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的九月的某天,凌晨四点,我踏上天津卫的地界。丝毫没感觉到土是温热的,只是很冷,火车站附近飘扬着厕所的腐败气息,更让我的心倍感凄凉。当然,更多的是失望,这就是传说中的直辖市吗?此前无论怎样的憧憬都在这臭烘烘的惨淡味道里随风飘散。远处,南开大学迎新处的台子零零星星的几个人,可怜兮兮,没有什么热度,大家都在等待几个小时后开往本部的大巴。近处,同行的杨红霞正在埋怨父母不能多在天津陪她几天。

三个多小时之后,在本部,我认识了一个瘦子和一个胖子,郭宇和孙捷,他俩那时候都很乖巧,谨慎地窝在父母堆儿里,礼貌地问好,他俩后来都成了我的好友,这也是我在南开最先认识的两个家伙。半个小时之后,我认识了宁振飞,半天之内,我认识了姚长福、于帅、栾鑫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人等,两天之内,我又主要认识了我们宿舍的其他五个哥们儿,池友键、郭鉴、方宇平、郭文斌、曹建谱。那时候,我们都很小孩,你可以想象,这六个傻乎乎的家伙心不在焉在看着恶心的迎新手册和过期的杂志,同时用眼角余光仔细地打量着同寝的诸君,又不怎么好意思搭腔的样子是怎样的矫情?尴尬之后,不知道谁喊了嗓子:我们打扑克吧?转瞬之间便得到心照不宣的应和。你就可以明白我此前的推测所言非虚了。三天之后,我以彪悍的北方人性格光着膀子熟练地在走廊里走来走去,根本没有为自己过早腐败的肚子脸红羞赧的意思,此举每每引起其他小孩的侧目。

说起南开这所大学,初来的感觉并不匝地,进了校门之后的大中路是狭窄而细长的,周围林立着不怎好看的毛白杨,看不出什么名校的气度,直到走了几百米之后,硕大的化学楼迎面袭来,才让我有几分曲径通幽,别有洞天的感觉。但比起家乡的大连理工大学,显得非常土气。唯一比较带劲的是新开湖上的音乐喷泉,半年之后我知道,全年只有有限的几天会它才会喷水,也就是有外人来的那几天。

然后若干个小时,我听了两场让我改变认识的讲话。一场是在迎水道礼堂听的,有个嗓子很好的GG念了篇《南开的气度》,文章里面不厌其烦的说着六个字:我是爱南开的,那时候听得倍儿有感触,这篇文章里还用了个贼绝的比喻,说,北大学子仿佛一柄锋芒毕露的青虹,清华学子就像削铁如泥的利刃,复旦学子宛若轻灵飘逸的短剑,而南开学子更似朴实沉稳的玄铁重剑。另一场讲座是在南开主楼前的草坪听的,全体新生都到场,我们面对着伟大的周总理像啊,听着伟大的陈省身先生的教诲。回想起来,这是个多么伟大的时刻啊,我们同时瞻仰了两位最杰出校友的风采,两年之后的孩子们不再有这样的福气了。但这场讲座倒真没给我留下特别大的启示意义,只是,这位精神矍铄的老先生在台上义愤填膺地追忆了小日本轰炸南开的可耻行径,让我这个那时候积极反日的小鬼听着非常来电。要说我什么时候对南开有感情的,就是这两场讲话之后吧。

说起天津这座城市,实际上我没有什么发言权,自己知道的也就这一亩三分地,住了四年,连市政府的大门朝哪边开都不知道,只能说说印象。这座城市的街道还算宽,但没有北京的宽,也没有足够宏大的气度,路面挺平的,华北平原,很适合骑自行车,但路上有挺厚的尘土,可能是从内蒙古那边吹过来的。这种种迹象凑到一块,到了人流高峰阶段,你远远地望见两坨自行车大军在十字路口对垒,变灯,然后在尘土飞扬间互相挤兑,在狭窄的车缝人丛中辗转腾挪,蔚为壮观,那技术好极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儿的人倒真是热情,我刚来天津的时候问了三次路,其中有三次受到这样的礼遇:你跟我后面骑吧,到了我告你。让你觉得倍儿实在。此外,这座曲艺之城的老少爷们儿都喜欢听相声,在北方长大的我从小熟听马季、冯巩等人的段子,但直到进了天津的茶馆,见了真正的长袍马褂,才觉得原汁原味的相声原来这么有趣儿。

