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企业命题,只有放在时间维度下才显得必要。就像十六七岁恋爱,二十六七岁结婚,再过几年生子,不到年纪不需要,节奏感很重要。企业文化这个命题的意义,也是在企业成长的过程中凸显出来的。

企业是社会的一个“功能组织”,或者说是一个“器官”,它生活在一组社会关系之中。当企业长大了,这个组织就需要周围更多的给养,它才能存续;它必须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处理好与各个利益相关主体的关系,以维持一个企业的生存与发展。但企业毕竟不是一个生物活体,它不能自然的活着,你需要给它一个理由,也给周围一个说法。这个过程,就是明确企业的价值立场,并内化为使命。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企业正是凭借找到这样一个价值立场来维持一个组织的利益关系,而利润随之而来。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企业,都不是“利益集团”,而是“道义集团”。企业在为社会创造价值的过程中活着。

企业组织内部是一个分工协作体系,有流程、环节,也有部门、职务,一个组织需要的是整体协同,各个衔接环节在价值创造的流程中,交换劳动,承担责任,拥有权力,也做出贡献,因此,必须对责任边界做出明确,对权力大小做出约束,对贡献多少做出评价,对劳动所得做出分配。依此来保障整个流程的效率原则,实现业务与管理的两全。当企业长大了之后,对价值评价与分配的主体,就开始从企业家转向专业职能部门,其客观性、统一性的权威标准,从个性权威转向了理性权威,即这种权威必须要依靠规则本身来进行表达。

作为社会人,企业内的成员相信公理,这种公理衍生自社会文化;作为企业人,企业内的成员统一于战略,这种战略决定了企业的生存与发展,决定了每一天工作的意义。一个企业的文化源于公理,涵纳战略,确立起组织内部的合法性标准,用来指导规范,明确原则,建立秩序,塑造行为,使企业内的成员自然而然地趋向于组织的使命,使企业组织的规模与边界不断放大,使企业持续健康生长。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就不难理解德鲁克了。他认为,一个组织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拥有一套自己的事业理论,一个没有事业理论的企业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企业,行而不远。同时,很多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命题的提出,就是跟一个企业能否成长为一个大企业的命题是相一致的。所以,德鲁克认为,一个企业的管理命题的本质是人力资源管理。

蔡康永在《杨澜访谈录》中说过,“你展露的价值观就是你为人的水准。”这句话放在企业情境下同样适用,包政老师认为,一个企业只能在自己认定的精神境界范围内成长。因此,我由衷地向阿里巴巴、海底捞这样的企业致以敬意。

PS:今年,我逐渐对一些管理命题有了一些隐约的感觉,然后通过文字的方式表述出来,以整理清楚自己的思路。这个系列的文字主要是写给我自己的,发在博客和校内,我的观点隐藏在字里行间之中。

同时,写给08级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的本科生朋友们,师兄所写的所有短文,一如梁文道所言,“卑之无甚高论,多为常识而已”,这种常识可以让我们保持清醒,同时让我们不断知道,做人力资源管理是有使命与尊严的。



我又站在了这个路口。我万万没有想到,仅仅在几天之后,我会以这样一种方式逃离,而心情又是如此的复杂!我面前的街道车水马龙,行人匆匆而过。这是一种生活节奏。就像北京的地铁,每一站都是下了很多人,又上去很多人。没有人在乎谁在地铁上停留过。我又回想起LZ那句话,人就是一粒沙子,不是钻石……

他的这句话很真切。在这个猎头业小有名气的企业里,多数人都在以一种卑微而又顽强的方式生存着,远远不是什么金领一族。他们手头的工作甚至显得很有些 dirty,简单、重复而又伎俩百出。在价值观不认同者的眼里,比如我,这种方式是不能被接受的。尽管我的这种“不认同”、“不接受”,在留下来的同事们的眼里,可以被理解为“矫情”。而同时,他们中的多数人,人才寻访部的多数人,事实上是无法亲眼看到猎头工作光辉的一面的。他们可以感受,可以听闻,可以畅想,但在真正得到操作机会之前,他们中的多数人也会选择离开。

在这个圈子之外的人,无法想象这个公司的员工流动率有多高!在人才寻访部的20名左右的员工中,有超过1年工龄的人,只有1人!而她也是整个寻访部的领袖XZ,有着“京城第一女猎手”的美誉。在我入职后几个小时的录音培训里,XZ的实力与绝对卓越的口才,让我一次又一次感受到洗脑般的震撼。而同时,这个公司又在不停的进人,他们的员工数在一定程度上是动态平衡的。而他们也不会因此降低招人的标准,简历、笔试、一面、二面、集体面,毫不放松。他们希望找到最相信企业使命的优秀员工,但在另一方面,也深知更多数的优秀人才不会居于此地。

