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神神道道的科幻片,最早着迷的是《黑客帝国》:质疑自己到底是一段电脑程序,还是真实的存在?恍惚了好长时间。我迷恋这种恍惚感,庄生梦蝶。后来发现,《黑客帝国》放在这类时空交错、现实与梦境纠结的片子中,并算不上高明,只能说是最绚丽的一部。

之所以爱看电影,归根结底,是一种出于对生命完整性的渴求。那么,灵魂出窍的体验无疑是最爽的一种。惊悚、悬疑、科幻、哲学、心理,我喜欢的电影就是这种调调。最好是,它不要那么干净,如同吸毒,白粉,那是后现代气质的,只有大麻、鸦片才够得上经典,历久弥新。最好,还要有点血,或者很多血。还有暴力,刺激。

《eXistenZ》正是这样的影片,来自柯南伯格,1999年的作品。但放在柯南伯格所有的影片中,它更像是《变蝇人》的延续,从主题到风格,与《撞车》有一点点的相像,纠缠在金属、肉体、意识之间的神秘体验,气氛是一如既往的诡异、迷离、只是少了一点点性感。和他后来《暴力史》、《东方的承诺》中的男性、政治主题相比,相差很远。

从片名就可以看出,这是一部拷问“存在”,这一哲学命题的影片,只不过它借用的表达形式是电脑游戏:你的生活究竟是不是只是一段游戏场景?你自己究竟是不是只是一个游戏人物?尤其是出现了 Second Life 这样的游戏之后,现实与虚拟世界之间的界限进一步模糊,柯南伯格的这种拷问变得更具意义,令人心生寒气。

但其实,这部片子的很多想法并不新鲜。从脊柱插进管子连入主机的想法,在押井守的《攻壳机动队》里已经见识过了。从结构上说,《eXistenZ》像极了《十三阶梯》,套层结构,就像剥洋葱,不知道剥到里面的哪一层,才能走出虚拟世界,看见真的现实。好在他在结尾的地方留了一手:我们还在游戏里吗?以疑问结尾,没有答案的答案。在结构上,《eXistenZ》和《十三阶梯》的差别,就像是《K-PAX》之于《这个男人来自地球》。从风格上来说,他继承了《银翼杀手》的衰颓,以及特里·吉列姆的那种脏科幻的调调,与《十二猴子》有几分相似。尤其是延续了柯南伯格本人《变蝇人》里的那种,好像粘连着生物体体液的糜烂、腐臭的气息,转基因的生物,变态,解剖,血肉。这种很有几分恶心的化妆处理对于柯南伯格来说,似乎驾轻就熟。

电影深不深刻与好不好看,完全是两个概念。好在,《eXistenZ》给我带来了强烈的观影快感。看得出来,这部片子是很有企图心的,但柯南伯格夹杂了他太多的想法,反倒有些过犹不及了。这部片子的男主角是漫画感很强的裘德·洛,在2年之后,他出演了斯皮尔伯格的《A.I.》。其实基奴·里维斯出演 Neo 也不是第一次触电,在4年前,他出演过一部很小众的科幻片《Johnny Mnemonic》,也是类似的主题,虚幻空间的子民。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