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读了和君一届钟昌震师兄的一篇小文《上海,春晓》,有这样一段话:
 
“真正社会学的东西,一成不变的少,不确定性的多,逻辑上行得通事情往往最后走不成,用西蒙的话说,牛有牛的计划,人有人的计划,牛顽固的执行自己的计划,让人的计划落空。”
 
后半句话对许多人或许有些费解,但对我很熟悉,这是包政老师在《组织行为学》课上讲过的一个故事,引自赫伯特·西蒙的自传《我生活的种种模式》,大概说的如下:
 
他父亲的某位朋友,计划做一个养牛的生意,让牛吃一种草,长得快,这个方案在实验室里执行得很好,但是到了真实世界中,这种牛什么杂草都吃,就是不吃这种草。所以,包政老师说,西蒙在书中写了这样一段俏皮的话:牛有牛的计划,人有人的计划,牛顽固的执行自己的计划,让人的计划落空。
 
我听完包政老师的这个故事,专门去找了西蒙的这本书,我发现,西蒙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那句俏皮话,多半是包政老师自己想出来的,也许是他读书时写的感想,多年后,误以为就是西蒙说的了。
 
所以让我惊讶的是,钟昌震师兄在一篇随笔中如此准确的复述了包政老师的这段话,准确到几乎一字不差,所以,他显然是蹭听过包政老师的课了。更进一层推断,考虑到他已经毕业离京将近两年,那么多半只有两种可能,或者是他博闻强识,或者是他做足了功课,当时留下了听课笔记,而且过了这些年,依然能够找得到。
 
因为这种感慨,我又把西蒙的书和包政老师的录音找了出来,又听了一遍,发现,包政老师说,这种牛吃的这种草,它富含蛋白,所以牛吃了就长得很快,但是西蒙的书里却从来没有写到这一点,他仅仅说,这是一种草,俗名叫草庐,学名叫虉草,这个字“虉”读“yi”,四声,我找了好一阵才找到。
 
然后我的兴趣就来了,我本科是学生物的,毕业设计研究的也是一种草,叫大针茅。所以也研究研究这种“虉草”吧,然后一查,发现这种草的确有饲用价值,富含蛋白、脂肪,纤维素含量低。
 
啊……原来包政老师在读西蒙这本书的时候,也做过同样的事情!他研究过了!
 
看来,他们优秀都是有原因的。世上最怕的就是认真二字。每天多结一点善缘,以后写随笔的时候没准儿都会用上。每天多一点钻研精神,长期下来,你就成了“中国第一咨询师”。
 
这两个小发现,让我觉得天空晴朗,心情大好。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