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的某日深夜2点多,我在网上读《47楼207》这篇小文,差点没笑抽了,真真地拍案叫绝:这个作者真他妈太有才了!肚子里能有这么多的故事,而又能把这些日常琐事写得如此的妙趣横生,在结尾处又深情款款,叙及真情与回忆,感动得刚刚好。真他妈太有才了!那一夜,我知道了孔庆东这厮生猛,这厮的文章写得真叫一个好。而且,我的这份记忆还夹杂着深刻的压抑与折磨——怕吵醒了同寝的五位呼呼大睡的哥们儿,免于遭受暴打,我一边捂着嘴乐,一边不停地往下翻看,结果越看越乐,越乐越大发,最后怎么没把我给憋死!

就因为这篇文章,这个作者,四个月前,我在逛北大校园的时候,还特意留心了47楼,夹杂着几多好奇和崇拜,狠狠地在那看了几眼,揣摩着十几年前孔庆东在这求学时的样子。但因为这个楼现在住的都是女生,门口管得又严,还得划卡进入,所以也没能瞧见207的尊容,有些遗憾。又过了两个月,我买下了这本以这篇文章命名的集子,《47楼207》。

关于这本集子,有句倍儿有名的评论,是某个匿名读者写的,再版时还印在了书的封底,话是这么说的:在世纪末的灰暗生活中,当我对世界完全失去信心之际,幸亏遇到了两位北大才子,余杰让我敢于思考,孔庆东则带给我生活的乐趣。我刚看这句评论的时候,觉得说得正经不错,我高中时差不多读遍了余杰的所有作品,那真是个有文化、有思想、有愤怒的青年;同时又因为那篇《47楼207》的威力,孔庆东在我脑子差不多和幽默画上了等号。但等我读完了这本书,再回过头来看的时候,又觉得这句评论实在有点肉麻,话说得太满、太过了。而且,我觉得这个读者的心理本来就不太健康——世纪末怎么就灰暗了?怎么就对世界完全丧失信心了呢?怎么就读了那么几本小书,又突然好过来了呢?

说句实话,《47楼207》这本书中水平最高的就是那篇同名的随笔,其次好看的是末篇《遥远的高三·八》,再次的是《北大情事》,这三篇文章的风格如出一辙,都是回忆体,都是记叙文,都是以细节、幽默取胜,都是能让你能笑出点温暖的泪花的那种趣文。其他的议论文、杂文、学术文,水平参差不齐,除了几篇写金庸,写鲁迅的文字还有些可读性之外,其他的总体上远远不及这三篇随笔。尤其是还有《知识还在,力量呢?》、《一本挂历》这样的小文存在,一篇是穷酸穷酸的知识分子的牢骚腔,一篇是老掉牙的讽刺送礼的小说,不看都能猜出是啥情节,水平都快赶上初中生了!看得我那个汗哪!

而且孔庆东的杂文还有个毛病,就是喜欢自说自话,自我陶醉,爱下定义,而且下得很突兀,很刚猛。再加上他确有几分文化修养,所以文章里面总有种怪味道,亦庄亦邪,不拘小节。说他是醉侠也好,浪子也罢。我觉得多半是因为他写文章的这种风格,为人的那种感觉,他能自己把自己给写爽了,逗歪了,让人觉得,他分明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想什么就是什么,爱谁就是谁!你看看他给各个章节起的名字就能明白三分,除了“艺苑走笔”还算正常,其他的,像什么“野腔无调”、“指鹿为马”、“华山混剑”、“道貌岸然”,都透着一股自恋的、傻乎乎的虎风。给你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快看那郭靖飞起一脚,直把个瘪三踢了个狗啃屎,真他娘的侠之大也!

就因为这种“不正经”,我觉得说孔庆东是“侠”,还远远不够。他的那种气度介于大侠和江湖混混之间。只是因为肚子里有些墨水,才沾上了大侠的光,而他的那份醉态,分明更接近于后者。尤其是当我在网上看到他的照片之后,更坚定了这个偏见!你看看他在百家讲坛的表现,从扮相上,整个一个左眼大右眼小,留着一撇小胡子,满脸痴呆相的中年胖子;从口才上,说着说着就开始自己噗嗤噗嗤笑场,我都替他不好意思——这位大叔,真的一点都不好笑啊,真的一点都不好笑啊,而且,你讲的那些玩意儿,还赶不上我初中的语文老师呢,口才真不咋样。

所以,我对孔庆东其人、其文有几个妄下的定论:这个人的名气远远大于才气,这个人的文才远远好于口才。你要说孔庆东有多厉害,我至多是觉得他比都市放牛那种弱智正常一点,比王小柔那种货色更有文学造诣。他在这个习惯用手指思考的浮躁世道还保有一些老派知识分子的清高,或者说是疯癫,又因为在网上很爱说话而名声大噪。他的那种表面上透着狠劲的、躁动而又知性的文风很合网络时代的调调,在大多数读者都像“那位读者”一样,动不动就没了希望,没了感觉,没了力量的无知年月里,孔庆东比那些只会制造信息烟尘的作者们睿智多了,确实睿智多了。

PS:这几天的生活状态就是憋在屋里面看书,屋里就我自己,看累了就换一本,再累了就上QQ找人说说话,没意思了就看看电影,然后再看书,看累了就睡觉。阅读如果变成了任务就少了几分快乐,生活如果没有朋友再充实也还是枯燥。这几天电影倒是越看越邪乎,都是些乌烟瘴气的东西,从《性爱禁区》开始,《枕边禁书》、《罗曼史》,今晚准备看《厨师,大盗,他的太太和她的情人》、然后的打算是《苦月亮》、《雾港水手》、《魔法圣婴》、《罗马帝国艳情史》,看完我会不会疯掉?


分页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