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最近两期的《南开青年报》(以下简称《南青》),说实话,很让人失望,通读下来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文章。问了几个校园媒体的朋友,看法类似,认为《南青》退步了。而且从54期开始,《南青》又增加了四个版面的专刊,名为《青春》,听起来似乎挺靓丽,实则完全报道社团活动,创办也是上级的意思。作为校团委的机关报,《南青》报道一些校园新闻无可厚非,但要拥有自己的声音,保有自己的特色,不要丢了西瓜捡芝麻。所以,比起六个版面的硬新闻,无价值报道,我更痛心疾首的是其它六个版面的功能退化。

当然,这其实是一个事情的两个方面。一共就十来个的责编,才大二,课业还紧张,负责十二个大版,半月刊。怎么能应对得过来?所产生的结果必然是所有版面的质量下降,继而导致的情况极有可能不是热情锐减,就是敷衍了事。

但这实际上并不是不能解决的问题。新增了四个版面,这是团委的决定,相应的稿件任务团委宣传部就有义务解决,起码是一部分。这个想法并不幼稚,因为这不是可不可能的问题,取决于现任主编有多大的能力跟团委谈判,有没有这个魄力;说狠一点,有没有这个手腕;说更挖苦一点,《南开青年报》毕竟还没有更名为《南开校园活动通讯》吧!还配得上“做最优秀的中国学生媒体”的口号吗?

关于这个问题,我跟现任主编邱实聊了一下,尽管他自己会在NKYouth板面上自己发帖说,“切勿在校园活动中迷失新闻价值”,“权责倒置是报社困境的根本原因”,但嘴上还是跟我死活不承认,说什么问题没法解决,该挣的早就挣了。他的这番话更让我怀念起两年前陆宁的真诚、聪明以及不怒自威了。更何况,这些问题除了主编(两个主编,外加个社长,多头领导),其他人也没有改变的可能,而主编放出这些话来,除了牢骚,还能剩下什么?我看没有什么积极作用,除了搞得人心惶惶。

试问,与其不挣是死,为什么不更挣一点?更何况,《南青》连一分钱的稿费都没有。这不免费给人当苦力了,还得紧着陪笑脸吗?

这是客观的方面,问题既然存在,肯定还有其主观的一面。随即我通过网络联系了一下现任的几个责编,实情的确也如此。内部的不团结,或者说面和心不和,才导致办出的这张报纸没有力量,没有激情,而且,责任显然还在于主编,他们中不乏对负责人有意见的。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跟现任主编邱实聊了一下团队建设,说,没有稿费的话,可以多谈点理想的东西,多做点感情的文章。毕竟学生时代,还没有过分看重物质报酬,还有点精神上的追求。参加社团也无非处于两种考虑,一是为了实现想法,二是收获快乐。但出乎我意料的是,邱实立即否定了我这两点幼稚的想法,直接说,参加社团是为了锻炼能力。暂且不提我所说的第一点和他的观点有什么相左。或许,现在大一,大二的孩子们真是在参加每个活动的时候,都想着直接为将来的工作提供帮助了。他们或许很聪明,或许等到了大四才会明白,学业才是正途,修为才是王道,社团经历的那点儿价值实在有限得可怜。

但更让我无法理解的是,邱实在新闻理想方面给予我的否定,说我的想法过于理想化了。在我谈到要用价值观、情感聚拢人心的时候,他说,南青已经长大了——请恕我愚钝,我委实不知道从4000多的发行量到5000多,长了有多大,何况这1000份中起码有900份是废纸,是给研究生、博士生垫桌子用的——这些办法已经过时了,不再是四个版面,四五个责编的时候了——请再恕我愚钝,我的确不明白这和现在十二个版面,十几个责编差了多少,这点儿人就领导不了了吗——并且他说出了让我彻底啼笑皆非并同时触目惊心的八字方略:利益分配,权力制衡。当即,我认为没有任何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末了了,邱实说让我看看他在NKYouth上发过的一个回帖,其实,我早就看过了——我一直有种感觉不吐不快。在南青越做越大的时候,是不是正是我们,正在埋葬先辈们最初的梦想——也就是因为这句话,让我觉得这个主编还有一些执拗的可爱,跟他聊了几个小时,直到深夜两点多。

下了QQ,关灯睡觉,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我在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功利得可怕,或者是我老了,或是他们傻。

然后,我情不自禁地怀念起两年前的那个《南青》,那个可以让我每周盼着阅读的《南青》,那有有着阿缪的BBS闲评,天天的南青观点,晓坤的专题报道,寒晓的风雅南开,以及后来李卓的人物专访,邱祎的文化阅读的《南青》了,还有,属于那个南青人自己的“编辑部的故事”,那么亲切。

然后,我的眼前又出现了一张张鲜活的笑脸,陆宁的、张菊的、杉姐的、张楠的、秋颖的、靳义的、曲石的、段段的、储闻的、小玮的、蕴文的、小雪的、叶子的、周亚的、文倩的、翘铭的、显雄的……然后,想起了那些每天晚上相聚在NKYouth板面一块灌水的岁月;想起了那个我永远都忘不了的在长虹公园吃烧烤的春日;想起了晚上十一点多看见四五个南青责编有说有笑的离开版场的深夜;想起了那个在南开园里掀起“80后作家峰会”、“天津高校媒体论坛”的夏天……还有那些我未曾经历过的,在换届之后,几个主要的责编在马蹄湖边上度过的不眠之夜,据说那天陆宁和张华抽了很多闷烟,他们和晓坤、寒晓她们一样对这个报社依依不舍,后来张华还在博客上写下了感人肺腑的追忆随笔——这些事儿说起来连我这个外人都会动容,都会为这个集体的不再而惋惜不已。

