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我还在网易上看影评专栏的时候,我认识了这个叫周黎明的人,当时我就想,周黎明为什么不把这些作品集结成册呢?尽管我知道他写过《好莱坞名片透视》,也写过《好莱坞现场报道》,但那仅仅是他影评文字中的一小部分,尤其是放在整个电影艺术领域的角度,他还没有一本能够真正代表“周老大”实力的集子。所以,当我知道他要推出《看电影》专栏精选——《莎乐美的七层纱》的时候,我很是兴奋了一阵子。尽管《看电影》是我的案头宝式的杂志,但我绝对没有看全近5年的《看电影》,充其量是2年,更何况是周黎明的专栏。

或许是我的期望有些高,看完了略微失望。正像周黎明这几年的影评越来越“泛”一样,这本集子无法带给我足够深入的阅读快感。细想想,他的文字似乎也从未让我深入。

周黎明的文字大多只有两种,一种是四平八稳的单片影评,且数量众多,被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大量征用。在写法上,这些文字很有些八股的倾向,三分之一是影片的出品背景、幕后,三分之一是剧情简述,三分之一是感想和评议。据他自己介绍,他写影评的顺序通常是先看片子,再读影评,再写影评。显然,这样的写法既不妨碍他建立起自己的观影感受,又能够有效地避免过于偏颇。而且,他的影评往往旁征博引,涉及到的横向、纵向类比之多,让人叹为观止,尽管这些征引通常只是浮光掠影般的、谈资式的寥寥数笔,却能引起最广泛的阅读共鸣,并且恰到好处地显示出自己高级影迷的风范。

而这种特征(或说是倾向)经过放大、发展之后,就成为周黎明影评的第二种,也就是《莎乐美的七层纱》的大多数文章的特点(《批判戈达尔》、《美国片宣扬什么?》这样的作品除外),也就是王小峰在序言中所概括的:泛影评。这里面既包括了他在某种类型片上的细致把玩儿,比如《情色与性感》,也有新闻事件的电影化延展,比如在杨丽娟事件甚嚣尘土的当头,适时地抛出一篇《论粉丝》,这种媒体写作的倾向在《人人都爱吃川菜》中体现得更为明显,单看这题目,够不够沈宏非?而在《从星条旗看符号和调子》、《银幕上下的国家标志》中,则可以看到周黎明社论的影子——说实在的,我觉得周的社论水平,实在平平,只因为他是个写影评出身的,又精通英语,而格外引人注目;而这种社论的写法又反过来让他的影评独树一帜。这年头,就得玩个综合实力啊。

作为周黎明影评的第一种,这些文字曾经建筑了他的江湖地位,而且这种声名鹊起,是伴随着DVD盗版片的日益猖獗(自此,电影艺术走进寻常百姓家),以及随之而来的,中国第一拨大众影迷、文艺小青年的成熟、壮大而发展起来的。媒体,特别是网络媒体的迅速兴起,又使周黎明的魅力在最大程度上得到曝光——也可以说他是最早把电影介绍给大众的影评人,所涉及的题材又多是蜜糖般的好莱坞,实在没有不火的道理——而更因为他的那种理性、客观、平衡的写法,俘虏了最多数影迷的心。而作为周黎明影评的第二种,既让他和学院派扯上了些若即若离的关系(就像他自己所说的,是论文性质的,你得承认他的有些文章的确是理论派),同时还很新颖,并日益新闻化、网络化、社论化,这就让许多只知道沉醉于感性、文艺、声色的影迷们惊呼:周老大还可以把影评写得这么的不像影评啊!真他妈太有才了!——但这也让一部分早期的周黎明爱好者们,已经看不清周黎明了。比如我。

但我又认为周黎明的这种“病”(如果可以说是病的话),是有情可原的。当一个人已经编纂了辞典式的“碟中碟”系列(包括西片英语片、西片非英语片、华语片三本),几欲把所有电影一网打尽;又对电影工业内部的种种体制问题作了细致入微的研究(比如《好莱坞启示录》)。他还会有什么追求呢?还能有什么追求呢?一方面是阅片无数,影评无数,老大的地位无可撼动;一方面是多年从事文艺研究、写作之后的难免厌倦、疲乏,而又难以割舍。除了转型,拽出点儿新的花样,他似乎无路可走。“泛影评”是周黎明的自然而然的选择,也可能是一种权衡之后的必须和必然。

