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大学的西南角,背靠着颐和园路,有一排宿舍楼,当年醉侠孔庆东住过的47楼便是其中的一栋。在这排宿舍中间的45楼(甲)的地下层是物美超市,其门前竖立着诸多的店牌,我所说的这三家书店也赫然其上:博雅堂书店、野草书店,汉学书店。这个超市在外面看起来很不起眼,实则里面别有洞天,面积非常广阔,还包括着诸多专卖店,比如奥运纪念品,北大纪念品等等,另有一间面包房,烤制的面包相当可口。言归正传,说说书店。

博雅堂书店,在这三家店中相对最大,并且有两家分店,各在最左边和最右边,中间夹着汉学书店与野草书店。布局均为中间书架(或书台),两侧是直通到顶棚的书架。人文气息浓郁,且偏重于社会理论,有学术味道。在书架上可以很容易地找到诸如《博尔赫斯全集》、《加缪全集》等大部头的名作;而像《在北大听讲座》这类的通俗读本,则摆满了整整一排,不过在这里看到这个系列,别有一种亲切感。但最吸引我的还是一系列叩问现代教育体制的书籍,诸如《谁的大学》、《解读北大》、《知识分子都到哪里去了》等等。最终在北大出版社专柜选取了陈平原的《大学何为》买下,七五折,无奈没有买到《北大往事》,实为憾事。

————————————————————————————————————————

野草书店,在最右边的博雅堂书店的左侧。布局也较为类似,只是看起来更松散一些;而且经营的品种也较为庞杂,有不少趣味性甚于学术性的读本,比如刘铁骝的《一盏经济的渔火》。当然,这家店最大的好处还在于便宜,并且有点鄙视流行的意思。诸如《潘石屹的博客》只要三折;《绝世爵士》、《好莱坞现场报道》四折;孔庆东的《47楼207》、《笑书神侠》,余杰的《尴尬时代》五折;当然,还有一些相当不错的书也很便宜,比如四折的《花间一壶酒》(当即买下)、《基业常青》等等。

在这里看书的时候,旁边一位貌不惊人的中年人突然问:“你这里的《亚里士多德全集》够吗?什么时候有货?”店家非常熟练的回答说,明天可以送到。这让我觉得此间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啊,到底是北大!准不起这位长者便是某位著名教授。但依我现在的分量还实在扛不起那么“重”的书来,只另买了两本可以躺着看的闲书:《吃心不改》、《红妆》。

————————————————————————————————————————

汉学书店,在野草书店的左面,是我见过的最有古意的书店,甚至可以说,有魏晋遗风!进门是一面屏风,其一侧装饰为书架,上置《四库总录》、《黄帝内经》等国学经典,并在间隙处摆放着青铜器,瓷器,兰草,悬挂有中国结;而另一侧则整面雕刻着《论语》以及孔夫子的画像。置身其间,无不被汉学所具有的博大魅力而感染,而萦绕在耳边更是古筝名曲《高山流水》。

其书目归类也颇为讲究,从左侧的书架开始,分为正经、四书、论语、孟子、诸子、理学,继而是古典小说、辞赋、诗、词、曲、历代研究直至近代史。此外还有艺术、考古,音韵训诂等相关类别。虽然店面不大,但并排排列的四个高大书架上却摆满了诸多汉学名著,并以其定位之独到,选书之精细,求思之深而令人驻足流连,肃然起敬。真不知道有多少大师也曾在此处濡染过醇厚的书香啊!汉学书店胜在贵有品格。

————————————————————————————————————————

PS:别看这三家书店的地方不大,店面也不醒目,但却因其品味不俗,而在京城书店圈里享有名气。其中博雅堂、汉学均有自己的网页(以前介绍的每家书店也都有自己的网页,链接在每篇日志中第一次出现店名的地方),可以网上订购。而至于北大里面的另几家书店,比如“北大书店”,则没太多看头,只是个普通的教辅书店,甚为寻常。

