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周关注于企业家与公司史,我越来越深刻的体会到三点:1.成功是逼出来的,伟大是熬出来的,成功者在年轻的时候,总是混沌于自己的归宿,在某种程度上,他们都是“打工女皇”吴士宏;2.内心单纯的人应当前途远大,在某种程度上,他们都是许三多,从来没有过精明的成功者,即便是史玉柱,也从来不曾圆滑世故;3.这个世界因为极端而发展,因为调和而完善,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正像软银的孙正义所说的:“我坚信,一切的成功都是缘于一个梦想和毫无根据的自信。”

书。在所有的中国企业家里面,我最欣赏马云。《马云点评创业》尽管是CCTV的商业之作,但仍旧熠熠生辉。我认同王利芬对马云的两点评价:1.他知道自己是谁,要干什么,要到哪里;2.在他的脑子中,手段运用必须服从于目的。马云有着浙商骨子里的聪明,但难得可贵的是,他聪明得冷静而又克制。他知道精明只能带来小胜,而诚信才能换来大赢,而这两者之间的桥梁,必须依靠稳健的管理。《经济学人》这样评价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该公司最大的财富也许就是他的创始人马云,马云在公众眼中是个有魅力善言辞并懂得利用媒体的人。他拥有大胆的想法,怀有巨大的市场目标,以及对商业的敏感,这都使他吸引了人们众多的眼球。”题外话,这本专业杂志在三十年前就准确预言了当今的“中国制造”问题。

我最喜欢马云的三个创业观点:1.必须先去了解市场和客户的需求,然后再去找相关的技术解决方案,这样成功的可能性才会更大。关于这个问题,我曾和吾师杨斌做过探讨,企业在早年往往是资源外生论的,也就是关注于“该去做什么”,而在步入成熟期之后,则应该转向资源内生论,也就是“能去做什么”,但中国企业的寿命普遍太短。2.我建议所有的创业者都应该多花点时间,去学习别人是怎么失败的,因为成功的原因有千千万万,失败的原因就一两个点。我总是认为,管理学只是在教会我们“不要去做什么”,而对于“要去做什么”,它也同样一无所知,我有些怀疑咨询公司的价值,它们可以诊病,但真的能开出药方吗?3.男人的胸怀是委屈撑大的,多一点委屈,少一些脾气,你会更快乐。

除此,读了时下红得发紫的《杜拉拉升职记》,意料之中的愉快好读,意料之中的缺乏深度。我觉得《杜拉拉升职记》的流行更像是一个社会现象。在厌倦了诸如《谁动了我的奶酪》、《水煮三国》之类的管理寓言之后,更加身临其境的企业小说的迅速窜红,变得顺利成章。这是商业发展宏观景气下的产物。从最初的企业家传记、例如《艾柯卡自传》;到后来的德鲁克、科特勒式的经典迷恋;再到全民范围的重商主义倾向的肆意泛滥,奶酪、富爸爸、加西亚们引爆流行,一时间鱼龙混杂;而在落尽尘埃之后,更加注重客观分析的财经类图书、报刊异军突起;稍后几年,企业小说开始抬头,以更加亲民的身份进入普通大众的视野。企业小说的流行,只是商业文化发展到今天的必然。

从《逃离外企》、到《输赢》、到《圈子圈套》,再到《杜拉拉升职记》,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70年代的白领们在职场生存中的美丽与哀愁,他们以自身的经历现身说法,他们因为碰壁、创痛而体会得更深,他们的笔触因为亲历而温情款款,因为泪水而冷峻无情,因为反思而富于哲理。《杜拉拉升职记》至少可以告诉我们这样几点:1.在搞清楚游戏规则之前,温顺的执行力是晋升的关键;2.尽可能地让你的老板做选择题,而不是简答题,沟通简洁明确,你先给他方便,他才能给你方便;3.与其人岗匹配,不如老板匹配,这才是胜任力的关键,越早与你的上司“建立一致性”越好;4.10% 的知识从培训课程中来,20% 来自于向有经验者的学习,剩下的70% 都来自于 on job trainning(实践中学习),你要足够认真,懂得利用资源,还要学得快,态度诚恳。

音乐。他的音乐不属于今天,他的音乐是昨日的。在海子的诗歌里栖居过,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校园民谣徜徉过,在尹吾的诗意歌声里驻留过,在郁冬的低吟中浅唱过,在优客李林的高音中飞扬过。然而,他都错过了。至少,他也应该赶上那个时代的末班车,朴树,水木年华……他毕竟不是老狼,他没有怀旧的本钱;他也不是陈绮贞,没有小情调的讨巧。他的音乐是很厚、很重的东西,即便是低低的、慢慢的、简简单单的唱出来,也有大块大块的东西砸在听者的心里,封印在记忆的深处,在某个孤独的夜里,突然毫无准备的从心里钻出来,把你感动得,疼得死去活来。他是钟立风。

