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之后,我还会记得那个夜晚,恍如昨日。那一夜,陈省身先生走了。那一夜的新开湖,烛光摇曳,无人入睡。我还记得那夜的新开湖。起初只是三两的人群,而转眼,所有的角落里尽是烛光。人越聚越多,自发地来这里凭吊先生。点点的烛光,在手中传递,在湖心波荡,点燃的似乎是整个天空。每个深情的南开学子,肃立,默哀,心底是无限的敬爱。烛光啊,点亮的是眼,是心,是情。我从不曾知道烛光也可以寄托如此多的深情与思念,而那一夜新开湖畔的烛光,却点亮了我,点亮了,每个南开人潜藏在心底的那份南开情结。

是谁带头唱起了南开的校歌,是谁的眼泪在刹那间夺眶而出,是谁在流着眼泪声声歌唱,如此的震撼,如此的激荡人心。同行的孙捷搂住我的肩膀,呜咽着说,我从来不知道我原来也是这样爱南开的。我狠狠地,默默地,深深地点了点头。是啊……

在遥远之处,静静之中,有细细的,呜咽般的回响,是合唱团女声的悼歌,在这静静的湖畔低低的倾诉,倾诉那深情,倾诉那怀念。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新开湖,那是我听过的最美的声音。在那个灰蒙蒙的雨日,那低低的声音是如此的萦怀。环湖的人群在高喊着:陈省身先生——我们爱您!所有的人都在竭尽全力的高呼着,一遍一遍,一遍又一遍……在多年之后,所有经历过那夜的南开人,都会永远铭记着那个新开湖的夜。那一夜,我们无限地深爱着这里,深爱着南开。

多年之后,我还会记得很多个新开湖的夜。会有那些无忧无虑的夏夜,我们在这里玩“杀人游戏”,纵情欢笑,那些美丽的夜晚总是伴着,远处婉转入耳的笛声,路边总有情侣们微笑着的低语。也会记得那些无助的秋冬,在这湖边的石椅上,和朋友们诉说着自己的忧愁。我还记得我和董茜喝过啤酒的那一夜,那一夜我们都那样的伤感,摸不清未来的方向,但我还记得我拍着她的肩膀说,放心吧,我们的未来会好的,干杯!而在一年之后,我们的梦想都成真了。

新开湖啊,新开湖畔的夜,总是写满了南开人最情真意切的故事。那些诗意的故事经过时光的沉淀,会不会终究成为美丽的传说?那个突出来的半圆形的坛子,有多少人在这里唱过多少歌,有多少人在这里流过泪,已经数不清了,那个坛子被多少代的南开学子深情地唤作月牙湾。在这个月牙湾上,曾经举办过唐宋诗歌朗诵会,我还记得季军马晓锋的那首《春江花月月》,如醉如痴。我也曾记得那个毕业了已经十年的学长跟我忘情地谈起,他和同寝的兄弟在这里吃着西瓜甩扑克的故事,他说那是他这辈子最好的时光。

我更不会忘记毕业之际的新开湖之夜。我们也是在这里用蜡烛许愿。杜明娟对着那个小小的圆盘蜡烛为我许愿说,希望我尽快找到漂亮的女友。她那天也对着那个小小的蜡烛为许多人许了许多愿。她后来笑着说,蜡烛能记住那么多吗?但我知道那一夜,对我们毕业班的每个人都会终究记忆犹新的。新开湖会记得我们那夜的歌声《明天会更好》,会记得我们不舍分离的眼泪,会记得我们深情的拥抱,会记得我们最真挚的声音:南开,我们毕业了!南开,我们会再回来的!

最后,让我把时间的坐标推回到四年前的九月,我在父母的陪伴下第一次来到这个南开园。她并不像我想象得那么美丽,甚至让来自滨城大连的我,略感失望。但那夜的新开湖却是曼妙多姿的。音乐喷泉,歌声和清凉的风,大中路的两旁是高高的毛白杨,湖畔的另一边是古旧的老图,那里灯光明亮,那里曾走出过很多知名的学者。母亲对我说,你终究会爱上这里的。是啊,我是如此的深爱这里,这里,也已经写下了我们太多的青春的故事,如此真情,如此深情。

PS:此文系《生活南开》的约稿,能不能被录用另说,经丹妮主编小朋友的允许,先把稿子扔在这里。看看,丹妮小朋友明显就比较温和,平文小朋友当政的时候就不让俺提前发在博客上,嘿嘿!此外,这篇稿子写的时候有点太用力了,动笔也太忒了,感情有点饱和,因为我真的很怀念那些日子!那些朋友们啊!我很想你们!大学四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她!



评论

  • 毕业了~真好~

    但是还是舍不得美丽的校园~

    还大三~我们就开始难过了~我们也终究有一天要离开

    大概是受大四学生的影响~我们也备加伤感`因而更加珍惜现在的一切

     回复 排排 说:
    呵呵,珍惜大三的时光吧,排排小朋友,等你明年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叫做“伤离别”了,呜呜。
    (2007-12-02 13:35:27)

    排排 () 发表于 2007-11-07 20:28:29
  • 有着怀旧情节 和细腻心思的 文人。。。“我是爱南开的”这句写在周总理塑像下的话,应该也写在你的心里

     回复 茶 说:
    这篇文章写得还是挺感情的,呵呵,刚入学之后对“我是爱南开的”这句话的印象最深,中间的两年有些听厌倦了,在毕业时又觉得这句话说得异常亲切。
    (2007-11-26 15:06:10)

    (http://teatrac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0-29 13:57:26
  • 那天。我也记得挺清楚的。


     回复 princess 说:
    原来你也是位南开人啊,似乎也是位写手出身的能人,很高兴认识你!
    (2007-09-12 20:37:22)

    princess (http://wangyib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9-10 18:39:07
  • 还是更喜欢你硬朗一些的文字

     回复 楚云飞 说:
    呵呵,我在博客上的东西都比较文艺些,温情些。如果你在现实中接触我,就知道我比这里硬朗多了。
    (2007-09-12 20:30:52)

    楚云飞 () 发表于 2007-09-10 10:35:00
  • 你要是实在觉得 feed 麻烦,就让我帮你弄好得了,反正就是你一个人的feed,也不费多大事,我有20分钟就搞定。

     回复 momo 说:
    那真是太谢谢momo了,我这就给你发信。谢谢~
    (2007-09-09 21:01:59)

    momo (http://momoz.org) 发表于 2007-09-08 01:26:54
  • 很久没来。你的文字依旧很内敛吸引人。

     回复 vinas 说:
    谢谢,我的文字总是有这么种味道,成为习惯。常来~
    (2007-09-09 21:01:08)

    vinas (http://vinas.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9-07 22:56:55
  • 哇,这就是传说中的特约撰稿人么...高级。

     回复 ggyy 说:
    无语,逗闷子。我这篇文章写得多么的真诚啊。我这几天还琢磨着要不再写篇《写给07级的师弟,师妹们》,会不会太老了,写不动了呢?
    (2007-09-07 15:49:36)

    ggyy () 发表于 2007-09-07 09:09:5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