以上便是逛书店系列所涉及到的,便是我这次去北京去过的所有较为有名的书店,时间有限,走访得并不全面,诸如名声远播的第三极书局就没来得及看。倘若你想了解更多的北京书店,可以点击这两篇文章:北京书店一览北大书店地图


从王府井地铁站乘公交向东走,大概几站地的时间,来到建外SOHO,我所寻找的蒲蒲兰绘本馆便坐落在这片典雅的白色建筑群之间。不知不觉走到13号楼,外墙上画着小鼠与大象,以及五颜六色的色环,上面写着POPLAR,衬上背景的乳白色,颇有几分童年时代的色彩斑斓,这里即是蒲蒲兰绘本馆。

推开玻璃门,脚下是柔软的绒毯,还未来得及四望,先是听到从左边的阅读室里传来孩子们的欢笑,一位年轻的妈妈正守在外面,时不时地扒开门缝偷看几眼正在里面玩闹的孩子。童声、阳光、微笑、孩子、母亲,这种感觉真好。

沿着一条绚丽的地毯拾级而上,右侧的墙壁上也内凹着一条七彩的色带,渐行渐高,跃上天花板,与脚下的红橙黄绿青蓝紫相映成趣,再加悬挂着的千纸鹤与周围乳白色的墙壁,共同营造出一个充满童趣的梦幻空间。进入二层,这似乎不是一个书店,分明是个乐园——地下与天上的七彩绒毯彩恰如流动着的彩虹,幻化成高低错落的书台、书架,将书店分割成若干独立而又浑然一体的空间;大小不等的圆形透视窗分布在贴墙而立的白色书架上;两段窄窄的小楼梯诱惑着孩子们爬上去探索书架背后的秘密;憨态可掬的木头小乌龟,栩栩如生的居家小馆,从房顶悬垂下来的弹簧玩偶,点缀在一排排国内外经典的儿童绘本左右;在此处美丽的空间里,还留出一块两平方米左右的圆形凹地,摆满了可随意拼插的玩具……

这里是真正属于孩子的书天堂!两个孩子正沉醉其间,在两个圆圈里玩着过家家的游戏,嘟囔着小嘴争闹着谁家的书更多,继而追逐欢笑。谁知道这些童言无忌的咿咿呀呀,是不是离天堂更近,或许,那也正是我们曾经驻留过的地方。

正在感慨之际,突然间发现收银台附近的两位店员正微笑且面有疑惑地望着我,但却并不言语。我也恍然意识到有些尴尬,赶紧放轻脚步,抽身走开,生怕惊扰了这份属于孩子的纯净与唯美。店员跟我介绍说,蒲蒲兰绘本馆刚刚开业两年多,是国内首家专业的儿童书店,致力于营造属于孩子的快乐阅读空间。我祝愿说,希望这家店能够越办越好,让更多的孩子在这样漂亮好玩的氛围里与书亲近。

走出蒲蒲兰绘本馆,我独自坐在建外SOHO的石阶上,有微风,有午后的阳光,身边的玉兰花正开得烂漫,两个金头发的,芭比娃娃般可爱的外国小女孩正在前面骑着小车互相追逐着。这一切,美得好像一场城市童话……

PS:你可以点击这里:蒲蒲兰绘本馆(昼)蒲蒲兰绘本馆(夜),查看更多图片。



从三联书店出来,再往南走,穿过首都剧场,不多时便可远远地望见商务印书馆的社徽,是个展开的书本,这里即是涵芬楼书店了。说起“涵芬楼”这个名字,还颇有些典故。早在1904年,后来享有“商务之魂”美誉的张元济先生在沪开设藏书机构,广搜善本,襄助编辑工作。因取其含善本书香,知识芬芳之意,故命名为“涵芬楼”。而在今天,涵芬楼便是商务印书馆开设的书店,此处的店名牌匾为启功先生亲题。