在这家企业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研究生以上学历的人才留下过。他们选择校园宣讲的学校,也大多是京城三流以下的大学,甚至是职高、技校。仅有的几个名校出身的本科生,也是自投简历的。但如果你认为这些人会技不如人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或许只有像我这样的从没正式踏入过社会的书呆子,还会抱着自己的名校背景唏嘘感叹——英雄莫问出处,事实上,这些学历较低者的业务能力丝毫不差,其中一个年仅18岁的小姑娘ZQ,她身上的爆发力和自信劲儿,让你骇然!在这里,太多数人的沟通能力强过你数段。而且在他们身上,有一种野草般的野蛮生长的力量。他们生活得健康、茁壮。

但其实这种表面上的健康生长,掩饰着发展隐患的另一面。这种人员结构,低学历、高流动率、几乎全是应届毕业生,没有从业经验,人脉不足的情况,在猎头业是极为不合理的。有哪个年薪几十万的经理人,敢把自己的前途交给一个娃娃?我在公司的室友LY也跟我私谈过这个问题,公司的资深顾问太少,导致太多单子不敢接,严重限制了业务发展。事实上,除了老H和创建者W总,这家公司可以说是没有顾问的。但即便是这样,它依然广受业内尊敬与媒体关注,也远比多数公司要正规得多!这可能就是中国本土猎头业令人担忧的现状!

这种畸形的现状依然能够存活,甚至发展的一个主要原因来自创建者W总。在W总身上,真正能够展现出一个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梦想与痴醉!我想,任何听过W总讲话的人,都会深受他的感染,一方面是因为他强大的语言能力,真诚而又迷人,另一方面,更多是因为他的理想。他就是要豁出几年的时间,去干成一件事业!哪怕会输得倾家荡产!一个子儿也不留!他所说的很多愿景,在我理性地看来都是痴人说梦,蜉蝣撼树。但我依然会为他的执著所感动!7年了,所有当年和他一同创业的朋友都离开了,公司内几乎没有工龄超过2年的同事,他身边走了无数茬的员工;更因为这个行业的特殊性,他受过太多的冷遇、嘲讽与唾骂,但他依然坚持着,依然用光辉的前景鼓舞着同事与自己,依然用微笑去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依然用感恩的心去祝福每一个离开的朋友。尽管在不为人知的背后,他会一个人黯然神伤,我相信这一切的真相,只有他才能看得通透,也只能由他一个人默默承受!

一个企业家的精神就是一个公司的文化。W总赋予这家公司的企业文化,被外人称为天堂。尽管它的工作环境是简陋的,狭小而又拥挤,公司公寓与工作间只有一门之隔,处处散发着民营企业草创阶段的艰辛,但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无比真诚,他们的眼神、笑容会让你深深的感觉到舒服,彼此之间真的亲如一家。在我加入公司的短短几天里,几乎所有的员工都主动跟我聊过天,或关照我的生活,或对我进行培训,或排解我心理上的障碍。在我任何感到沮丧的时候,都会有人主动站在我的身后,微笑着帮助我。我们一同开晨会,学习,一同吃饭,一同进行一天的总结,一同唱歌、拥抱,如果有一种同事关系、工作氛围可以被称为美好的话,我想这就是了。

我不管这种亲切的背后有什么目的,或是什么狗屁的“集中营效应”,但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真诚与关爱!我感受到的是,宛如天堂。XM,我还会记得你第一天晚上跟我的聊天,还会记得你在我离去那天的晨会上,与我拥抱,轻轻拍拍我的肩说,加油!LY1,我还会记得你对我的悉心指导,原谅我让你失望了,选择了离开。还有CH、YC、ZL、ZA、HB,原谅我突然的决定。XM、DZ,原谅我的不辞而别。还有最想感谢的LY,走到哪我们都是校友,都是朋友,感谢你这两天对我的关照。在我踏出那扇门的身后,我真的舍不得你们!祝你们幸福!此刻,我的脑海里又回荡起我们唱过的那首《当》:当太阳不在上升的时候,当地球不再转动,当春夏秋冬不再变换,当花草树木全部凋残。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散,不能和你分散。你的笑容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恋……

PS:出于对这家公司的尊敬与保密原则,我隐去了所有的姓名与名称,也回避了所有的工作细节。在返津之后的两天里,我的内心一直很不平静。我不知道怎样向朋友们解释此次经历。我也因为选择了这家公司,而放弃了其它的实习机会而多少有些心理不平衡。我一度想回避,而不愿正视。但我现在可以说,我不后悔。因为我看到了,感受到了,所以我选择了退出。而在其间的经历,让我受益匪浅。这几天的收获,太多太多。


分页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