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是一位耐人寻味的企业家。他并不像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商人,而更像是一位社会活动家,喜欢谈论宏观经济、政策走向、社会民生,热衷于商会与公益。冯仑的学问在这个层次的企业家圈子里也是顶呱呱的好的,除了陈东升,很少有他这样懂学问的,一直读到了博士,而且在体制内做过正经研究,用他自己的话说,“说话写字受过专业训练”。

他所创办的万通也很有趣,单论公司实力,万通可能并不那么显眼。但是“万通系”却是中国地产业最令人侧目的群体。早先的6个合伙人,如今都是响当当的老板,其中最出名的是潘石屹与易小迪。从万通先后走出来过40多位老板,冯仑也笑言,万通是有“老板基因”的。

我对冯仑的兴趣从去年年初在猎头公司实习时就开始了,那时候刘彦超在晨会时介绍过一本书叫《野蛮生长》,我才知道地产界还有个叫冯仑的——可见我当时的孤陋了。去年上半年的时候读过一遍,没品出味道;最近重读,才觉得真是好。

依我的看法,一家企业的成长与企业家思想的成熟度密切相关,其思想的成熟度又集中体现在经营哲学上。你看这个企业家能说出多深的话,就知道他的功力到了哪个层次了,以此也能推知他能带出什么样的队伍。“万通系”的队伍好,在一定程度上一定有冯仑的功劳。

我不知道万通六君子分家的时候,冯仑的功力究竟到了哪个段数,但至少在现在看来,他的思想境界已经与柳传志、李东生、张朝阳这些大佬们在一个量级上了。冯仑今年参加过特别多的活动,也因为写了本奇书而曝光率激增——我是他的粉丝,他的什么东西我都是追着看——依我看来,冯仑最主要的哲学思想有两点,与柳传志等人不谋而合。

第一点是不争即争,第二点是守正出奇。第一点说的是管好自己,尤其是管好自己的欲望,“勇于牺牲,敢于胜利”,“伟大是熬出来的”;第二点说的是管好企业,“简单、专注、持久,人生可以得以自由”,先守得住正,才能出得了奇。冯仑的这些言论其实与西方的管理学理论是一脉相承的,比如彭罗斯的《企业成长理论》与柯林斯的《基业长青》。

冯仑还有两点我非常欣赏。第一点是向优秀的人学习,他自己管这叫做“学先进”,在90年代初的时候,冯仑就和王功权两个人跑到深圳万科去跟王石请教,现在还在提“学习万科好榜样”;另一点就是从历史中学习,每次遇到一个难题,冯仑就自己找个地方读历史,从历史中寻找答案。这种智慧很不简单。

我推崇冯仑还因为他特幽默,特好玩。张瑞敏好不好,肯定比冯仑厉害,但是他太正经;冯仑是特逗,讲段子的功夫了得,尤其是荤段子。但是这样的人也注定出不了张瑞敏那般的大格局。冯仑太丰富了。他有许多企业家之外的才能,这是他的魅力所在;但是放在商业圈里,这样的优势也算是另一种不利了。

PS:人民爱看乐子。依我看来,中国企业界如果少了这四位爷,恐怕会少很多乐子。第一个是任正非,他神秘,在某种程度上,看企业家就像看女人,越神秘越性感,越矜持越风骚,任正非露得最多的那次是绝杀李一男,看得人直咽口水;第二个是史玉柱,他太电影了,而且是大开大合的结局,自己却显得无辜,史玉柱在还债的时候接受过很多媒体的采访,我通看下来,觉得许多人都错怪他了,他邪门不假,但人也单纯;第三个是马云,他特卡通,也在一个卡通的世界里玩得风生水起,小嘴儿倍儿伶俐,马云至少说明了一件事,一个商人未见得读过多少书,关键是能从生活中读书悟道,有没有悟性很关键;第四个就是冯仑,他是个“杂种”,读到博士,做到老总,体制内外都混过,学界商界全通吃,有文化,也低俗,前者叫正经,后者叫正常。打个比方,一个30多岁的女人在外面端庄周正,这叫正经;与老公在家里那啥的时候,如狼似虎,这叫正常。正经又正常,这人才好看。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