涵芬楼书店的门面相当开阔,用的主色系是叶绿与灰白,显得清新秀雅,入口的玻璃门是自动化的,流露着现代的气息。这是家南北走向的书店,延伸得很长,故此书籍甚多,门口的书架上还摆放着《中华读书报》,为读者提供一手的选书参考。书店一层经营的主要是期刊以及热销书籍,与其它书店并无大异。而在涵芬楼排行榜上我看到了最新版本的《新华字典》以及《现代汉语词典》,勾起过往的回忆,从小学到高中,这两本书想必均是莘莘学子的案头物吧。

上到二层,在楼梯的拐角处看到历代商务人的画像,赫然其上的是创始人夏瑞芬、张元济两位先生,而在这之下,是叶圣陶、茅盾、陈云等人的名字。在画像的下面陈列着以往商务印书馆出版过的古籍善本,诸如《历代名家临兰亭集序》、《毛泽东诗词手迹》、《茶花女遗事》以二三十年代的《小说月报》、《妇女杂志》等等。而环绕在画像两边的是一幅对联,上书:涵宇内大智慧,兴吾邦共芬芳,横批:商务印书馆。这一切无不在标明着商务人的追求,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二层经营的主要是艺术类书籍,包括摄影、音乐、书法、美术、考古、建筑等诸多分类以及外版图书,面积大概是一层的一半,修饰得古香古色。

走向地下一层,在这处楼梯的拐角处是各地商务印书馆外景的老照片,照片下方同样是珍藏的旧本,两侧还是幅对联: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横批:中国现代出版从这里开始。地下一层的人文气息浓郁,分为两个分室。一处分室里主要是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和三联书店三家老字号出版社图书的专区展示,此处分室较小,以商务自身出版的书籍居多;而另一处分室则是大量其它的人文读本,而且还带着几分俏皮与可爱,在书台的上方悬挂着手写的简介,比如在推介“大家小书”系列时用了这样的话:“大家小书,是一个很俏皮的名称,所谓‘大家’,包括两方面的含义:一、书的作者是大家,二、书是写给大家看的,是大家的读物,所谓‘小书’,只是就其篇幅而言”,而在推介许知远的《那些忧伤的年轻人》时则干脆画了幅小人儿的背景,神情忧伤地看向远方。这样类似的细节修饰让我在感受深厚的文化蕴积的同时,感受到一种大师的百姓情怀。

PS:在涵芬楼书店买了本科普读物《数学和自然法则》。从涵芬楼出来,再往前走几步,是中华书局开办的灿然书屋。店面很小,有几分古代书房的气质,主要经营的是中华书局出版的图书,以国学、古籍为主。再往前走两三条街,便到了王府井步行街的外文书店。与其它地区的外文书店相比,这家店的主要特点是各语种的辞典、外文原版书籍较多,逛书店的老外也很多,毕竟是天子脚下北京城嘛,但这么家大店的电梯却小得可怜,恐怕只能容下三四个人的样子。此外,点击这里可看到更多关于涵芬楼的图片:涵芬楼书店



从王府井地铁站坐104路,在美术馆站下车,抬头便是三联韬奋图书中心(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社的二级机构),也就是经常被读书人提起的三联书店。可以说,“三联”在读书人心中是一个品牌,因为它出版的好书,也因为它做的杂志(《读书》、《三联生活周刊》),而在北京,“三联”还代表着这家书店,它与万圣、风入松、国林风并称为京城四大学术书店。 

走进书店一层,空间并不很大,而且书架也不太多,简单地并排摆放着,齐整有序,反倒显得宽敞明亮。在最右侧的书架上摆放着许多期刊、杂志,这是在其它书店并不常见,这或许也和三联作为期刊出版商的身份有关,诸如《出版参考》、《商业周刊》(中文版)、《看天下》、《口袋音乐》、《画界》、《人与生物界》、《iLook》等在平常报摊上较难寻见的刊物引起了我的注意。

