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是“是与非”。该坚持什么,该放弃什么,必须做出选择,心中得有一把尺,一杆秤,一套至高无上的道德准则。这时候做人才清楚,活得才明白。

听曾仕强的讲座,唯独听出一个“不分是非”来。中国人是最讲三分法的,远不是什么非黑即白,反倒是有一个很可以操作的灰色地带。看看我们的太极图就知道了,黑白之间是一条温柔的曲线,是是非非没有那么分明的界限。我们最讲求变通,但也因此最混乱。在许多大是大非的当口,我们往往会采取这样的哲学:莫衷一是,模棱两可,不置可否。走得稍微不慎,就是左右逢源,见风使舵,明里一把火,暗里一把刀。

我认为事情在开始的时候,是非对错一定简单明了,历史太长,就有了是是非非,然后就说不清楚了,是非不明了。这有点像柏杨所说的酱缸文化。而我们反倒觉得这样才聪明,还总结出了一套《厚黑学》。你要是正义感太强,做人太执着,别人怎么评价你?不成熟,太幼稚。但我认为这套东西很恶心。

我们成熟到有太多的信仰,然后就没了信仰。更麻烦的是,我们明明没有信仰,还要偏偏去入一个党。你说我们的是非观念在哪里?而我们却很习惯。最好的中国人往往不那么像中国人,他们可能不信教,也不入党,但是他们有一套至高无上的处世准则,所以光明磊落。

第二个是“目的与手段”。要做什么,怎样去做,怎样最有效,怎样最有效率,这是个想问题的思路。如此行事,也最干净利索,简洁高效,脑瓜清楚。

很多时候最大的麻烦就是“手段目的化”。我们的文化很含蓄,办事不是办成了就算,要有很多讲究,讲究“赋比兴”。你看中国文人写文章是个什么德行,正题之前总要啰啰嗦嗦一大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在以前的某个时间点发生过什么类似的故事,然后加上一大段所谓的明喻暗喻。那文采,洋洋洒洒把你侃晕,但掷地有声的观点却少得可怜。到最后,想写什么全都乱了。文人治国是最恐怖的事情,他什么都想却什么都想不出个究竟。

当手段被无限放大的时候,目的到底是什么,早就分不清了。我们可以用制度把人轻易地憋死,用法律去苛责一个好人,也可以用安检把老百姓弄得哭笑不得。到最后怎么个说辞?上面的指示,令出必行。至于目的是什么,谁会在乎?

为什么我们活得累,但活得一点都不快活。因为很多时候我们都要为手段支付成本,而不是直接与目的对话。最近中国人民银行肯定了民间借贷的重要性,制度成本降低了,这道口子终于豁开了。当手段的遮羞布被撕开之后,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样儿,一目了然。

第三个是“权利与义务”。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在我眼里,权利与义务的关系就像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一样的天经地义。投桃报李就是守恒原理,就是人间正义。

曾经有一帮狗屁学者通过一系列狗屁的数学建模,模拟人类的决策博弈,得出一个简单得要命的结论,最好的决策方式就是:一报还一报。很多时候学者充当了这样的角色:现实已经是这样的了,然后他们看看理论上是否行得通。如果什么事情都要数据验证的话,那要我们的逻辑分析能力干什么?那要我们的历史经验干什么?

这个结论很简单,但很多人搞不清楚。别人为你卖命,你享受了权利;反过头来,等别人找你帮忙的时候,你爱搭不理,一丁点义务都不肯付出。甚至说:你卖命是你心甘情愿的啊。所以就有了恩怨。许多夫妻不和,兄弟反目,原因都是如此。

其实权利与义务之间,总有一个默认的交易、契约隐含在其中。即使没有成文,你也必须要遵守。这是天地间第一大法,这是良心。

是非分明的人,活得应该清醒。把目的与手段的关系弄明白的人,处事应该清楚。把权利与义务理顺的人,为人应该清白。

PS:除了这些,我还相信些什么。我还相信人欲高于天理,人文民主重于科学技术,国学甚于西学。我还相信知识分子是最无知、最固执、最自以为是的一群。民智不需要开启,最需要开启见识的,是知识分子自己。



评论

  • 很有道理,语言精僻,很独到的个人见解,学习。

    月盈 () 发表于 2008-11-10 22:28:53
  • 就说了我思想赶不上你吧。。。

     回复 NKFISHER 说:
    承让,这篇文章不是谁都能看得懂的,嘿嘿。你的思想很厉害。
    (2008-08-30 12:05:18)

    NKFISHER () 发表于 2008-08-30 11:10:21
  • 对一些人来说是对的,因为对他们有利,而这有利对另外一些人是错的,因为对他们有害。

    标准是什么呢?道德吗?利益和道德不总是违背的,只是人们看来如此,主观上将道德和利益对立起来。或许这个故事能告诉我们更多http://www.jade99.net/viewthread.php?tid=16733

     回复 竹木刀 说:
    这个故事看过几次了。要分清楚这个故事的用意在哪。这个故事对君王治国是有用的,因为他要解决的问题是社会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是标榜某个人的道德准则,而损害其他人的利益。

    而且,这个故事隐藏的一个前提假设是,大多数人的道德标准显然没有那么崇高,有很多因素是外资利益驱动的,而且这点在短时间内也很难动摇。

    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个外资利益驱动之下的标准是高尚的。孔子也不敢做这样的论断吧!

    对于个人来讲。如果一个知识分子,还要把自己的价值观放得和寻常百姓一样的位置,那你的教化体现在哪里?

    如果全民都像这个楚国人那样,做了好事分文不取,那才是国民整体素质的提高。这一天或许很遥远,但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在这个方向上止步不前。起码的,不意味着一个社会的精英分子都要以寻常人的利益导向为价值标准行事。
    (2008-08-28 22:21:27)

    竹木刀 (http://seekmusic.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8-27 17:44:30
  • 是非,是建立在厉害关系的基础上的。现在流行一句话,欠债不还,天经地义,对农民工的老板尤其适用。

     回复 竹木刀 说:
    “是非是建立在利害关系的基础上的”,我很不同意这个观点,这和见风使舵没有什么差别。在大是大非面前,不需要任何外在条件,没有任何可能妥协,这才是有是非观。
    (2008-08-27 13:02:55)

    竹木刀 (http://seekmusic.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8-27 11:31:59
  • 我有时候就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迷茫

     回复 玛那 说:
    没有信仰的又一个。因为没有原则,所以没有信仰。
    (2008-08-27 13:06:45)

    玛那 (http://peachtao.blogcn.com/index.shtml) 发表于 2008-08-26 11:59:02
  • 活得累,中国有太多的潜规则 玩的好风生水起名利双收,玩的不好家破人亡身败名裂.分辩是非,当置身于特定的环境当中,分辨已不重要,自保已经成了首要任务.目的和手段早已经被他人安排完毕.

     回复 Sumi 说:
    你这种观点代表了很多人。明哲保身,置身事外。最好的中国人要么在国外,要么在监狱。但我更敬佩那些在监狱的中国人。不过我这种观点经常被人嗤笑为幼稚,tnd。
    (2008-08-27 13:06:19)

    Sumi (http://hzc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8-26 09:34:5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