再过段时间,这届南青也要换届了。我不知道他们在退下去之后会不会也有这样的不舍深情,抑或是真像几个大二的责编告诉我的那样,期盼着尽早解脱。我更不知道他们在退下去之后,会不会像我以前那样,生怕走得远的,生分了,在NKYouth上办起《南青内参报》,八卦朋友们的情感故事,会因为陆宁、张华找到了合适的女朋友而欢欣雀跃;会在最忙碌的时候也坚持写下“麦田评南青”,生怕《南青》变味变质了;我不知道他们中会不会有人像李卓那样,在退下去很久也会出任NKYout板的板务,放不下这份依恋,传帮带以后的记者们;我不知道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会不会像我们当初那样情同兄弟姐妹,即使两年后相聚的时候,保有的还是当初的那份情深意长;直至今天,最能交心的还是当初的那些有着共同理想与追求的朋友,他们会吗,会吗——或许是我太过杞人忧天了,或许是太老了,老得只剩下回忆了,还有那些酸不拉唧的感情。

也或许是因为我无聊。是啊,现在的《南青》与我有什么相干?现在的主编们已经早已不识当初的麦田了,他们可比那个叫做麦田的家伙聪明多了。谁会傻到大半夜的跟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小同学畅谈理想呢?他又不给你钱;谁会傻到在更大的半夜里开始追念起当年,姑且聊以自慰,继而神伤,再继而温暖。

是啊,那个我心目中的优雅的《南青》已经不在了。那个黄金般的年代,那个属于我们的年代,那个有理想,有热血,有冲劲的年代,那个志比天高,心存优雅的年代。她或许走了,更或许,长存在我们的心里,长存在我与那时的知交们的感情里,他们是曾经的朋友,现在的,以及未来的。

我跟现在的《南青》说再见,跟心中的《南青》说永远。谨以此文纪念我与南青的情谊。



评论

  • 应该说声抱歉,唉,有些事我也无能为力

     回复 孔雪 说:
    厚厚,也说没你啊。反正,我以后也不操心《南青》了,觉得没啥意义,这帮孩子没啥理想了,太俗了。倒是觉得你们忙社团,忙到头来没有收获足够的快乐和友情,是种遗憾。
    (2007-05-19 01:23:59)

    孔雪 () 发表于 2007-05-18 23:07:30
  • 没有别的意思,总是觉得很多可以正常交流\心态平和的事情,到了熟悉的时候就不能那么舒服了.



    所以,我喜欢把各种环境分开,我的博客只是写给自己看的,没有告诉任何一个朋友,所以,SORRY,不过,很喜欢和你在这里做朋友,如果你不认为我很做作的话.

    dd (http://dd) 发表于 2007-05-07 16:34:34
  • 我现在正在看你的博客,是越来越钦佩你了,呵呵,有些地方挺像的



    不用留我的方式了吧,我以后会定期看你的博客,就用这个名字了吧

     回复 dd 说:
    呵呵,过誉过誉,我刚才还以为是有什么程序弄成了杂乱的评论,竟然是你一篇一篇看完评论的。很开心你能喜欢我的博客,欢迎常来玩~ 我开始一篇一篇的回复。:)
    (2007-05-07 18:27:17)

    dd (http://dd) 发表于 2007-05-07 16:30:47
  • 我是你们学校隔壁天大<<北洋人>>的,看过之后,对现在05级的同感很多,我是属于做事情的,但是,最终一切都要向前走的,很多事情已经不可能回到从前了,楼主自己考虑吧.我曾经在改革的时候对他们说,我绝对支持你们的改革,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让前辈们高兴还是伤痛,但是,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们这样的改革,我永远喜欢的是我们那个时候的人报,喜欢那样肆无忌惮,抱琴行吟,弋钓草野的人报.





    另外,楼主的电影欣赏水平很高呀,能不能给介绍几部呀,就像天津音乐广播的<<唱片收藏家>>的片花所说的一样,有人教你听歌(看电影)是一件很高兴的事

     回复 1 说:
    是啊,我觉得前几年做校园媒体的时候,会有一些单纯的梦想,一些执著的追求,一些热血和一些冲动,还有一点点唯美的情愫。但现在这些东西就似乎荡然无存了,现在的这些孩子也不再在乎这些事情了。

    过誉过誉,只是现在刚刚学着欣赏电影,欢迎交流~ 我在“豆瓣”上的昵称也是“林文”,我刚刚建了一个豆列,叫做“牛逼三部曲”,是我喜欢的一些经典片子,有空的话,不妨看看。其他的,我会在这个博客上慢慢写的。:)

    此外,可否留下您的博客或信箱,交个朋友~ :)
    (2007-05-07 12:01:45)

    1 (http://1) 发表于 2007-05-07 10:22:57
  • 不过毕竟那些孩子们都努力了...

     回复 cristine 说:
    嗯,看怎么想吧。我觉得现在的这帮孩子在混事。自负才高,听不进去意见,同时,又拿住真家伙,没什么可以让人尊敬的地方。
    (2007-05-06 00:06:56)

    cristine () 发表于 2007-05-05 21:29:59
  • 看过后真是挺深有同感的,一个校园媒体想做好真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也可能是就此因为我和一帮朋友还有所谓的新闻理想吧,所以我们准备做份自己的媒体,路途遥远,所以人都向往远方的美好……

     回复 兜兜麦 说:
    是啊,校园媒体总会受很多很多的局限,主要原因是,没经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能坚持办报刊的人才真正有新闻理想,才值得敬重。祝愿你们的媒体能办好,办久。加油~
    (2007-05-05 14:16:08)

    兜兜麦 (http://astonish.yculblog.com/) 发表于 2007-05-05 14:07:5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