再往前走,渐渐被三联书店所散发出的淡淡的人文气息所吸引。这儿的书架都比较低,檀木的颜色,雅致而不凝重,每个书架上方摆放着翠绿的盆景,显得清新而富于朝气。倘若说万圣是靛蓝色的厚重,这里便是湖蓝色的平易近人。而在图书方面,三联一层大多是畅销书,包括生活提案、亲子屋、情趣阅读、工商管理、热度地带等诸多分类,更多的人文社科类书籍则在地下一层。

沿着楼梯走下去,发现远离扶手的一侧散落地坐着几位读书人,不由间放轻了脚步,生怕打扰了读书人渴求的宁静。走下台阶,正对着楼梯口的是三联图书专柜,虽则大部分书店总会设置三联专柜,但显然不及这里的数量与种类,包括像《听者有心》、《花木丛中人常在》这样鲜见的小集子在这里也能觅得到踪迹,而像《八十年代访谈录》、《穷人的银行家》、《设计,不安于室》这类的热门书籍自然被摆放在醒目的位置。再往前走,便愈发觉得开阔,这种开阔一方面一方面是因为面积,另一方面则是规整的布局,除了随处可见的圆凳以外,书架、书台的摆放丝毫不乱,同时由于在空间上整体是个长形,更加显得整饬。

或许是因为三联本身更执著于出版、刊物,书店只是副业(二层以上皆为出版部门),这里的书并没有那么品味卓越,反倒是贴近大众,易于阅读。在这里,我发现了几本蛮有些意思的读物,诸如《证照中国1949—1966》、《我们住在皮肤里》、《审判达尔文》等等。

正在我闲逛的时候,偶然间发现身前的书堆上睡着位老者,神情怡然,略微含笑,或许在梦里,他正陶醉于自己的精神家园。而来的这天,恰好是王小波逝世十周年的前日,我买了一本他的《我的精神家园》以及《口袋音乐》这本杂志,希望在以后的某个午后,伴着音乐,在阅读中进入理想的世界。

PS:去三联这天没有拿相机,所以没有拍照。本来以为像三联书店这么有名的地方,百度一下总会找到合适的图片,竟然没有,甚为意外,博客中的这张图还是从三联的网页上截取的。《三联生活周刊》有那么多出色的摄影记者,该多拍点儿放在网上啊。



从北大南门出来直接右转,步行五分钟左右便是风入松书店。风入松,原本是个并不常见的词牌名,但却颇具雅意,而采用这样的名字,显然也标明了书店高品位的文化风格和浓郁的学术氛围。

走进大厅,才知道这家书店原来开在地下,一层仅仅竖放着风入松的店牌,在一片明亮的绿意之上,用隶书写着海德格尔的名言:人,诗意地栖居……而风入松的诗意是从下楼梯的刹那开始的。在正前方和右侧的橱窗内,“风入松”三个大字用遒劲的行草书写于宣纸之上,片刻间便体会到那份属于学者的硬朗风骨。再看橱窗内的好书荐读,《大国博弈》、《病榻杂记》、《火与剑的海洋》、《天堂实验》等赫然在目,可见其品味不俗。

来到地下一层,四周的墙壁上有序地贴放着风入松的创建历史,以及书店给出的排行榜、新书推荐、书评以及业内动态。还可以知道,在前几天,这里刚刚举办过以“性教育与艾滋病、色情与艺术”为主题的沙龙。在沿路走廊的侧壁上,摆放着社会名流在风入松参加活动的照片,诸如柏杨、刘墉、焦雄屏、朱德庸等人都曾在这里留下足迹,而季羡林、厉以宁这样的学术大师更是这里的常客。