他是诗意、生活、人文。他的音乐很真,很用心,很难得的朴素干净。他是在欧洲电影奶水中泡大的孩子,知觉上全是形容词,念旧、伤感、苦闷、情绪化,注脚只有一个:理想。他是值得庆幸的,他写得一手好字、好词,他可以把自己的感受诉诸于文字,尽管是那么感性。而他也是不幸的,他的词比他的音乐好太多了。他的词那么美丽,而曲子却那么干燥,很多时候,他必须依靠嗓音的唱和,啊啊,啦啦,弥补旋律上的不足。这样不幸的歌手,以前也曾有过:黄舒骏。他与罗大佑是同时代的歌手,他的词甚至比后者写得还要好,但因为旋律的不足,而被更多的人所遗忘。

但更加遗憾的是,钟立风写不出《未央歌》那样大气而又温情的音乐,悠悠岁月几十年,尽在一歌一曲;也没有《雁渡寒潭》般的惊世才华,在历史面前一咏三叹。他的《在路旁》、《吻》、《再见了,最爱的人》,的确是过人之作,但却跳不出校园的小格局。他的音乐很纯真,但却远远还没有成年。他还在唱麦田、妈妈、毛主席像章,像个荷尔蒙分泌过剩的青春期少年那样恣意着:不要留我陪你过夜。拜托啊,李皖早就不写乐评了,王小峰已经带三个表了。伯格曼去世了,欧洲人文也已散场了,钟立风,你是不是也该断奶了。

电视。看完《赢在中国》第一季,我只有一个感受,用吴晓波的话说就是:“这个时代,没有对错之分,只有生生不息的生长。”有几位选手非常难忘:1.周谨,这个女人有一张太亲和的脸与一颗太精明的心,从她身上我学到的最多:a. 在失败的时候,仍然要去争;b. 只有开除过员工,CEO 才能真正成熟。但随着比赛的进行,我对她的喜爱越来越少,敬畏越来越多。商业在本质上毕竟是冷血的,周谨成熟了,也失去了原本女人的可爱。2.浦滨,有性格的人是讨人喜欢的,但他注定做不了大格局,尽管他身上苦行僧般的操守令我肃然起敬,但是质刚易碎。3.周宇,他身上有着很鲜明的 Street Smart,是只土狼,能够咬着牙做事,又是只土鳖的,从不缺乏实践能力,他从一开始就走上了本土化发展的良性轨道,但至少缺乏三点:资本社会化、公司专业化、经理人职业化。从他的身上,能够看到民营企业的缩影与通病。4.宋文明,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胜出,但又的确在情理之中,他比任春雷老练多了,甚至比许怀哲还要聪明。他会藏着自己的锐气,而又做到不可或缺。他是那类内敛锋芒的代表。

我欣赏《赢在中国》的商业实战环节,成王败寇的理性对抗,从此处的设计,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个成熟的CEO至少需要哪些方面的素质:1.泰康人寿销售,推销保险;2.蒙牛营销,宣传造势,赢得媒体;3.长城葡萄酒促销,卖场经验,消费者心理学;4.联通世界风路演推广,品牌策划;5.好记星英语学习产品设计,市场调研;6.UT斯达康手机网络广告策划,广告创意;7.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募捐活动,整合社会资源。有两点思维模式值得汲取:1.自己做,还是借用外力;2.分析任务,订立目标,做好分工,控制流程,不断反思,继续改进。此外,我欣赏许怀哲的那句话:“比赛还没有结束,我就有机会。”

讲座。听讲座就是与有智慧的人触膝谈心。近期两场讲座令我印象深刻:1.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2.双星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汪海。先说前者,袁岳现在的身份更像是其公司业务的首席推销员,他是个兴趣点极其广泛的家伙,精于人际交往甚于业务专能,因此他讲的东西也比较江湖,概括起来有几点:1.学会点菜,在适当的场合主动点菜,至少研究四种菜系的口味、精品菜,赢得上司欢心;2.学会写公函,发邮件,留便条,用规范而职业的方式展现自身素质;3.主动结识陌生人,并学会利用自己的社会资本,整合他人资源,在毕业前找到三位良师益友;4.但不要带有太强的企图心,给别人足够的安全感与欣赏度。此外,他的三个观点与我相似,甚为喜欢:1.所谓有知识,就是比其他人更善于总结;2.屁大的事情讲出天大的道理,天大的事情讲出屁大的道理,这人才有情趣;3.在任何场合,打瞌睡的人是最没有出息的。