再过了几天,我开始认识生科院的这帮同学。说起来,那时候还真是纯情,多数的小朋友都带着几分怯意在英语课上开始了自我介绍,规规矩矩,生怕丢脸,弄得跟善男信女式的,老实巴交,概括地说,就是比较兰昊——在四年之后的今天看来,总觉得忒能装大尾巴狼了——当然,这份回忆夹杂着无限的唯美的回忆。只有少数的异类分子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比如,杜明娟同学,在台上结结巴巴说了几句话就支吾不清了,然后红着小脸练了一通拳,真是性情啊,一时间成了生技的热门人物。再比如,郝健磊同学,我还记得他动情地回忆起大年大十他和两个堂兄弟出去找网吧的故事,那句经典的:What shall we do? 这家伙在极短的时间里火速窜红,其搞笑伎俩深入人心,甚至到了他说不说话下面都笑成一团的地步。当然,他真正在男生群体里建立起威信还是在寝室卧谈会,以其深藏不露,蕴积深厚的荤段子挑遍生技无敌手,掏空了无数个怀春不遇的小男生的寂寞芳心。

那时候真是青涩啊。还记得生技的女生们拿着男生们的照片打分,或许是出于我们面子的顾虑,她们并没有把这张成绩单公之于众,貌似只有应铭同学极了格,足见其惨烈程度了;还记得刚入学的时候,每个人床头整齐摆放着的小闹钟,激励着我们为实现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几年后它们都不知道跑到哪个犄角旮旯了;还记得那时候搞联谊寝室,每个男生寝室都费劲心力讨女生喜欢,那丫纯情的,我还记得我为了一首小诗构思了一个晚上,那时候,刘鹏飞他们寝室和冯晓欣她们寝室最受欢迎,赢得了我们很多的口水和哈喇子。还有早上集体骑车到本部的经历,还有傍晚到地球村/实华CS的经历,还有寝室篮球赛的经历,还有在东方之珠班级唱歌的经历,还有张绪宏老师的无机与分析化学和他的天津话,还有在迎水道勤上自习的经历,考试的经历,以及那些美丽的姑娘,都曾经在我们的记忆深处留下那么多的痕迹,可转眼,它们又都不知道到哪去了啊。只留下一个关于青春的注脚,写着,那时候的你,那时的我,在这离别的六月,让我在这个午后把往事记起。

PS:这几天拔牙搅得心情全无,甚至答辩顺利通过的喜悦也没有了,隐隐作疼的感觉让我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这篇文章本来预计要写很长很长,但写到后来却意兴阑珊,原来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还是相识啊。所以就把这段真性情的文字留下来吧。此外,这几天疯狂地看了很多部电影,有《榴莲飘飘》、《黑金》、《戏梦巴黎》、《男人百分百》、《人生遥控器》、《冒牌天神》、《幽灵公主》、《天空之城》、《龙猫》、《爱在黎明破晓时》、《男人四十》、《茜茜公主》、《纵横四海》、《流浪北京》、《终棘警探》、《我的小小新娘》、《神奇四侠》、《12猴子》、《贝隆夫人》等。



评论

  • google "anonasurf"进来的~~好博客~~赞一下~

    这篇写的有趣呀~~

     回复 小鞋 说:
    谢谢,呵呵,欢迎常来做客,不过,这几天blogbus的服务好像有点问题哦。
    (2007-07-04 09:55:31)

    小鞋 (http://maggie1998.spaces.live.com) 发表于 2007-07-04 04:50:39
  • 呵呵,感觉蛮多的感慨在里面

    毕业了,相互好好的祝福吧

     回复 night 说:
    是啊,到后来有点不知道从何落笔,有很多话欲言又止,这可能就是毕业时才会有的感觉吧。:)
    (2007-06-17 03:20:35)

    night () 发表于 2007-06-15 12:25:21
  • 文字很有想法,虽然多,也要看完。

     回复 CarmenLin 说:
    谢谢,我有时候写博客有点刹不住笔,哗哗地往下写,有些情绪化。欢迎常来哈~ :)
    (2007-06-17 03:11:08)

    CarmenLin (http://carmenlin.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6-11 22:58:54
  • 拔牙齿很难受的,好好休息!