坦白地说,周黎明写了那么多的影评,但还真是没有哪篇文字,从内心深处真正触动了我。他的影评永远都是那么克制、冷静,从未曾纵情、忘情。这或许也是《后窗看电影》中没有收录过他文字的原因。他的文字不够电影,不够诗意,他的文字永远不会像绿妖、顾小白那样的醉生梦死。但周黎明却是中文影评界永远无法绕过的人物。你甚至可以绕过戴锦华,但你也无法绕过周黎明。曾子航说周黎明是影评界的汤姆·汉克斯,我以为还不够贴切。他更像是斯蒂文·斯皮尔伯格,你无法说他不流行、不好看,甚至说是不伟大,但他确实又和真正的大师差那么点距离,比如,斯坦利·库布里克。但斯皮尔伯格有他无语伦比的地方,仅就科幻片而言,他是有史以来成就最高的。而周黎明也有周黎明的厉害,只论好莱坞,无人出其右者。我曾经以为卡夫卡·陆很可能会成为超越周黎明的库布里克,但他却壮年早逝,成了法斯宾德,尽管他们的死是完全不同的,但都让人唏嘘感叹。

在我看完《莎乐美的七层纱》之后,我有些似乎是莫须有的担心。周黎明在这本书中脱了七层纱,先是谈“明星”,“情色”,再是“愤青、阶级、国民性”,再是“镜头啦、结构啦、电影学院啦”(此处精彩),然后是“自己的思维、自己的审美观、自己的价值观”,再是大唱反调:质疑!反对!捍卫!最后是“真实的我”,正如他所说的,到了这最后一层纱,“仿佛已经进入裸奔状态了”。但我担心就担心在这点上:当周黎明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了以后,他还会有什么看头呢?他会不会就此封刀,彻底转型?就像是王小峰从一个乐评人蜕变成《三联生活周刊》的主笔。但我的这份“莫须有”很快便成了“杞人忧天”,从八月上开始,周黎明在《看电影》专栏用电影诠释《论语》,对于此,他自己博客中的那句评述相当准确:不是恶搞,至少不全是。

PS:在这本书的跋中,也就是那篇《我写影评 不是影评》,署名竟然是“周黎晚”,我开始怀疑是作者的闹剧,因为像“花城”这样的出版社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吗?而我买的又是从卓越上订的正版。后来发现目录中堂堂正正写着“周黎明”,所以是,我在这本书的末尾吃了个“苍蝇”。这本书刚刚面市,盗版可能都没这么快的速度,花城出版社应该给个交待。

1.这几天吃饭的时候,我听着“杨澜访谈录”。今天听的是采访余秋雨,他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我们的文化有一部分是“速朽性”的,一部分是“恒定性”的,而让人之所以成为人的是后一种(大概意思)。我这几天思考的也是类似的这个问题。我一天有这么多时间沉迷于阅读,有多少是能够真正受益的,以后几年还将有用的。而不是看个乐子。从这个角度看,网媒不如平媒,平媒不如书,书不如经典。回归经典阅读。套用鲍勃·迪伦的歌词:一个男人要看多少书,才能够不肤浅?

2.读完周黎明的《莎乐美的七层纱》,影评类的阅读差不多就这个意思了。《光影记忆》和《后窗看电影》都准备重读,但以现在的修养程度,还不能一口气读完,实在是有些片子还没来得及看,但快了。明天,从“卓越网”订的《新闻业的怀乡病》就到了,这本书我以前在“新浪读书”上看过,还送过卓儿作为生日礼物,此次重读,打算好好做点笔记。也开始我媒体方向的阅读,包括其他 N 本书。

3.在博客上开了个“管理”的分类,把以前和这方面能扯上关系的读书笔记都搬了过来,我实在还是更喜欢管理类的东西,以后的博客日志也会偏向这个方向。这段时间尽管也看电影,读闲书,但还是管理类的书读得多些。我根本不是什么文艺青年,我怎么可能是文艺青年。你看看这个男生的博客这个女生的博客,就知道文艺青年的写作语气应该是什么样的了。最后,这个假期要不是因为学车的话,该有多么赏心悦目啊,决策失误害死人。