再说汪海。这个67多岁的老人做了34年的厂长书记,是硕果仅存的中国第一代企业家。他自幼做过儿童团团长,年轻时打过越南战争,出身根正苗红,官至中将,在国营企业里做了一辈子的领导,改革开放激荡30年,起起伏伏数番剧变,他到现在还活着。他说自己是“神仙帮忙,领导支持,群众欢迎”,但以我看来,他身上最可贵的地方在于能够以极其简单、实用的中国式方式处理问题,即便是土气的、低俗的:1.用“小哥”管理治安,以毒攻毒,以邪制邪;2.用“活菩萨”管制偷窃,把“佛文化”用于企业管理。他很实在,总是说“干好产品质量就是最大的积德行善”;他在关键时刻也敢拍政府的桌子,山东人的胆气、虎气几十年不坠;他很有民族精神,在工厂里面树岳飞像、林则徐像,下面还跪着秦桧与八国小鬼;他思想先进,在讲座的最后,毅然呼吁青年学子、MBA 们“继承优秀的,吸收先进的,创造自己的”。或许正是这些,使他成为了仅有的幸存者。

闲暇。走进“悦读时光”租书,看到了新一期的《环球银幕》,我看了看,又放下了。两年了,唯一一次例外。我发现,我对电影的热情越来越少了,《死亡幻觉》看了几次,迟迟没有看完。上周末过生日,收到雯雯的短信,她说,愿我保有纯真而淡定的心,在和商业打交道的同时,可以用书籍、音乐、电影,保持内心的富足。雯雯是懂我的人。但我知道,我离那个世界越来越远了。三天前,跟吾师杨斌聊天,他给我提了两点建议:1.少看电影,多关注商业;2.少写感性的东西,多锤炼质朴的语言。

很多时候跟吾师杨斌聊天都会感到莫名其妙的沮丧:许多我好不容易琢磨出来的牛逼想法,他早就想到了,而且更加严密、完整;许多我打算去做的事情,他早就做过了,而且形成了习惯。吾师杨斌最崇尚的是:本质性思考,整体性思考,动态性思考。他说以这样的思考方式从不同维度看待问题,往往会殊途同归。我知道自己离那样的境界远甚,但我自信“困难无其数,从来没动摇”。我欣赏这样的亮剑精神:两位剑客狭路相逢,哪怕对方是天下第一高手,哪怕明知会血溅当场,你也要毅然亮剑!

PS:近三周关注三档电视节目:波士堂、头脑风暴、心理访谈;蹭了五门其他专业的课,戚安邦老师的课比较带劲,有个感想:以 MBA 的标准要求自己;参观了两家公司,CTS & LG,最深的体会是:世界工厂是个莫大的贬义词,写着 china shipping 的集装箱全是讽刺;参与了三场就业经验交流会,有两点收获:1.一个人只有一个命运;2.《从无领到白领》这本书写得非常精到;担任了企业文化节模拟招聘的面试官,面试了30个小朋友,万科HR 的几个观点比较靠谱;迷上了《Heroes》,还差几集看完;顺道把自己24岁的生日过了,烧包了,养了两只小乌龟;从朋友那里得到了几点劝诫,我会努力改正的,为你而改变;www 劳斯的观点牛逼啊,哲学是终极的学问;知道自己下阶段应该做什么了,开始专心阅读几份财经刊物,几本教科书,思考几个主题。



评论

  •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评论过浦滨这个人,总结是四个字:质刚易碎。英雄所见略同啊

    doris0902 (http://?) 发表于 2009-07-22 22:30:25
  • 推荐《一个外企女白领的日记》

    游客 () 发表于 2008-12-24 11:03:22
  • 第一季我看的是直播,其实一开始就觉得宋文明能胜出,能曲能伸而且一直运气不错,卡卡西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任春雷是不是那个个头不高的人呐?很有些性情中人的意思,蛮可爱;不太喜欢那个女选手,因为始终不觉得女人应该那么理智甚至精明,她的隐忍示弱更具策略性,而不是天然的流露。那些点评更是听得一愣一愣的,醍醐灌顶一般。

     回复 Helle 说:
    天天来了。我想天天了,我等你回来。嗯,还可以和你在南开至少共度一年时光,不会孤单了,呵呵。:)
    (2008-04-28 03:15:43)

    Helle () 发表于 2008-04-26 22:35:41
  • 您的文章总是让人相见恨晚,小弟我再次手痒难耐——转载到大学生创业项目网,望您允许!谢谢!

     回复 大学生创业项目 说:
    呵呵,我刚刚看了你的网站,佩服佩服,做得很棒。PS:有点搞不懂你的留言到底是广告,还是真的...
    (2008-04-28 03:13:25)

    大学生创业项目 (http://www.xyzlove.com) 发表于 2008-04-26 11:39:23
  • 啊啊,对电影上,现在我有同感,电影是太需要心力也太耗费心力的东西

    这句很赞,"尽可能地让你的老板做选择题,而不是简答题,沟通简洁明确,你先给他方便,他才能给你方便"

     回复 小脏 说:
    小脏又是首发呀!最近都没有怎么看电影。一天回来累得半死,就想看看美国大片放松一下,才发现该看的都看得差不多了,完全没有心情看文艺片。呵呵,最近下了几部歌舞片,貌似不错的样子,呵呵,《中央舞台》。:)
    (2008-04-26 00:34:11)

    小脏 () 发表于 2008-04-25 21:14:5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