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雕刻时光同文馆,二层。此刻,22点。窗外,夜色斑斓。这是个随意的所在,适于倾心,比我想象中的热闹。每个人都以自己最舒服的姿势坐着,或者躺着,交谈着,抑或只是偏爱着这片空间。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所以,混杂着的人声倒像是另一种味道的背景音乐,咖啡吧独有的味道,而除此之外,是另一种安静,只属于个人。

在我正前方,是两个扎着蓝色头巾的服务生,正在吧台里面调配着饮品,进进出出。在他们身后是各种各样的用具,摆放得琳琅而不凌乱。吧台边上的高脚木椅上,靠坐着一位青年,看起来有些忧伤,时而望望窗外,时而和店员交谈几句,然后陶醉在酒与咖啡的世界。

在我左侧靠窗子的位子上,是一对儿恋人。Pizza在他们的嘴边,笑容在他们的酒窝里。他们的样子看上去很美,恋爱中的人儿总是那样。其实我很想把座位往窗边靠一靠,不是为了看清外面的灯火斑斓,北京城的车水马龙,而是想知道,他们中一个人的眼睛会不会倒映在另一个人的眸子里。

在我右侧紧挨着的座位上,是一个黑皮肤的西亚模样的年轻人,他点的咖啡还没有上来,左手还端着柠檬水。在透亮的玻璃杯旁是一本名为《China》的厚书,书的旁边是笔记本,他的右手在写字。在这个西亚人的后面,视线穿过雕刻时光的礼品架子,远处的木椅上端坐着一个白种人,样子很美国。他正一边听着iPod,一边用修长的手指敲打着 Mac Book。在他身后,是一排期刊杂志的架子,我手头上的两本《周末画报》以及当天的《京华时报》便是取自那里的。

在我斜后方,是一中学生模样的男生,他要了一盏台灯,伏在桌子上,或许在做功课。再将视线前推,是低低的漫画书架子,主要是日本的。而在这之后,过了台阶,是另一个居室,大多是四人桌的,有附近高校的大学生在里面商议活动。似乎是清华某社团的,在说媒体方面的事情,听不太真切。在他们身后,是两排书架。

在我头上方,通过天花板,是三层。那里有很多柔软的沙发,有更多的人在舒适地斜靠着交谈着,刚才我上去看过。那儿的人似乎比二层的要年长些,谈得似乎也更久,混杂着中文、英文、韩文以及其它语种的声音,更让我觉得世界是平的。

在我脚底下,是时光杂货铺,店面窄小,却很精致。二十分钟前,我在那里看到过印度、抑或是泰国风情的手工艺品,看起来很漂亮。遗憾的是,我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可以送。

而我,现在正把四望的视线一一收回来,集中于自己。啜饮一口美式咖啡,尝一口玛芬,把一条腿斜挎在旁边闲置的椅子上,放松一下肩膀,端详一眼马克杯上的小猫,这可爱的Logo,然后醉心于文字,记下这儿正在发生的一切……

渐渐也有些疲倦了,抓起一张面巾纸,让那上面的绿色小猫亲近一下脸上的困意,然后,投入更深的夜和生活……再闲翻起“时光留言本”,看着同样的年轻人在做着同样的事,继而未能免俗地写下:很多人在这里写下关于情绪的文字,只关于情绪……


分页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