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总是嘲笑我们的判断力。就在去年,联想刚刚跨进了世界500强,名次是499名,在它前面还有25家中国企业,但联想的进入却让人抱以会心一笑,意义非凡。还是在2008年,联想作为奥运TOP赞助商,lenovo标志出现在中国的大街小巷,为妇孺所皆知,风光无限,一时无两。

但在去年年底,我在《中国经营报》上看到的消息是:联想利润下滑78%,成为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以来最差的一份财报,杨元庆对二季度财报表示“失望”;1月初,联想集团董事会告知股东及潜在投资者,第三季度可能面对重大亏损,继而股票狂泻;2月5日,三季度亏损9700万美元的公告证实了这一点;联想集团高层巨变,柳传志回到了4年前让出的董事长职位,杨元庆取代美国人阿梅里奥重新做回CEO,后者改任公司顾问,将在9月后离职。

联想的问题出在哪了?事实上,金融海啸到来,PC业的确面临萧条季,但是与惠普、戴尔、宏碁比较起来,联想的麻烦事似乎多了不少。柳传志管理名言中最精辟的一句或许是“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但从现在看来,杨元庆领衔下的联想,第三点还没有机会实现,因为前两点远远没有做好。

首先是人与文化的问题。柳传志此前有两点用人绝活值得称道,其一是因人设事,其二是“入模子”。看他调教高管团队很有意思,让杨元庆、郭为各自主政,“是驴是马迁出来遛遛”,一个人接手“联想集团”搞PC,一个人去做“神州数码”;而另一方面,对于赵令欢这样的空降奇才,柳传志一方面放手让他去做投资,“弘毅”搞出了名堂,一方面又让他入联想的模子,从观念到做派都要联想化。我还记得去年在央视《对话》节目中看到过杨元庆,说话从口气到腔调都像极了柳传志,不由得暗暗钦佩。

但问题恰恰出在这里。随着联想收购IBM,这家中国企业摇身一变成了世界级的PC巨头。从05年年底开始,6名戴尔高管先后跳槽加入联想,俨然形成了一个戴尔帮,阿梅里奥只是第一个,也被传是后来跳槽的点火人;而与此同时,联想的老人却是频繁换岗。

或许从这些高管变动中,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家中国企业力图国际化的努力。你甚至可以从一些很小的细节中感受得到,比如联想集团的网页,你第一次打开的是英文主页,而且它并不询问你选择中文还是English,而是要你:Select a Country/Region。联想集团全球布局的战略野心,似乎再明显不过了。

但是在并购之后,当战略遭遇文化,往往是文化笑到了最后。杨元庆或许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目前的联想有很大一部分人是没有“入模子”的,尤其在高管。他于去年提出了“微笑计划”,“无论你在公司碰到同事、保洁员或者路上碰到客户,你都要微笑”,试图以这样的方式进行文化整合。他说“要在冬天里营造一个温暖的文化”——这不禁让人联想起这位少帅在01年上任的第一天,就在胸前别了一个小牌子:“请叫我元庆”——这样的方式的确温情脉脉,但也让人嗅到了一种乏力与潜在着的危机。

其次就是品牌的问题了。我在去年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ThinkPad SL400,但是如果你问我:你的电脑是什么牌子的?我更愿意回答的是“IBM商务机”,而不是联想。有时候我甚至会纳闷自己是不是缺少了一种爱国情绪,但事实的确如此:在并购将近4年之后,联想除了 ThinkPad,几乎没有拿得出手的硬通货,不管是 Idea 系列,还是 3000 系列,都差了那么点儿意思。杨元庆甚至有一次还想在 ThinkPad 上动刀子,改一改黑盒子的老款,推出了银灰色的 ThinkPad Z60,但 ThinkPad 的拥趸们显然很不买账,Z60 很快就退出了市场。而除了电脑,联想似乎又再没有什么了。

值得反思的是,联想乃至更多的中国企业还没有学会怎样去打造一个品牌,经营一个品牌,赋予它足够的品牌内涵,然后经过长时间的积累与沉淀,赢得消费者矢志不渝的追捧。

而在品牌背后,是联想PC业务的战略不清与举棋不定,杨元庆当初力主收购了IBM个人电脑业务,而现在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年轻小伙好面子,一高兴就娶了个中看不中用的小媳妇儿。现在可倒好,大势变了,PC成消费品了,想走低端,降不下身段儿,一降就是自毁门面;而挂着看又不是办法,毕竟产品得创造利润啊。

联想现在面临的麻烦或许更值得我们深思,在财务利润增长的背后,一家企业安身立命的根本究竟是什么?联想的确进入了500强,但它也在高歌猛进的创富路上迷失了自己,更多的人搞不懂联想了,它的产品在哪?它的文化在哪?它的人又剩下了多少?

而这所有,都留给了那个被誉为教父的企业家,看上去,只有他拥有力排众议的声望与力挽狂澜的智慧。杨元庆更适合做回CEO的位置,他更像是个将才,缺乏“能审时度势,能一眼看到底”的本事,他甚至都没有在早些时候预见到金融海啸的影响,而这已经是他第二次遭遇景气危机了。老柳的这次复出,又让联想的接班人人选,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分页共1页 1