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关注投入与产出的两端,而管理学关注中间的过程。经济学关注“做什么”,而管理学关注“怎么做”。在许多时候,“做什么”的确比“怎么做”更重要;但在更多时候,“怎么做”比“做什么”更关键。时至今日,如果你认为全天下只有你知道该做什么,那或者是痴心妄想,或者是愚不可及,或者两者皆是。怎样做得比别人更好,才是克敌制胜的关键,这体现为管理的价值。

经济学喜欢谈要素,体现为Q=f(土地、资本、劳动力),但是这个过程在真实世界中并不天经地义的发生。一个经济体、一个企业的运作过程并不体现为七巧板,并不体现为拼图,而更像是和面。需要有人去推动它,有人去使之成为一个整体,不断的加水与加面,不断的微调,甚至还要带上人的体温,这是一个很费力的过程,有时还费力不讨好,实在不轻松。

管理始终是与人打交道,到了什么时候,企业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群组织。但越是高学历的人,往往越容易忽视这一点。他们有时候会误以为,抄了一家企业的组织制度,就能抄来一家企业的竞争力,人是跟着组织制度跑的,但是错了,爱岗敬业并不自然发生。人是很感性的动物,而且伸缩性还很强,他可以为一个领导抛头颅洒热血,也可以对另一个领导的任何号令都无动于衷,他不接受你,你死给他看都不行。管理始终是与人打交道,因此,需要始终用“人”的思维去考虑问题。

管理体现为一种理念的贯透,才能使人群组织形成相类似的认知假设,并最终体现在行为层面的整齐划一。从这个角度来看,管理又体现为一种说服。然而,人上百,形形色色,怎样使一个人群组织接受一个企业的管理理念,只能依靠常识。但常识并不简单,你会发现,让你恍然大悟的所有问题,都只是常识,这还说明,你曾经以为的常识经常是错的。从这个角度来讲,管理学就是把理论变成常识。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