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心底,有一种悲从中来的忧伤,这种忧伤来自于可望而不可即的理想世界与日益庸俗化的现实生活之间的落差,这种落差让他焦虑,让他忧心忡忡。他的人性深处始终存留着柔软和温情的一面,而没有随着所谓的社会化的成熟而变硬变冷,以至于他始终是个“即使在人群中也倍感孤独”的人。

他自诩为公共知识分子,而这本身也暗示着他已然意识到自己与周遭的疏离和格格不入的窘迫。他无法逃避,而又无所适从,于是,他选择了写作。正像他所说的,写作是他将世界辨别清晰的一种愉快的手段。

但这种写作只能带来思维的乐趣,因为他笔下流淌着的分明是心底无限的忧伤。他一次次地使用引语,并不是简单的与伟大的心灵靠近,更是在无限向往着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可能是古希腊、文艺复兴、五四,也可能仅仅是80年代,它们或许本身并不那么美好,但因为“逝去”而变得诗意盎然,并且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些。

这个处在社会巨变中的年轻人本能似的对过去、传统抱有无限的眷顾,而对当下的愈益技术化的生存模式产生厌恶和抵触。他潜藏着的深层次的人文关怀让他自觉地肩负起他的社会担当,但,那时候的他显然还太单薄。

他一方面忙不迭地宣告着自己的长大和卓尔不群:一条人文主义的狗;一方面又深深陷入了对过去、往生的无限怀念:燕园的回忆。他“迷失于阅读”,是因为他想从那些曾经和他一样年轻的知识分子身上找到力量和方向,使他不至于那么那么地忧伤,而他终于也如愿以偿地感受到自己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历史使命,那就是:表明一种生活态度,阐述某种道理,甚至规定某种道路,他发出了自己的第一声呐喊:重建象牙塔。

而这一切,也就是他之所以写就了《那些忧伤的年轻人》的原因,也就是他为什么是许知远的原因。甚至,也就是我们为什么是“许知远们”的原因。



评论

  • 路过,看看,祝开心

  • 以前有个新东方的女生,很欣赏她的一个老师,于是在他离开的时候写了文章纪念他,就叫《那些忧伤的年轻人》,原来真的有这本书。。

     回复 飘扬的小米 说:
    是啊,很高兴认识你,嘿嘿,我们已经在QQ上认识了,我这几天实在太忙乱了,欢迎常来这里做客,嘿嘿~
    (2007-05-25 17:42:51)

    飘扬的小米 () 发表于 2007-05-22 18:56:54
  • to jasmine:对你的前一句话,姑且同意,但,每个今人都有前人的影子。对你的后一句话,不同意。70年代中旬的人承担不起这个时代的思维的话,谁承担呢?现在正是70年代人当代的时候。

    林文 (http://prepar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3-30 23:10:30
  • 每个人都无可复制,许知远以及其他个人亦或群体已经越来越无法承载这个时代的思维跳动.

    jasmine (http://jasmine.nklog.org) 发表于 2007-03-30 21:25:10
  • to Bisunny:嗯,刊到报上,是哪家报纸呢?Bisunny是做媒体的朋友?这个当然没问题,也是我的荣幸。但我希望能给我邮寄一份报纸,留作纪念,好吗?:)

    林文 (http://prepar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3-20 08:15:57
  • 林文,你好。我曾买过这本书的首版,喜欢它,也喜欢现在看到的你的读后感受。能否允许我将它刊登在报上?盼回复。(啊,在这里回答我或到我的博上留言都可以的。)谢谢。

    Bisunny (http://xuanxuan98.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3-20 02:28:54
  • to JESS:嘿嘿,留个链接吧,凡是来我这留言的网友我都视为朋友,有博客的,我必订阅之,嘿嘿,我去给你留言~

    林文 (http://prepar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3-19 01:32:39
  • 呵呵~我那裡是個偏僻地方,

    沒什麼好看的啦!!很多時候還沒有人留言呢!

    文筆不好,可不敢獻醜阿...

    如果你去看過一定不會去看第二次的呢!

    JESS () 发表于 2007-03-19 01:27:46
  • to JESS:那边说话很深刻,貌似你说话也挺深刻的呀,嘿嘿,留个博客链接吧~ :)

    林文 (http://prepar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3-18 15:41:13
  • "他的书和他的外表一样不羁,有时候会说出我内心一些要表达但没表达的东西

    但转过身去,你发现,该忘了它"

    ------------------------------------------

    這段話意義很深遠阿!!

    雖然我沒有看過書,但怎有一種與世俗脫軌的惆悵,

    也許人世浮華是醜陋,但我們都是醜陋裡的孺蟲.

    JESS () 发表于 2007-03-18 15:34:52
  • to ppip:过奖了,呵呵,我今天订阅了你的博客,会常常去那里做客的,嘿嘿,也欢迎你常过来呀~ :)

    林文 (http://prepar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3-17 19:36:42
  • 呵呵,真是好文啊……

    ppip (http://www.happysky.org) 发表于 2007-03-17 19:26:14
  • to ggyy:晕菜……你别犯酸,你一犯酸,我就汗毛立正。我这不还没解决个人问题,要培养点个人品位嘛,或着,装也得装得像一点啊,哈哈哈~

    林文 (http://prepar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3-17 10:20:07
  • 每次看完你的文章我就为自己的文笔感到很扭捏,耻是知道了,但是却勇不起来~~哈哈

    ggyy () 发表于 2007-03-17 09:34:50
  • to helle:天天,你就要考GRE了,要好好复习呢,乖~皑皑,我还说你呢,我这就快复试的人了。。。咱们都好好看书哈~

    林文 (http://prepar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3-17 01:58:36
  • 偷偷留言,不让麦田看见 嗯

    helle () 发表于 2007-03-17 01:38:29
  • to cristine:等咱俩都攒攒钱哈,然后去北京好好逛逛,嘿嘿,我要是能争取到研究生公费的话,我把会给我一笔钱的,嘿嘿~

    林文 (http://prepar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3-16 23:08:02
  • to 那边:我还没去过他的那家书店呢,固陋了,嘿嘿,其实我觉得他这人骨子是温和的理想主义,嘿嘿,但他的语言真是好啊,我没有那种语感,绝对的自愧弗如。

    林文 (http://prepar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3-16 23:07:03
  • to luoym:欢迎常来做客啊,我也会常去你那里的,嘿嘿~

    林文 (http://prepar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3-16 23:05:48
  • 嗯,单向街啊~

    cristine () 发表于 2007-03-16 22:58:43
  • 与他的书相比,我更喜欢他的书店,那个让你升起阅读欲望的地方。

    他的书和他的外表一样不羁,有时候会说出我内心一些要表达但没表达的东西

    但转过身去,你发现,该忘了它

    那边 () 发表于 2007-03-16 22:33:33
  • 不错的书评,有启发。

    luoym (http://luoymcit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3-16 21:59:3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