    把你看过的电影全部抄了下来,有空我也找来看看


     回复 雪芽儿 说:
    嘿嘿,我有时候看电影看到疯魔的地方,就单纯是要把这部片子看过了,很大程度上都失去了看电影的乐趣。:(
    (2007-06-17 03:08:03)

    雪芽儿 (http://xueyaer.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6-11 21:14:56
  • 从来没联谊过,好像我们寝室非常不屑于这种活动,有一种看破红城尘的感觉……大学生活真的很美好,我们五年制,还能在享受两年。

     回复 毛球儿 说:
    是么,你们宿舍的女孩子是不是都特成熟那种呀,或者是,早都名花有主了,嘿嘿。你比我小一级,那这样,整我们我们一块毕业,我还得两年研究生,嘿嘿。
    (2007-06-05 01:05:54)

    毛球儿 (http://maumauyu.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6-04 19:07:10
  • 看不懂《戏梦巴黎》, 很喜欢《终棘警探》。

    毕业的时候再看大学生活一定又会有所不同。

    期待~

     回复 hang22 说:
    我觉得《戏梦巴黎》还算好懂吧,主要讲时代背景下青年的理想迷失。《终棘警探》这部片子不错,估计是今年到现在为止IMDB评分最高的了。
    (2007-06-05 01:04:23)

    hang22 (http://hang22.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6-04 17:58:38
  • 呵呵,不和你争这个啦,你们都是小“科学怪人”,哈哈。他在北大读生物,在这个学科上颇有建树,应该是你的学长了,如果你在学术交流上有何想法,乐意牵线搭桥。

     回复 Aimee 说:
    呀呀,那好有前途啊,北大的生物系。嗯,不过,我以前不搞科研了,我还是最爱企业管理方面的东西,立志做标准的白领,HR。
    (2007-06-05 01:01:49)

    Aimee (http://aimeexi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6-04 14:50:11
  • 鼻子灵敏,不是要经常做化学实验么,可以辨别化学药剂:)回忆啦。

     回复 Aimee 说:
    嘿嘿,这不太对啦,因为许多试剂都是有毒性的,一般是不能乱闻的,闻的话也是有限度的,非常轻非常轻的,一般都是看实际上的标签。:)
    (2007-06-04 10:16:04)

    Aimee (http://aimeexi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6-04 08:28:23
  • 百度搜索我的名字。。。就来到了这儿

     回复 郝健磊 说:
    恭喜你啊,有名的郝健磊同学,我靠,你竟然给我一个假的邮箱,还不如不给呢。。。
    (2007-06-04 02:17:18)

    郝健磊 () 发表于 2007-06-04 00:23:51
  • 去拔牙了?bless,快快好起来

     回复 becky 说:
    你来了啊,这可挺少见呀,你通常总是不来我这聊聊天,哼唧。
    (2007-06-04 02:14:07)

    becky () 发表于 2007-06-03 21:35:32
  • 快毕业了感触良多啊~~~!

     回复 benbenkitty 说:
    其实我还没有太多的感觉,毕竟不是离校的那种,还要再待两年,不过是朋友走了,有些不舍。
    (2007-06-04 02:13:36)

    benbenkitty () 发表于 2007-06-03 19:24:53
  • 林文,我们将您的日志推荐至五味频道,您可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BlogBus感谢您的支持!

     回复 BlogBus 说:
    感谢BlogBus的推荐,我会争取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同时感谢BlogBus提供的服务。
    (2007-06-04 02:12:31)

    BlogBus (http://pind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6-03 14:48:21
  • 我曾经去过天津。

    那狠有感觉。

     回复 vinas 说:
    嘿嘿,我住了四年,逐渐喜欢上这座城市了,有人味。
    (2007-06-04 02:11:49)

    vinas (http://vinas.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6-03 13:58:37
  • 牙好些了吗

    levin许久都没更新了呀

    最近光顾着牙疼了?呵呵

     回复 helle 说:
    这段时间更新的速度确实有点慢,牙疼得我其他的事情都打不起精神啊。浏览量貌似也有点下降。
    (2007-06-04 02:11:13)

    helle () 发表于 2007-06-03 02:51:40


  • 照片那事我怎么压根就不知道!!哎,不过王帅哥都没选上,不得不怀疑女生当年的眼光了

     回复 ggyy 说:
    我也觉得这帮人的审美有问题哈,哈,你们怎么都觉得王超长得帅呢,还说有明星相,我倒没有特别的印象。
    (2007-06-04 02:05:38)

    ggyy () 发表于 2007-06-02 21:21:30
  • 快要下班看到留言,来这里没想到竟偶得沙发。我的初恋男友也是学生物的,对这个系有感亲切,他有着特别灵敏的鼻子和特别执着的耐力,这都是学生物的天分。周末愉快!

     回复 Aimee 说:
    嘿嘿,欢迎常来这做客。这个理论挺有趣哈,鼻子灵敏有学生物的天分。嗯,我鼻子也很尖,最初希望做厨师,嘿嘿。:)
    (2007-06-04 02:04:12)

    Aimee (http://aimeexi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6-02 16:57:0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