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上午九点(昨天)在 MSN 上收到扬扬的消息,她兴奋坏了,得到了 BSU 的全奖。真为她高兴。她说,如果我近两年可以出国的话,又如果她毕业后会在那里先工作两年的话,我们或许会在那里见面,因为 IU 离那里不远。说实话,这段时间随着好友们的陆续出国,我突然有种深深的忧虑:这两年的时间,国内国外,我们的差距会拉多大?有同样想法的还有郭宇,他周日回来,叙点旧,喝点酒,谈点事。

2.晚上八点收到小玮的短信,她劝我早做行动,而不要等到所有的事情都盘算好了再做,也许做的过程中自然就有思路了。说实话,她点中了我的心事,点中了我现而今的犹豫和懈怠;尽管我开始的时候还不想承认,因为虚荣,因为被点破的尴尬。但还有朋友能跟你讲句真心话,不顾及面子和其他,这种感觉真好。我这段时间在想我身边的这些朋友,有多少是挚友,有多少是俗友,又该怎样。容我想想。某个哲人说过这样的交友之道:久而敬之。

3.还是照例买了《假日100天》,主要因为某个朋友的编辑照。之于《假日100天》,我始终有种说不清楚的情愫。在我最混乱、最无助的时候,是《假日》给了我依靠,让我知道实在不行还会有这条退路;尽管我在那儿做实习记者的三周,什么都不在状态。而因为这份感情,后来更是因为朋友,我始终念着这份报纸。但这份报纸已经堕落得厉害了。我怀念那个邹健还在写“头文字”,赵卓、郝博闻、王辰龙等几个编辑好手共同操持新闻叠的时代,那时候这份报纸的当家版面还会有社会关注,有风土气息,有人文关怀,而现在的新闻叠,在几个小丫头的手里,已经越发娱乐化的肤浅了。喜气洋洋闹哄哄,这张新闻纸的水平已经赶不上我的抓虾订阅了,已经不值得买了。此外,看到了那个女孩的编辑照,没有更多的感觉,与开心比起来,更多的只是熟悉的陌生。

4.看完了许知远的《新闻业的怀乡病》,这是我计划中的传媒阅读的第一本。我希望在未来的两年中看尽可能多的书。但休闲和效能之间的平衡点在哪里,而兴趣和职业之间的平衡点又在哪里。时间该怎么安排,知识该怎么管理,职业发展该怎么规划。容我想想。似乎我很快就会有答案了。容我想想。此外,我很想恋爱了。我希望能够遇见一个脱俗的女子,让我把所有的顾虑、外表、虚荣都统统放下。八月就要过去了,我的假期就要结束了。我现在可以说,没有这个假期,我是一个样子;这个假期过完了,我又是一个样子。我感激这个假期。而更多的,还在路上。以上都是昨天的事了,今天的感慨。

PS:8月31日是 BlogDay ,照例应该推荐 5 个优秀的博客,去他们的博客留言,然后 Blogger 之间走亲访友。但我已经没有去年的兴奋感了。还是为 FeedBurner 默哀吧。中国网,封天下。又一个优秀的外国网站被“和谐”了,甚至,这次比 Flickr 那次更为严重。就在 BlogDay 的前几天,FeedBurner 的订阅统计图标打上了个很碍眼的“×”,没办法,我们已经习惯了在这样的世道下活着,习惯了逆来顺受和默不吭声。你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订阅的 Feed 改成 FeedSky 烧录的那个。



评论

  • 你说的是李卓姐的编辑照吗?我今天也看见了,吃了一大惊!给她发短信确认了才确定是她!好成熟啊!

     回复 孔雪 说:
    是啊,是李卓小朋友,我很长时间没和她联系了,她那张照片照得我都认不出来了。我们选择了不同的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相遇。呵呵。
    (2007-12-02 13:48:17)

    孔雪 () 发表于 2007-11-29 22:22:02
  • 只是喜欢在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打开你的博克看一看,仿佛能指引我方向一样,一直以来对假日100也有着一份说不出的情愫,你说的那个编辑照我也和她有一些小缘分~~哈哈,莫名其妙的感觉

     回复 葡萄 说:
    是吗?那我实在是太荣幸了。对于《假日100天》这张报纸,我想说,我非常钦佩邹健老师、何玉新老师、王辰龙老师,赵卓师兄、郝博闻大哥,以及所有帮助过我的人。嗯,其他的事情暂时不说,这篇博客可能是有些话说得太直接了,伤害了某些朋友。致歉,而且以后我也不会这样了。
    (2007-09-12 20:49:10)

    葡萄 () 发表于 2007-09-11 09:32:12
  • 哈哈, 国内女子那么多, 还不够您挑的?

    到了美国后机会可就不多了. 哈哈

     回复 night 说:
    我现在国内解决问题,是啊,女人是很多,我也能看上很多女人,但问题是,很多女人看不上我啊!
    (2007-09-05 22:36:48)

    night () 发表于 2007-09-04 23:50:03
  • 三周的时间还不足以让你了解这份报纸和里面的人~~我也没觉得那时候的新闻版有什么看头,其实大家当时都不在状态,心里不比你轻松多少~~现在几个小姑娘干得也挺不容易,效果也不比之前差,我觉得还更好~~对一个干了几年的报纸来说,也许维持到现在也还算不错了~~

     回复 阿罪 说:
    是啊,我在那待的时间太短了。不过我看这份报纸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大概有两年快三年多了,但现在的确有些失望。这几个小姑娘肯定不容易啊,我觉得她们上任那么快肯定有原因,现在也正在成长,希望她们做好吧。厚厚,阿罪师兄怎么突然冒出来了,别来无恙乎。:)
    (2007-09-02 22:54:24)

    阿罪 () 发表于 2007-09-02 21:47:34
  • 来踩levin:)顺便问候

    要是我对人生也有明确的规划就好了

    可是现在只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一切都没有定数了 有些让人担心

    也有些让人重新拥有希望

     回复 helle 说:
    嘿嘿,小强孩儿过来了,昨天麦田到晚上才想起你的生日,对不起呀!等你考完雅思吧,麦田给你补上,嘿嘿~ :)
    (2007-09-02 07:18:56)

    helle () 发表于 2007-09-01 03:08:02
  • “休闲和效能”、“兴趣和职业”,读到这些的时候,有遇见知音的感觉。

    谢谢你指出我文字中的错误,《新闻业的怀乡病》,是一本可以耐着性子一气读下去的书:)

     回复 小筠 说: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呀,也想写篇《新闻业的怀乡病》的书评,但豆瓣上那几篇都很好了,可能我也写不出更好的。嘿嘿,你的评论文字读起来挺舒服,赞~ 欢迎常来做客呀~ :)
    (2007-09-01 00:05:20)

    小筠 () 发表于 2007-08-31 23:32:5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