再往前走,顿觉豁然开朗,店堂有近千平方米,宽阔敞亮,分成左中右三个部分,中间是平台摆设,便于阅读选取,两侧是一排一排的书架,颇有几分图书馆的感觉。在中间的显眼处摆放着时令畅销作品以及三联、商务等大出版商的专柜。左侧依次是宗教、哲学、政治、社会学、法律、新闻的书柜,一人多高,触手可及,种类众多。而右侧先是一个不大的开放式阅读空间,提供简易的桌椅,备有各类茶水、纸笔,价格相当便宜,再是CD专柜,多为民族音乐,然后是文学、经济、管理类图书,最靠里面的地方有特价区,低于或高于定价出售的书陈列在那里。在书店的最两侧是书架与平台的结合,多有好书摆放于此。而在书店的尽头,则是风入松茶座,装修得颇有几分古意。

徜徉于风入松书店,不必刻意,便可感受到处处散放着的浓郁的学术气息,它让你觉得这里有着学院般的严谨深刻,又有着长者般的平和淡定,这和创建者王炜先生的教授身份,以及始建时定下的坚持走高端、精品路线,营造品味高雅的文化氛围直接关系。无怪乎从开张之日便有个别名:教授书店。

在专业精品的书台前伫立,《20世纪思想史》、《饥饿与公共行为》、《媒介与权势》、《人文主义与民主批判》等纯学术书籍映入眼帘。开卷研读,沉醉其间。暗自心想,与这个诺大的城市相比,风入松显然太小,但它的纯然与宁静却或许代表着这个城市的文化现状与发展走向。以此看来,这里实在值得陶醉。

PS:风入松书店的结账处备有其自制的书签,分为“风”、“入”、“松”三种,我个取了一个,夹在刚买的《管理百年》之中,希望这份学者的从容能陪伴我今后的求学之路。

此外,倘若你想了解更多的关于风入松的故事,请点击这两篇文章:吴浩的《风入松书店:人,诗意地栖居》、韩晓东的《风入松十年》



沿着成府路骑行,在清华大学南边的蓝旗营宿舍楼下,坐落着万圣书园。据说在北京,倘若想找一家像台北诚品那样当得起“城市文化地标”美誉的书店的话,万圣即便不是唯一,也必然是其中之一。万圣书园以及相连的醒客咖啡厅已经成为京城很多读书人淘书、聚会最常出没的场所,其显赫声明早已在外。

但出乎意料的,万圣的店面并不显眼,只是魏体气质的几个大字,以及靛蓝色的背景,入口不大,所能看见的颜色无非蓝白黑三种,简约中透着几分学术气息的硬朗。书店LOGO是个稀奇古怪的人形鬼怪,有点图腾的意味,后来我才知道,它叫蓝鬼,这和万圣的店名有几分关联。万圣书园的创建者刘苏里和甘琦都是万圣节的生日,而这个节日又称灵鬼节,灵鬼在西方是智慧的象征。这似乎也彰显着万圣的灵性与追求。

万圣分为两层,一层的空间不大,平常无奇,是专业味儿较浓的旧书和特价书,几乎看不出万圣的品格。顺路上楼,在楼梯拐角处可以看到醒客咖啡厅的介绍(醒客取自Thinker的音译),以及还有万圣的荐书,诸如《面子,中国人的权力游戏》、《五月花号》、《世道人心》、《理性的声音》、《致新知识分子》等书籍赫然在目,这才隐约意识到万圣的不同寻常。步入二层,果然是豁然开朗,别有洞天,布局明朗大气,放眼看去,尽是高高的书架,密密的陈书,营造着浓浓的读书氛围,入口处的一句“艺术,让人成为人”,更是自信地宣告着万圣的卓尔不群。

