另一位天才,他已经突然而至了。而台下,米基·洛克还是一副谁都不尿的不羁神态。

他或许还在惦念着自己刚刚死去的吉娃娃Loki,就在奥斯卡颁奖的前几天,他说,“与奥斯卡相比,我更愿意Loki活得更久一些。但你知道,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这只活了18年的小母狗陪他渡过生命中的艰难,在他的怀抱中安详睡去,他没有别的亲人了,甚至一度,他潦倒到连这只小小的吉娃娃都养活不起。

布鲁斯·斯普林斯汀在为《摔跤手》写的主题曲中唱道,“你有没有见过一条腿的人想要自由起舞?如果你见过他,就等于见过了我。”

就像米基·洛克站在摔跤台上,对着所有的人说:如果你过分透支体力,你就得付出代价。在这样的生活中,你会失去所爱的一切,所有爱你的一切。我现在听力大不如前,我会健忘,我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帅气。但我依然站在这里,我还是那个“大锤”。

命运很强悍,逃不开,躲不过。岁月像粗粝的砂纸,把男人的心与脸次次刮破,以至于长出层层老茧,再不复年轻时的光泽。到最后,他丝毫不美,却有着令人动容的沧桑。



淇淇,我也很想你。我听到你声音的刹那,如此温暖。你在那边一下子就哭了,你说,“我再也遇不到你这样的师兄了,那时候我没有好好珍惜你。”我的泪一下子就来了。

在夜深的时候,我想,如果没有遇见你,我真不知道自己会长成一个什么模样。

你知道吗,男人总会因为一份责任感而变得勇敢坚强,尤其这份责任感与那些美丽的女人有关——当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成了师兄,竟然有如此可爱的师妹开始唤我师兄的时候,你知道吗,我的心都开花了。那就是你。此生第一个唤我师兄的人,是你。我却习惯喊你妹子,我们来自同乡,而又学业相同;但你更习惯唤我师兄。我还记得,你有一次解释说,此生你有很多的哥哥,但只有一个师兄。而对你,我又何尝不是呢。

那时候,我们的青春多美啊。尽管事后回忆起来,总觉得傻里傻气——我犯过多少次傻啊,说了多少自己也似懂非懂的话啊。但我一点都不后悔——更多时候我们付出,并不是为了什么,只是愿意交付真心——我万万没有料想,在若干年之后,竟然还会有一个更傻里傻气的师妹,说她最想念的人竟然是我——我靠!我觉得自己赚大发了!我这辈子都值了!哈哈!

——但淇淇啊,我多庆幸到最后你没有听我的话呀!我就那样痴痴地看着你,从一个稚气的小女孩出落得端庄秀丽--在我所有相知的女子中,你是最执着的那位--你的步态多么优雅,从台北,到香港,到美国。我何其欣慰啊,你就那样真切的实现了自己当初的梦。

淇淇,你对生活有太多的热望,但很多时候,身边的人都会不解,只因为你才更爱生活。

淇淇,你应该高兴才对啊,一个人如果在年轻的时候都不能为自己的理想犯一次傻,那么,当他岁月回眸的的时候,他的一生该是何其苍白啊。

淇淇,你在美国吃苦了,师兄真的很心疼。但我相信,不出几年你就为自己当初的执着叫好。做成一件事真的不在于选择,而在于执着。很多人这一辈子都成不了大格局,并不是因为看不透,而是因为忍不过。伟大如果只有一种修行的话,那就是煎熬。不管怎么样,困难总会过去的。从结果看问题,恰似知彼知己,向死而生,反倒容易释然了,妹妹,去享受那段过程吧。

淇淇,在我的记忆深处长存着一部电影,《坏孩子的天空》,它陪我度过最难熬的那段岁月,到末了,一个坏孩子说:我们完蛋了吗?另一个说,我们还没开始呢。

别让自己最初的理想跑远,那才是你快乐的本源。淇淇,我们的青春才刚刚开始,它过去那么美,只因为未来会盛开得更加明艳。

但愿你幸福,那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分页共20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