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些天崔健又在工体开个唱了,小柔去看了,我先前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儿,早知道应该撒丫子奔去北京啊。谁让他是崔健呢!22年了!崔健又站在了那个“时代的晚上”,扯开那把老嗓子干嚎起来了。

我觉得崔健的“晚上”和几年前罗大佑的“围炉”差不多都是一个意思。真正被感动的还是那些个旧人,那些当年在《一块红布》、《花房姑娘》的歌声里热泪盈眶的年轻人。他们现在已经老了,而这样的演唱会,正好让他们追念起从前的故事,那些未尽的理想、乱七八糟的忧伤和追了也没追上的姑娘。再想想现在混乱不堪的中年生活,继而感动得稀里哗啦,鼻涕眼泪一大把。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

或许我这么说有点刻薄。但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再听老崔的歌,已经没有当年的味道了,多少会有点误读。就像在任何失败的时候听《一无所有》,总有点儿励志歌曲的味道。我就是这么被打动的。但崔健的牛逼之处并不在于此,作为当代中国一根极为敏感的神经,崔健的牛逼之处在于他能把自己的个人情感放在一个时代的大背景下去写,去唱,而一切又来得自然而然。这样的歌者,就像是时代下了一场大雨,呼呼啦啦长起来的野草。他的根扎在时代的泥土中,生命却都是自己的。所以崔健的歌才会感人,你从近处听,都是些个人体验;从远处听,却都是时代的回响。

以前听崔健的那拨人,多半感动的是自己在历史潮波中同样的身不由己。而现在听崔健的小青年们,一半是在追复古流行的风,一半是在忙不迭的把能误读了都误读了,为了感动而感动。但这种感动一点深度都没有。我们已经错过那个时代了。就像我现在怎样也无法体会,崔健在喊出那句“我曾经问个不休”时的冲动,那种冲动就像是野草发誓要破土而出,那种冲动最接近于一种原始的力量。这种力量的一个侧面写着新生,一个侧面写着大爱。崔健最好的歌都是情歌,那个叫时代的情人,你我都没追上。

PS:我的偶像许知远同学又出新书了,名曰《中国纪事》,是他自2007伊始为FT中文网写的游记的合集 ,大部分文章在网站上都能找到,但我还是想买一本。或许,只是把书捧在手里,才能感受到文字背后的那份庄重感与生命力。就像许知远所说的“这一系列文章,是一种个人经历的陈述,它激起的头脑风暴可能比它提供的清晰分析更多。但它的确是一个年轻知识分子看待自己国家的真实努力”。我想说,许知远的文章从来就不够清晰,也不够睿智与深刻,上本书《我要成为世界的一部分》甚至很混乱,但你的确可以看到,一个年轻的公共知识分子,急于要发出自己的声音的真实努力。



评论

  • “回复:
    关于我为什么喜欢许知远,在博客里都写清楚了,关于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估计你没怎么读过。”

    无语,没说过不喜欢他,只是问问您为什么喜欢。既然写清楚了就行了,没注意看当时。 - -!

     回复 原来那个过路的 说:
    呵呵,每个人的喜好都不同了。我就是很喜欢许知远,在《他为什么许知远》里面写过了。呵呵,新春快乐,欢迎常来做客!
    (2008-02-13 08:40:59)

    原来那个过路的 (http://hi.baidu.com/vanka%5F) 发表于 2008-02-06 16:12:57
  • 许至远。
    只看过《那些忧伤的年轻人》,看了一眼就买了。
    后来好像有一本关于政治的,包装类似,没买。
    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喜欢他。

     回复 过路的 说:
    关于我为什么喜欢许知远,在博客里都写清楚了,关于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估计你没怎么读过。
    (2008-02-06 14:22:32)

    过路的 () 发表于 2008-02-01 18:18:15
  • 我今年是在FT中文网上完完整整看完的了。

     回复 那边 说:
    呵呵,我前几天到北京买下来了,还是许的签名版,挺高兴,呵呵!
    (2008-01-21 16:15:30)

    那边 () 发表于 2008-01-11 18:25:02
  • 新年快乐!
    很久没来了呵呵

     回复 yucca 说:
    呵呵,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欢迎yucca在新的一年常来做客啊!
    (2008-01-09 10:36:40)

    yucca (http://yuccaa.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1-08 19:37:09
  • 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您的文章已被我们推荐至知音频道,请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谢谢关注!

     回复 BlogBus 说:
    感谢BlogBus的推荐,同时感谢BlogBus长久以来提供的服务。:)
    (2008-01-09 10:35:58)

    BlogBus (http://pind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1-08 17:03:5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