漫步在万圣,瞬间便被书籍所淹没,这家600余平方米的书店经营着45000余种图书,而且,万圣的空间设计巧妙,各个分室环环相连相套,似乎总也走不完,看不尽,真真是书的天堂,知识的海洋,读者的书园。在书店中买书的不乏年逾古稀的老者,从举止言谈听来,显然这里有不少学识渊博的智者,更有几位读书人是推着车子买书的,车筐里少说也有几十本书,真有几分学富五车的气韵。于是便兀自地慨叹起自己的无知与浅薄:原来还有这么多要读。店主刘苏里曾说:没有放不下书桌的年代,只有安静不下来的心。而在万圣,心静得只想读书。或许这也是他的愿望。

在书店角落的墙壁上,我更看见了这样的介绍:中国现代性思想档案学者,下面是梁启超、严复、章太炎、顾维钧、陈独秀等人的名字,而周围的书架上,则整齐地摆放着这些大家的著作。在这寸隅之地,我屏息伫立,深深呼吸,似乎在这里,内心才会有“时还读我书”的呼喊,才会让人警醒,还有一种更高尚的生活值得我们用毕生去不懈追求。

在收银台附近看见诸多关于书的书籍,诸如《书天堂》、《阅读的狩猎》、《逛书架》、《我与兰登书屋》、《书痴的爱情世界》等等,最有趣的是一本漫画书《天哪,书!》,画的是关于书的断想,富于奇思妙想以及读书人的童心未泯,比如儿童会担心于妈妈的掸子会不会把书中的故事掸去。我翻看着这本由45个国家的80位漫画家完成的150幅漫画,不禁莞尔,感叹天下读书人爱书的性情竟是如此的相近!

随后,我买了司汤达的《十九世纪的爱情》以及《面子,中国人的权力游戏》,走出店门,正看见几位学者气质的中年人寒暄着走进醒客咖啡厅,听语气,其中应该有数位是教授头衔,或是文化名流。在这样的午后,品着纯正的咖啡,交互知识,畅谈生活,岂不是人生一大乐事!书中有天地,天地有大美,书是大美,读书人亦是。

PS:万圣的书太多,倘若找不到书的话,几位店员可随时为你提供帮助。此外,万圣书籍的流动顺序为:新书平台→塔台→分类平台→书柜平台→上架,以期给读者常新的感觉,也因此,万圣的荐书通常会在玻璃窗附近的平台找到。但遗憾的是,万圣也不打折,但它确实有很多在卓越、当当上根本不可能买到的书籍。



从清华大学东门出来,沿着横向的成府路再往东走,在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拐角,便是光合作用书房。倘若你做城铁13号线的话,在五道口站下车,穿过马路便是这家店了。尽管身处闹市,但光合作用的格调确是清浅愉悦的,有几分大隐于市的味道。

迎门进去,正前上方的壁纸装饰是由数不清的书背堆叠而成的,上面写着:走进书店,走进认知的开始……而这些画纸上的书背又恰好与其下方的书架、书籍相映成趣,真颇似一个位爱书人的私人书房,平添了家般的亲切,这也正是光合作用的期盼:读者的第二个书房。

或许是因为创建者的女性身份,光合作用的布局尽管简单、大气,但在细节之处透着淡淡的婉约与温暖,每个书位上总会摆放着几朵向日葵,在其上面是光线柔和的台灯,似乎随着光的蔓延,书香也在四溢。而在橙黄色系之外,是简约的黑色,几乎所有的书架都是纯黑色的,这使得在温婉之外,凸现着几分深刻、硬朗和睿智。

从书位上还没撤换下来的宣传单来看,在半个月前,这里刚刚举行过"诗意三月"的活动,而在我浏览各个书架的过程中,耳边一直萦绕着是Mondialito的法语歌。尽管橱窗外边是熙熙攘攘的过客匆匆,而这里,却坚持着自己的文化品位与阅读理想,这份淡定与认真对一家书店是尤为珍贵的,或许,也是光合作用书房之所能够在全国开办十几家分店的原因。