扎啤·周黎明

在不少人眼里,周黎明就是影评人的代名词,而在其它不少人眼里,周黎明就是伪影评人的代名词。而在我眼里,周黎明是个再标准不过的影评人。

说周黎明标准,是因为他是个标准的影迷,而且他始终未曾完全退化普通影迷的审美趣味。在小白的文字里,我读到港片,读到靡靡,读到绚烂;在周老大的文字里,我读到好莱坞,读到流行,读到世俗。小白嫌李安中庸、温吞,他不看《喜宴》,不看《饮食男女》,不看《推手》,周老大不会,因为人民大众会看啊,他可不会抛弃大众,他不会张口闭口什么什么斯基,就像他说的,"服务大众的影评越来越多,并有形成规范的趋势",在周老大之前,显然已有这类的影评,但没有哪个影评人比他做得更好,没有人比他更受网民、影迷与媒体的热捧,当然,也有唾弃与不齿。

在我的家乡大连,前些年,球市火爆。逢万达队(实德队前身)赛球,老少爷们团团围坐,看球,吃烤肉串,喝啤酒,乐和,三巡五味之后,总有些大老爷们儿摆出颇懂足球的样子,侃侃而谈,从国内足坛的过去侃到现在,从意甲联赛侃到南美解放者杯,再时不时地说说甲A的最佳射手,英超的著名中场,从技术动作扯到癖好绯闻,不一而足,那能耐的,牛逼大发了,于是有人频频敬酒,他频频一饮而尽,愈发得口若悬河了,球赛结束之后,那就更有的白话了。也不知道他的记性怎么就那么好;也不知道他从哪捣弄到那么多的小道消息;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能看过那么多的球赛;更不知道他怎么就那么能说。

而我每次读到周老大的东西,总会想起那些侃侃而谈的大老爷们儿。臆想着这个浙江的英俊小生,在吧台看了场电影,喝点扎啤,白脸泛微红,却最是谈锋机键时。

周老大说,他是先看影片,后看影评,再写影评,以此保证既有独立的见解,又包含足够的讯息量。实在是商业化而模式化。扯点剧情,扯点理解,扯点幕后,扯点导演与演员,周老大的几乎每篇影评都是这样的优秀八股。说他扯,是因为他浅尝辄止,是因为他扯得过头,横向纵向的类比只是简单的几句话,不像是在做比较,而更像是在炫资本;说他优秀,是因为他扯得刚刚好,他扯的片子都是些口水泛滥的电影,你未必看过,但你肯定听过,恰恰符合普通影迷的审美情趣,不禁共鸣,钦佩之情油然而生,周老大的牌子就是这么竖起来的;而且没人扯得比他多,更没有人扯得比他更恰当,更宜读,扯《高斯福德庄园》,他大谈《红楼梦》,扯《芝加哥》,他搬出风口浪尖上的刘晓庆,周老大可是主修过七年的文艺理论,而又熟谙流行之道的,他的文化修养,他的聪明睿智,不服不行。

千万别说周老大俗,周老大会微笑着告诉你:《学会肤浅》。他还会告诉你,好莱坞作品之所以引起巨大的矛盾情绪,是因为"爱之深,恨之切"。谁都知道周老大是写好莱坞的,是写过《好莱坞现场报道》的。得,他一语双关,先声夺人了。你还真准不齐被他说中:"骂得越起劲的人往往看得也越起劲,宁愿看完了再骂,也不愿放弃看的机会。"得,还真别狡辩,咱都是看好莱坞看出来的,看到烦的,别装高贵。

千万别说周老大没有独立的观点,是在附庸大众的口味,人家马上写出《蓝宇》的影评,开篇即言:毫无魅力的匆忙叙事。全篇没有正面观点,引得群起而攻之。有独立观点了吧,不是掌声的回音壁了吧,也肯定没拿片商的红包了吧,哑巴了吧,没话说了吧。不服不行,周老大,高!实在是高!

翻翻周老大的《西片碟中谍》,看看周老大的文字,旁征博引之处全是看过的电影。啥也别说,人家又没逼你,不看就是了,后面还有大堆人忙不迭地追捧呢。


分页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