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导师杨斌教授是一位老派的知识分子,低调而又勤谨。在我的眼中,他是南开大学商学院最有才华的教授,思维之深刻、独到,很少有人能够企及。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凡事不事张扬,从不哗众取宠。在很大程度上,他是一位古板的教授,最大的志趣在于教书育人,且嗜书如命,把阅读、思考当成一种生活方式。尽管在学术上常有惊人之语,但为人却总是谦和有礼,在生活中也时有幽默之语。

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和杨斌老师第一次聊天。当时我开门见山,直接列出了我为什么选他作导师的三大理由。他悠悠然地抽完了一根中华,然后给我开出了一张书单,让我回去好好读读。一年后我深信,这是我跨入商学院之后作出的最正确的一次选择。

在此之后的半年,我时常到他的办公室聊天。后来连杨老师也形成了惯性。见我去了,直接从旁边抽出一把椅子说:“又困惑了?坐下聊聊吧!”现在回想起来,每次聊天都让我受益匪浅,这些谈话的价值甚至超过了我在课上的所学。

我一直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听话的好学生。赶巧的是,一个叛逆的学生遇见了一个很有批判思想的老师——如果一个41岁男人的电脑桌面还放着切·格瓦拉的话,那你就知道他的骨头有多硬了!——但不凑巧的是:这个学生的想法也太多,热衷于思考,习惯于质疑。

我曾经怀疑过杨老师开出的书单,这张书单上有畅销书,有学术专著,有人物传记,有媒体报导,甚至还有企业小说,唯独没有一本正儿八经的教科书。有些作者如雷灌耳,有些却也闻所未闻。我不禁怀疑:这张书单真的有用吗?它的权威性究竟有多大?

对于这些问题,杨老师曾经跟我说:学习商科是学习一组逻辑;你千万不要读教科书,真正的思想精华只能从其他的书籍中汲取,哪怕你最后没有形成自己的思维框架,那也比盲目盗用其他人的要强得多。遗憾的是,他的这些谆谆教导,我用了一年时间才最终感悟。或许,我也应该学着许三多的样子说:杨老师,我是不是可笨呢?

爱因斯坦有句名言:把学到的东西忘掉,剩下的就是教育。我现在想,即便我把所有的理论、大师统统忘掉,也还会清楚地记得杨老师的思维体系。我把它概括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真的吗?为什么吗?这是一种批判式思维的思维习惯,其直接延伸为悖论式思考。第二个层次是:5W1H,甚至在此之后再问一遍5W1H,可以说,任何难题都架不住这种全方位、多角度的连续拷问。第一个层次与第二个层次放到一起,最容易出现的思维越界是比较式思考。而第三个层次是:整体性思考、本质性思考、动态性思考。这三个维度完美的整合了宏观、中观、微观,以及空间结构与时间结构,是一组放之四海皆准的思维工具。

但是其中的内在逻辑必须要靠自己去感悟,去一层一层地打通,内化为自己的知识体系。有一天,我终于读懂了杨老师书单中的内在逻辑,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是《黑客帝国》中 Neo 终于看清了 Matrix 的代码本质,我发现这张书单上的所有书籍都可以归为三个层面:战略结构层面的经营思路,资源秉赋层面的内在差异,以及动态发展层面的不均衡动力。在我的观念里,这打通了一家公司得以维系、进化的所有内在逻辑。

直到前段时间,我终于搞清楚了杨老师蔚为推崇的伊丹敬之、彭罗斯,甚至是特纳、加护野忠男,都是不折不扣的大师量级的学者。他们的学说就像是埋藏在海边沙滩中的珍珠,很多人看到了礁石,捡到了鹅卵石,但只有细心地刨开表面的这层土,才能拾到真正的珍珠。在某种程度上,吾师杨斌和这些安心治学的学者是一类人。

PS:天羽就要离开了南开了。今天晚上,我们邂逅了一只很瘦、很邋遢的流浪狗,喂了它半根火腿肠,追了它好半天,后天发现它很可能是一个漂亮女人的家宠,这个女人真是既美丽又邪恶。我们在绿天寿司度过了一个晚上,谈了些乱七八糟的。在五宿门前告别,彼此挥了很多次手。送走了天羽,我即将搬回本部,开始我的研二生活,但我总觉得,我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那些朋友,已经远走。这个空空的园子里,没有几个人再唤我“麦田”。



评论

  • 留意到最后一句话.....麦田,这个名字永远比你真名更令人感到熟悉亲切,呵呵

     回复 becky 说:
    呜呜,都是因为名字起得太拗口。大四的时候还有人问我:你不是姓麦吗?
    (2008-08-05 18:59:02)

    becky () 发表于 2008-08-02 17:51:44
  • 在汽车上坐了九个小时,看到大片的麦田,才知道原来麦田也有一份守望,如你,如大家。。

     回复 木一 说:
    哇!好美的流言,呵呵,我的笔名多半是因为《麦田里的守望者》。:)
    (2008-07-16 16:35:07)

    木一 () 发表于 2008-07-14 11:26:23
  • 一直在关注着你的文章,很赞。
    冒昧地请求一下,可否将书单公开,也让我们能有一个受大师指点的机会呢?

     回复 Wataru 说:
    呵呵,抱歉,书单是不会公布的,呵呵,欢迎常来做客。:)
    (2008-07-16 16:24:32)

    Wataru () 发表于 2008-07-13 23:37:01
  • 不错的书单!从来没人给我摆出一张书单。我到是喜欢捧着国外教材的中译本,那种大开张的,厚厚的。

     回复 陌生人 说:
    呵呵,那也不错哦,呵呵,开卷有益,看书就是好事情。:)
    (2008-07-16 16:20:02)

    陌生人 () 发表于 2008-07-12 10:38:12
  • 大学能遇到这样的好老师真是幸福

     回复 澜 说:
    嘿嘿,谢谢,我也觉得挺幸运的。嘿嘿。
    (2008-07-16 16:19:28)

    () 发表于 2008-07-11 13:10:2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