走上二层,才看清光合作用的全貌,众多分室,众多书架,分类齐全,而又杂而不乱,结构清晰。甚至会细分出"经理人书架"的门类,方便读者选取。而在不起眼的角落处,我发现了堆放着的"垮掉一代"的诸多作品,在书堆上面的墙壁上还贴着《在路上》的简介,真是于细微处彰显出浓浓的人文关怀。

在这里,可以购书,也可以无限制的阅读,几乎每个分室都备有长椅,供读者从容阅读。读书,在这里变得无比高贵。而且,你也可以在"悦读咖啡厅"品着咖啡,听听轻音乐,读读闲书,细味更极致的阅读体验,陷入更深层的沉醉。

在这里,阅读,似乎是读者与书店间的有氧运动,书店是树木,书便是氧气,也正如光合作用书房的LOGO所意味着的,橙色的阳光射线,手写体的O2,阳光生活,有书有氧。我买了毛尖的电影笔记《非常罪,非常美》,心情放松地走出书店,真的是,非常醉,非常美。

PS:光合作用书房的品味在都市书店中实属上乘,但原价售书的形式让已经习惯买打折书的我有些许的抵触。而后来才知道,这次北京书店之旅的大部分书店都是不打折扣的,只有单向街和北大内部的几家书店除外。

光合作用有自己的杂志,《直面阳光》和《悦读》,不知道怎样才能弄到纸版,非常想看。



从清华西门出来右转,沿着中关村北大街步行10分钟左右的路程,便是圆明园遗址公园(东门),而单向街图书馆正隐逸在其停车场北面的左右间咖啡西院,周边没有噪杂,有点小隐于林的味道。书店的名字也起得优雅,取自本雅明的名作:《One-Way Street》。

我踩在细碎的青石子路上,向前走着,周围是松竹,耳边有鸟鸣,意识到:这是个清幽的所在。在前方,有个直指向前的箭头路标,是单向街的LOGO,推开竹门进入,便是单向街图书馆了。这是间由青砖修葺而成的长形窄屋,素净,并且蕴含古意,而明亮的落地窗户又流露着时尚的现代气息。这两种调调混搭在一处,有一种别致的、安静的、让人想亲近的舒适感。

现在,午后的阳光斜落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在我触手可及的茶几上,是几块薄荷糖,抱枕、台灯,分设在两侧,而我此刻正坐在最后一排正中间的沙发上。在最接近我左手边的书架上,写着几个对于一家书店来说比较异样的提示语:非卖品。无怪乎这家店的名字是“图书馆”,它并不甚介意读者是否购买,所关注的似乎仅仅是提供一处可以与书亲近的居所。

将视线向前推进,我打量起这家书店。它大概有不到3米的宽窄,约有30米长,确切的说,更像是一个走廊。在其一侧的整整一面墙上,是打通到天花板上的白色书架,间或着摆放着各类书籍。而在另一侧墙上的一边,是残疾人及孤残儿童的美术作品,这些奇异而又自然、纯朴的图画似乎在诉说着只可意会的隐语;而在一边,是曾经的时代先驱们的画像。从书店的这一边步行到另一边,如果你是个并不急躁的人,而且想知道每个书架上的概况,大概需要20分钟的时间。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你除了可以看到各类人文气息浓郁的读品,诸如《西方的没落》、《如何阅读一本书》、《弗里德曼的生活经济学》,以及由单向街出品的《那些忧伤的年轻人》、《苏丝黄的世界》之外,还可以看到吴晓波、陈冠中、西川等知名学者、文人的读书推荐,以及他们在这家书店中拍摄过的照片,这让你觉得,你和这些时代的话语者们共同在此处栖居着。

我忍不住在某个书架前驻足,选取了《世界百年报人》,挨着窗外,以最舒服的方式坐下。窗外,是单向街的后院,也是它的讲堂,错落地摆放着石桌以及靠背椅,在不到两个小时之后,鸿鸿、颜峻、车前子等人要在这里读诗。接着,我收回视线,开始阅读。四周很安静,安静得让人惬意、放心,店内始终没有超过四个人,怕打扰读者,店员在结账时尽量地压低了声音,这更平添了此间的彬彬有礼。

而且,在这家书店购书时,店员会热情地邀请你填写会员登记表,以便及时通知书讯于你。同时,不管你购书与否,都可以自行选取单向街图书馆自制的精美书签,以及近期的荐书书单。我在这张书单上,再次读到了许知远的那篇《重拾静谧的激情》,其中写到“我们希望单向街图书馆朴素大方自由,不带任何矫情”,事实证明,它也的确如此。

走出店门,书带里装着《书的罗曼史》和《闲弹中国文人》两本书,以及这家书店自制的方形笔记本,回望单向街图书馆,我看到玻璃门上的那句:We read the world,不禁想起博尔赫斯的名言:我心中暗暗猜想,天堂就是图书馆的模样。

PS:在以后的几篇日志里,我会陆续回忆一周前在北京逛书店的情景,主要包括以下这几个书店:光合作用书店、万圣书园、风入松书店、三联书店、商务印书馆、蒲蒲兰绘本馆、雕刻时光(其实是咖啡店,只因喜欢归在这里),博雅堂书店、野草书店、汉学书店等。

此外,你可以点击这里:单项街·书,查看我这次在单向街图书馆拍摄的照片。



四个小时后,我将动身去北京,坐南大天大至北大清华联合班车过去,过个文化周末,嘿嘿。此次去北京的目的主要有三个。

一是去逛逛北京的书店,计划有:单向街图书馆、光合作用书店、雕刻时光咖啡馆、万圣书园、风入松书店、三联书店,估计得耗时一个整天。

二是去见几个朋友:项铮姐姐,这是我真正认下的姐姐,也是我曾经最对不住的朋友,我欠她一顿饭,在北京还上;郭子,哈哈,骨灰级死党,吾考研成功之必请之朋友;扬,小学好友,嘿,要在北京见面了,领我去看看凤凰卫视的工作间什么样子吧。

三是去参观一下清华那边的生物实验室,还有北京物理所的情况,并且在清华听场讲座,回来策划4月19日的学习经验交流会。

六个小时前,我和几个以前做校园记者的朋友在川南香吃饭,挺愉快的,嘿嘿,我考研成功了坐庄请客。但在席间的大多数情况下只是听他们讲各自的故事。我发现,这大半年的考研生活让我消息闭塞了不少,思想也迟钝了,更愈发觉得,我身边的这些好朋友真是一个比一个出色,得向他们认真学习啊!此番最大的触动就是,我该去学学炒股。用储闻的话说,年轻人聊天少不了谈谈股市行情。以此看,我真落伍了。有时间找陆宁、张华单独聊聊,看看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

三十六个小时前,我被缪汶拉去参加他们的百项工程,题目是“当代中国大学评价体系的实证研究”,认识了三个05级的孩子,吕越、邹雨涵、韦德晖,感觉吕、邹这两个女孩子真是年轻活泼啊,让我愈发觉得自己老了,沧桑了,皑皑。值得说说的是,这个百项的立项很新颖,有相当的操作性和实用价值,希望和这些年轻的朋友们共同完成课题,争取发篇文章。凭借我过去任职《南开本科教学报》主编的经验来看,二等奖应当没什么问题。

五十五个小时后,我将返津,带着从六个书店买回的六本书,重回实验室,同时也跟着商学院的本科生听课,补补专业知识,并像考研时那样继续在新生物楼上自习,坚持到晚上11点再回宿舍,认真读完大部分企管类名著,做好相关笔记。希望在未来的这半年,过一种有品质的生活!为自己的未来负责!

PS:在临睡前得知雪儿分手了,这让我心情很乱,就像那时候知道她牵手了一样……希望她能度过这段成长的阵痛期。回来陪她。


分页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